2016-08-13

揭秘王立军毒杀海伍德栽赃谷开来

转发此新闻:
一具英国人的尸体被发现在重庆南山丽景度假酒店1650号房里,这座三星级度假胜地,坐落在郁郁葱葱的南山,距离市中心约八公里,酒店最吸引人的是其欧洲风格的别墅,站在屋顶阳台上便能将四周的美丽风景一览无遗,如此豪华套房最受一掷千金的企业家和高级官员喜爱,足以提供一个安静的度假空间或进行私密联络。

重庆南山丽景度假酒店

根据酒店纪录,一名“老外”,也就是外国人于20111113日入住,名字叫做尼尔.海伍德,41岁的英国人,持有英国护照并以北京地址登记。他最后一次被见到时,身旁跟着两名穿着绿色军大衣的年轻人及一名中年妇女,他们将“请勿打扰”的门牌挂上,告诉楼层管理员不要打扰这位外国宾客,因为他“喝多了”。

两天后,清洁人员注意到1650房的房客始终没有动静,也未曾步出房门,即刻通知酒店经理,在打电话和敲门都没有获得回应的情况下,经理决定破门而入,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具躺在床上的死尸。

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调查人员随后宣布海伍德是“酒后猝死”,并通知他在北京及英国的家人--海伍德娶了中国籍的妻子王露露,育有二女,身处伦敦的母亲收到消息后悲动欲绝,其父才刚刚因晚餐后饮酒导致心脏病发,以63岁之龄死于家中。

成都警察说服海伍德的家属接受结果且同意火化遗体,没有进行尸检。中国境内的外国人多如繁星,海伍德之死很大程度上没有受到媒体和公众注意,但中国人普遍相信,如果死者在阳间有未完成之事势必阴魂不散,紧紧环绕在敌人身边,操纵他们的想法,为他们的生活制造大混乱。

***

海伍德

自华威大学(University of Warwick)毕业后,主修国际关系的海伍德远赴中国学习中文。1998年他来到沿海城市大连,工作是教导富裕家庭的孩子英文,为了使自己看起来更有价值,他时常吹嘘家族的贵族血统,其曾祖父据说是上议院一员,还在1929年至1935年间出任英国驻中国总领事。

2003年,海伍德听闻时任大连市长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将进入哈罗公学(Harrow School)就读,而恰好哈罗是海伍德母校,他便给谷开来写了一封信,当时谷开来正准备陪薄瓜瓜到英国去。为了有更多的心力投注在孩子教育上,身为律师的谷开来在此五年前就已离开律师事务所(谷开来曾代表中国的洗衣粉制造商对抗美国,之后着有《胜诉在美国》一畅销书)。

信中海伍德以在中国的哈罗校友自居,并询问是否有机会与谷开来在伦敦见面。当两人变得熟识后,海伍德自告奋勇留下来照顾薄瓜瓜,谷开来方能安心回国。这位英国人的亲切和真诚着实赢得了谷开来的信任,从而让海伍德成为薄家座上宾,时值薄熙来政治生涯展翅高飞之际,一下就跃居省级领导及商务部部长,因此海伍德决定不再教书,转而推出咨询业务,帮助英国制造商立足于中国,他也被指控帮助薄家在海外洗钱。

谷开来于2005年将海伍德介绍给两位商业伙伴,这两位富裕的中国企业家正规划在重庆建造豪华的英式别墅,海伍德被雇用来吸引有钱的英国人对此项目投资,但他功败垂成,连一个投资者也没找到,且由于许可问题,该项目最终还被取消。

然而,海伍德要求薄家以金钱赔偿他在这段期间付出的心血和时间,他向谷开来及薄瓜瓜发了一封电子邮件,25岁的花花公子薄瓜瓜虽控制着家族的海外资产,但拒绝付钱。20117月,海伍德与薄瓜瓜在他英国的公寓见面并再度提及赔偿问题,薄瓜瓜依然不同意,谷开来声称海伍德于是违反薄瓜瓜的自由意志将他关在公寓里数小时。

薄瓜瓜风流成性,曾骚扰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女儿,海伍德为其摆平

海伍德的朋友对谷开来的说法嗤之以鼻,“我认为尼尔拿薄瓜瓜人身安全来威胁的想法极不寻常,”一名海伍德家的密友对《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表示:“他是薄瓜瓜的良师益友,多年来扮演人生导师的角色,也许讲到金钱彼此会有一点歧见,但海伍德自始至终都是以一位亲切叔叔的形象存在着。”

据闻海伍德曾告诉朋友他一直都有把为薄家做的事留下纪录,指出谷开来通过他将数百万美金转移到海外银行,如果有需要他会毫不犹豫向国际媒体曝露,尽管此举势必会损害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政治生涯,尤其他正玩弄手段为自己进入政治局常委会铺路。拿中国分析家的话来说:“海伍德知道太多了,知道太多是很危险的事。”

***

谷开来对王立军的信赖得追溯回2007年,参与公公丧礼的谷开来突然昏了过去,医生检查后发现谷开来每日服用的胶囊被人混以铅和汞,因此谷强烈怀疑有人想谋杀她。当时还是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已是全国知名人物,很短期间内就为谷开来解开谜团,找出是薄家的家庭司机和管家下的毒,而薄熙来就任重庆市委书记后需要一位新公安局局长,谷开来便举荐了王立军,王对谷感激不已,献上彻底服从。三年内王就被提拔了三次,从公安局副局长、公安局局长到副市长,他强硬的反犯罪行动于公众间广受欢迎。

但王立军的同事说,随着职位升迁,王的个性也发生剧变,变得专制又爱控制,即使谷开来在场也毫不避讳。在重庆的两年期间,王总共换了51位助理--最短命的只维持一天,曾在重庆公安局宣传部工作的一名官员描述,王立军是个自恋狂,随身带着超过20名的摄影、摄像团队,他们如影随形,身着蓝色夹克,被称作“蓝精灵”,忠实将王说出的每一句话记录下来,捕捉王认为“他最动人和令人惊叹的时刻”。

谷开来与王立军,传两人关系密切

为了防止海伍德继续对薄家造成伤害,王立军建议谷开来将海伍德从北京引诱到重庆来,“想在首都逮捕他并不容易,”王告诉谷:“你应该让他来重庆,我可以伏击他。”王原本打算枪杀海伍德并栽赃他携带毒品,但很快他就放弃这个计画,担忧造成外交纷扰且损伤重庆名誉,后来谷开来决定先毒杀海伍德,然后通过王立军的帮忙使其死亡看起来像吸毒过度导致心脏病发。谷开来使用的毒药是含氰化物的灭鼠药,号称“三步即死”,来自一位亟欲晋升的地方官员。

2011112日,谷开来吩咐家中的张姓助理邀请海伍德到成都来参与商务会议,海伍德答应了,隔天便抵达成都,两人预计晚上在酒店房间见面。前往酒店路上,谷开来交代司机买了一瓶皇家礼炮威士忌,另外准备数个玻璃瓶,其中一个装肌肉松弛剂,一个装灭鼠药,一个装安非他命和摇头丸,张姓助理将威士忌和肌肉松弛剂混合在一块交给谷开来后,就在酒店一楼的会客室等待。

九点钟,谷开来与海伍德坐在房间里饮酒,没多久海伍德就变得酩酊大醉,跑到厕所呕吐,谷开来立刻呼叫张助理上来房间,两人合力将海伍德抬到床上,海伍德显得极不舒服,大口喘气,要求喝水,谷开来跟张助理拿了毒药加在水里头,让海伍德喝了下去。

谷开来谋杀海伍德示意图

海伍德没有明显的挣扎迹象--也许肌肉松弛剂跟酒精先发挥了作用,谷与张静静守候在他身边,直到断气,离开房间前谷开来额外将安非他命粉末和橙色的摇头丸散落在地板和沙发上,如果“心脏病发”这套剧本不管用,重庆警方还能以此为证据声称海伍德死于毒品服用过量。

1114日中午,王立军来到谷开来的住所并询问杀人情况,根据谷的证词:“我详细说明我怎么跟海伍德见面还有毒害过程,王立军告诉我他会处理剩下的事情,请我安心,不要再被这件事烦恼。”(由于担心被设圈套,王偷偷将两人对话录了下来。)

调查人员很快就发现谷开来涉嫌重大,但他们没有继续调查下去,后来审理谷开来案的法院指出,警方“捏造访问纪录和隐藏物证”来掩饰谋杀事实,并将死因判定为饮用过量酒精导致心脏麻痹。

尽管案子就此落幕,谷开来仍忧心忡忡且多次要求警方湮灭证据,甚至暗中询问几位王立军底下的人员是否他有留一手,随时可以背叛。王立军看在眼里,由于担心谷开来偏执的行为将适得其反,他和薄熙来秘密见面,王向薄披露谷开来涉入谋杀案的直接证据,声称有些调查组人员已在隐瞒真相的压力下提交辞呈,但为了保护薄熙来政治前途,他愿意违背自身原则来提供帮助。据悉,王立军对薄熙来说:“就我个人而言,案子已经结束了。”然而一直被蒙在鼓里的薄熙来对妻子谋害海伍德感到异常震惊,离去之前,薄再三向王表达感谢并大大称赞其“忠诚”之心。

薄熙来立即质问妻子此事真实性,可是谷开来强烈否认,声称王立军要陷她于不义,薄熙来信了,第二天薄将王叫到办公室,骂他是“忘恩负义的混蛋”,指控王构陷谷开来并欲对他不利,当王回嘴时,勃然大怒的薄赏了王两巴掌,命他立刻离开办公室(在中国文化中,打巴掌是对一个人尊严最严重的侮辱)。

22日,薄熙来解除王立军公安局长的职位,对王的贴身助理和四名协助掩饰海伍德案的警察加以拘留。知情人士说,薄熙来命令调查人员毁灭所有可能与谷开来相关的证据,强迫他们签下自白书,说是王立军诬害谷开来。

***
2012年2月7日晚大批公安车辆塞满成都领事馆路,薄熙来的人马差点冲入美领馆

201227日午夜时分,网上一位博主透露,王立军逃往美国驻成都领事馆,这则消息震惊全国,很多人不敢相信,以反西方言论出名,打黑除恶的英雄王立军会跑去寻求美国人保护。王立军告诉美国官员,他的老板,也就是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试图暗杀他,只因他知道海伍德案的真相。

于此同时,薄熙来派遣数百名武警来到成都,团团包围住领事馆,要求他们把王立军交出来,害怕王会泄漏任何信息,这些武警还一度想冲进领事馆强行抓人,随着紧张气氛不断升级,美国海军陆战队大使馆安全小组(US Marine Corps Embassy Security Group)也已在馆内待命防卫。事情很快传到国家主席胡锦涛耳中,对薄的鲁莽行为感到既愤怒又尴尬,这不仅违反国际法律,也把共产党内部斗争赤裸裸摊在世人面前,他亲自干预,下令薄熙来及其手下退去。

唯恐伤害美中关系,美国大使馆拒绝提供王立军政治庇护,滞留36个小时后,王步出领事馆,被国家安全部(等同苏联的克格勃)带往北京接受调查才结束这场闹剧。

基于王立军的供述,中国政府决定再次调查海伍德案,也重新检查证据,发现酒店摄像机在海伍德死亡当天确实拍摄到谷开来和张姓助理的身影,瓶盖与杯盖上头同时找到两人指纹,此外调查人员采集海伍德的呕吐物和血液后判定此人死于氰化物中毒,证明他既不是心脏病发也不是吸毒过量,而是被谋杀的!.

2012415日接近午夜时,中央电视台突然中断原有节目,宣布谷开来涉嫌故意杀人罪并已被逮捕,薄熙来也被中共反腐机构(注: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拘留,对其腐败和掩饰谋杀展开调查。

谷开来的审判于201289日举行,正好是北戴河会议前一星期。北戴河是距离北京不远的避暑胜地,党内资深大佬聚集在此,为即将到来的十八大讨论继承问题,再明显不过,谷开来被判有罪这件事说明薄熙来必然倒台,薄曾经是政治局常委的强力角逐者,从不避讳积极表现自己。

王立军是薄熙来的左膀右臂,最后却反目为仇,结果两败俱伤

薄熙来和王立军主政重庆期间,开展一系列具争议的活动(即打黑除恶)用来打击腐败和组织犯罪,有人指称,薄监禁将近5000人,残酷迫害政治对手,没收有钱商人的资产。薄熙来在北京的敌手认为,一旦他被拔擢到权力顶部,恐怕会用相同手段对付他们,令其政治和经济利益受害。

有鉴于事件复杂性和大量媒体关注,许多人期待中国政府会采取正当的法律程序,或至少做给国际社会看,然而谷开来的审判只维持七小时,一切过程精心设计,没有传唤证人,也没有交叉询问。

谷开来和助理张晓军出庭受审

法院判决谷开来死缓,判助理张晓军九年有期徒刑,四名协助掩饰罪行的警察也遭到关押,不过缺乏透明度和正当程序的情况下,许多人仍怀疑谷开来是否为真正的杀人凶手。

首先,谷开来经法院聘雇的医疗专家诊断患有躁郁症和中度精神分裂症,而且谷开来的起诉书很大程度根据她本人自白,不免让人怀疑其记忆是否可靠,她的精神疾病是否会影响犯罪的企图和执行能力。

另一方面,针对谷开来使用的灭鼠药也未曾进行试验,一般而言灭鼠药只含有极小份量的氰化物,不足以杀害一名成人;此外,最初的鉴定报告显示被害人没有氰化物中毒的迹象,无论断层扫描或血液测试都无法发现氰化物踪影。
最近几个月,中国具权威的法医王雪梅提出新疑点,即是“明显的不一致” glaring inconsistencies)。王雪梅不怀疑谷开来有明确的杀人动机、杀人预谋和杀人行为,但她暗示着海伍德是被他人用柔软物衬垫在颈部导致机械性窒息死,如此死法“不会在尸体的表面留下扼压颈部的暴力痕迹”,她说。

王雪梅和其他专家的看法更加强了海伍德案是政治阴谋的理论,一群资深领导者利用这条命来阻挡薄熙来上升到权力颠峰。

***

谷开来定罪以后,许多重庆的警察和政府官员纷纷向海外媒体揭露王立军的暴行,控诉他具有栽赃嫌疑人和做伪证等不良纪录。

王立军拥有策划海伍德谋杀案的明确动机,他长期希望能在重庆市政府里获一高位,薄熙来却从未答应。

王立军的好兄弟、辽宁铁岭公安局原局长谷凤杰()因贪污被捕,王害怕会被牵连进去,向薄熙来求援但遭拒绝

2011年夏天,两位王立军的同事因贪污被捕,王向薄熙来求援但遭拒绝,王变得又愤怒又失望,另一名王的同事怀疑,王立军可能因此与薄熙来在北京的政治对手暗通款曲,寻找机会来报复薄熙来,此时海伍德变成王立军用来控制和威胁薄氏夫妻的最好工具。

谷开来甚少亲自阅读电子邮件,所以消息人士说,王立军完全掌控谷开来和海伍德之间的通信,王立军时常修改来自海伍德的信件内容,让海伍德看起来是个极大威胁。

20111112日,王立军指示一名商人发匿名信,诬赖海伍德是名吸毒和贩毒者,通过此举王立军有了正当理由监视海伍德。发生谋杀案的当天下午,被红蜡密封的两份灭鼠药送到谷开来手上,谷开来变得极度紧张,甚至拆开蜡时不小心伤了手,王立军于此时现身,安慰她、缓和她的情绪。 

到了晚上,谷开来说她吓得快要不能动,开始对杀人想法产生动摇,打算与海伍德断绝关系并起草申请限制令,但王再度来到谷开来家,耐心说服她勇敢去做。身为一名经验老练的犯罪学家,王立军还教导谷开来如何将肌肉松弛剂混在海伍德的饮酒中,从而促使嗜睡、恶心、呼吸骤停和昏迷等现象。此外,王立军特别敦促谷开来携带氰化物,此物毒性强、易被侦测,其真正意图是陷害谷开来,让警方容易察觉谷牵涉其中。

谷开来按照计画进行,当中一种流行的故事版本说:

谷开来始终无法痛下杀手使用灭鼠药,她只让海伍德喝下混有肌肉松弛剂的酒,当谷离开房间时,海伍德仅仅昏了过去尚未死亡。

谷开来走出酒店后用安全电话拨给王立军,不过公安局副局长的证词提到,王立军拒绝与谷开来通话。一名与重庆公安局拥有良好关系的消息来源指出,无时无刻监控海伍德的王立军对于谷开来没有信守承诺成功杀人感到无比生气,他亲自来到酒店,悄悄潜入海伍德房间,以柔软物结束了他的性命,调查人员于阳台发现的无法辨识的脚印可能就是王立军的。

“王立军要海伍德非死不可,”消息来源说:“如此一来王立军才有威胁和控制薄家的理由。”

1114日,王立军和谷开来见面并秘密录下谷的自白,该卷录音带后来被当作关键证据判定谷开来有罪(法院未曾在审讯过程中公布录音带内容)。考量谷开来的精神状况、王立军丰富的犯罪学经验以及两人交情,专家怀疑谷开来很有可能在王的诱导下说出这些话。

海伍德遗体火化一个星期后,王立军多次以录音带威胁谷开来,要求她游说丈夫让自己升职,谷无奈地听命行事,但薄熙来并不允许,王于是对两人产生敌意。这段期间里,大约是201112月上旬,王立军伪装成一个老人来到广州的英国领事馆,尝试想告诉英国官员海伍德案的真相以及寻求政治庇护,不过官员们没有对他多加理会。我们不知道王如何接近领事馆的官员,也不清楚他是否有表明真实身分。

2011年12月上旬,王立军进入广州的英国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

有些人对王立军选择杀死英国人感到疑惑,这是一大风险,很有可能演变成外交争端,不过一些机密报告显示,中国怀疑海伍德为英国秘密情报局工作已久,所以王立军打的如意算盘是,就算海伍德死了,英国政府也不敢大声嚷嚷以免泄露其真实身分;另一方面,薄熙来将恳求王立军协助掩饰罪行,不管是薄本人和中国政府都不想让公众知晓,从英国来的间谍已成功渗透进中共领导高层的家庭。

20129月,王立军依徇私枉法、叛逃、滥用职权和受贿等多项罪名判处有期徒刑15年,而不是许多被迫害者希望的死缓。由于王提供大量对薄熙来不利的证据,当局便不再追究王在海伍德案的责任,这是中共高级领导人想出双赢的解决办法--薄熙来和谷开来关押在大牢里,同时除去英国间谍。

除非海伍德的灵魂能在人间找到申冤途径,否则发生在1115日的谋杀案将永无真相大白之日。

来源:《中国权贵的死亡游戏》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大约是2011年12月上旬,王立军伪装成一个老人来到广州的英国领事馆,尝试想告诉英国官员海伍德案的真相以及寻求政治庇护。如果这件事是真的,王立军怎么可能杀死海伍德?难道王立军脑子进水了。王立军敢去美国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也说明杀海伍德不是他干的。英美连枝同气,杀了英国人海伍德,进美领馆寻求政治庇护,岂不是自投罗网?为薄熙来洗地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