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4

南海仲裁锉败 习近平是否低头服软?

转发此新闻:
725日,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就中国的外交政策作了最新阐述:“中国发展的目标,就是让13亿中国人民过上好日子。中国不会走国强必霸的道路,也无意挑战现行国际秩序和规则。”

这种阐述,与此前习近平多次强调的“全球治理体制变革正处在历史转折点上。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深刻变化,新兴市场国家和一大批发展中国家快速发展,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要推动变革全球治理体制中不公正不合理的安排”等观点,明显有重大差异,因此有海外评论认为,在经历南海仲裁等一系列外交压力后,习近平终于“低头服软”,外交政策准备改弦易辙了。

习近平会见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是否低头服软?

习近平的最新表态,究竟代表了中国外交政策的改弦易辙,还是只是同一政策不同侧面的表述?究竟是迫于现实“服软”,还是应对南海仲裁后外交态势变化以及美国选战舆情的权宜之计?这是一个问题。

必须看到,所谓“现行国际秩序和规则”,并非中立之物,更非与中国利益无关的抽象体。其中既有对中国有利、因而中国愿意接受和坚持的内容,例如联合国体系、反贸易壁垒原则;也有损害甚至危及中国,因而被中国视之为“不公正不合理”的内容,如美国“重返亚太”,凭借其在国际体系中的领导地位组织对中国的围堵,打压将来可能威胁美国地位的中国之崛起。中国只要不放弃崛起,就不可能不“挑战现行国际秩序和规则”中损害甚至危及中国的“不公正不合理”内容。中国可以不在全球范围内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却不可能不在亚太地区与美国竞争。由是观之,习近平的讲话,只可能是权宜之计的表态,目的是应对南海仲裁后外交态势的变化或美国选战期间的舆情变化,而不可能是外交政策真正的改弦易辙。但为了配合这一表态,中国在外交行动上进行一些微调也是有可能的。

但权宜之计的表态也是表态,从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习近平确实“服软”了,重拾“韬光养晦”之策。这种“服软”,是相忍为国,也是现实主义政治的经典表现。那么,习近平“服软”的效果如何呢?应该说,“服软”的时机不对,效果也未必佳。

时机不对有二。一是表态发生在南海仲裁之后,无疑会令人想到,这是南海仲裁造成的结果──中国虽表面对仲裁不屑一顾,其实还是承受了很大压力;此法看来行之有效,其他与中国有利益冲突国家不妨纷起效尤。

二是不久前,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了一篇狗屁文章《如何解释习近平巨大的外交政策失误?》,称习近平政策对美国“重返亚太”的帮助,比白宫和五角大楼的作用还大。这篇文章显然失之偏颇。美国所谓“重返亚太”,有着地缘政治上的绝对优势,因为“远交近攻”是颠扑不破的地缘政治原则。在一般情况下,任何一个国家都更愿意与一个远方的大国打交道,而不是自己的强邻,亚太诸国也不例外。何况美国与亚太诸国还有着意识形态、政治制度的亲近性以及二战形成的历史渊源;而中国与亚太诸国的渊源,大多则是汉唐以来形成的天下体系之朝贡关系,这也正是这些国家欲极力摆脱的记忆。再加上美国拥有当今世界独一无二的军事实力,可以说,不管中国如何反应,美国“重返亚太”都将顺理成章。而中国的强硬表现,虽然在态势上使得亚太一些国家更倾向于美国,却在国家的实际利益方面获得好处:

725日,中国和东盟国家外交部长在老挝万象举行会晤并发表联合声明,重申将在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基础上来解决南海问题;声明不但未提及南海仲裁决议,而且还明确表示,各方承诺保持自我克制,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和影响和平与稳定的行动,包括不在现无人居住的岛、礁、滩、沙或其他自然构造上采取居住的行动,在此基础上,主要通过直接有关国家磋商和谈判的形式,以和平方式解决领土和管辖权争议──这一声明,表面看与邓小平时代就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精神一致,主是是对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内容的重新确认,但现实背景却已完全不同。从邓小平时代直到习近平上任前,中国与南海有关国家确实是“搁置争议”,但“共同开发”却成了菲律宾、越南的单方面开发,建岛、采油,那个时期都是菲律宾、越南在做。按照解放军某上将的说法,当时南沙几百个岛屿、几千口油井,没有一个是我们实际控制的。中国的南海主权越来越虚化,越来越徒有其表,而菲律宾、越南的主权则越来越实化,越来越将成为“既成事实”。

是习近平的强势外交改变了这一切。中国在南海建岛,不但将中国的主权落实,而且阻止了其他国家的进一步扩张行为,迫使他们不得不坐下来谈判,同意相互不再单方面扩张、不再单方面制造“既成事实”。在这样的过程中,中国不可能不展现实力与决心,也就是说,不可能不表现强硬。这就是“唯不畏战方能促和”,“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的道理。就像围棋中的外势与实控,相对于到手的实实在在国家利益,周边国家的一时反应是微不足道的,也是以后随时可能改变的;更何况美国如果决心“重返亚太”,中国再低调、再韬光养晦,也不可能改变美国的决心以及随之而来的战略态势之改变。所以说,美国《外交政策》的文章只见其表,未见其实,也可能这就是美国方面有些人故意炮制的“黑习”文章,目的当然是因为中国成功的外交强硬政策正是美国最不愿见的、也最不符合美国“遏制中国崛起”之利益,所以要尽可能抹黑之。而正在这篇文章发表后不久,习近平却表态“服软”,不能不让人以为,此举印证了这篇狗屁文章的正确。

以上是“服软”的时机不对,同时效果也未必好,因为“诚意”不够,“权宜”得过于勉强。习近平说“中国发展的目标,就是让13亿中国人民过上好日子”,似乎欲以此作为“中国不会走国强必霸的道路,也无意挑战现行国际秩序和规则”的理由,但实际上,很多国家之所以走上争霸道路,就是为了本国人民“过上好日子”──当年日本占领中国的台湾和东北如此,德国发动战争夺取“生存空间”如此,而今美国争夺并极力保持世界霸权同样如此。人类需要的资源之稀缺,是国际竞争的永恒主题;“让人民过上好日子”的目标与对外争霸的道路,并非必然不相容,在一些时候还相辅相成,关键要看具体的对象与情势。所以,习近平以此立论,打消不了相关各方的疑虑;而这种表态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各国尤其是美国国内的舆情,只能拭目以待。

来源:明镜 / 冼岩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