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1

六中全会纠结意识形态安全问题

转发此新闻:
文化、政治、信息交叉处现权力空白

中共「小组政治」并非始自第五代,且仍延续。习近平为了实现集权已出任了七个中央领导小组的组长以及国安委主席。在国安委的统辖分块中,计有政治、国土、军事、经济、文化、社会、科技、信息、生态、资源与核,共十一项。其中信息安全已经得设独立小组,为「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该小组设立于二0一四年二月十七日,习近平任组长,李克强任副组长。

党内实权刘云山居第二名

  按重要性来讲,意识形态安全涉及文化、政治、信息三项,确有设立领导小组的可能。而且,习本人亲口讲过「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矛盾的是,既然早在二0一三年的「八.一九讲话」里,习近平就说了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为何不在网信小组之前设立「中央意识形态安全领导小组」呢?问题的实质是:习担心党内强劲对手刘云山会抢得此小组组长,从而造成严重的分权之势。

  在政治局常委出任小组长或委员会主任的顶尖级党权机构里面,刘云山有三个,分别是「党建小组」组长、「宣思小组」组长、「文明委」主任--任职之多仅次于习近平。其中党建负责组织工作,宣思负责宣传、文化、出版等工作,两者权重非常之大。因此,为了对刘造成分权,王岐山被定为「党建小组」的唯一副组长。习王的反腐新政在很大程度上是拿取部分组织权力的努力。

  习近平现在很有名义权威,但在党权程序方面,仍未达到前所未有的强大。首先是「总书记」职位本是党主席的第一秘书,也是为党中央服务的书记处总领头。从后一项上「按理说」,习近平应当是党主席,而负责书记处全面工作的刘云山才是总书记。其次是不管总书记的扩张权能达到什么地步,它仍无法将「集体领导」一项从党章上删掉。因此,即便是国安委首脑称为主席,它在党规上也明确为「向政治局常委会负责」。习的权力还远未达到自己给自己当第一秘书的地步,也更无法一个人全面取代政治局常委会。党内的程序斗争还会继续,如果明年十九大习被废黜,党内定性一定会有「破坏党的集体领导原则」之句。

  文宣系官员与学者共造势

  刘云山主掌的文宣系已经进行两年多、近三年的造势,施压习近平,让后者在设立「意安小组」问题上明确表态。最初是二0一三年十二月,包括重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杨清明、青岛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魏胜吉在内,有五名文宣官员以诠释习「八.一九讲话」为名头,大讲意识形态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意在跟进之前设立的国安委,谋求「意安小组」设立。

  时隔不到半年,有学者提出「维护意识形态安全五路径」观点,使「意识形态安全」在十一项国安板块之外以独立面目出现。学者的依据仍然是习近平所说的极端重要,但「构建意识形态安全的领导核心」之路径,用意是在学术角度敦请习同意设立「意安小组」。

  杭州表彰会是第三次动作

  据一位文宣系高官私下表示:习近平不肯在程序上通过「意安小组」的设立,主要是怕「刘云山如胡温时代的周永康一样,做成一个独立的权力中心」。文宣系如同政法系那样做成新的权力中心并不奇怪,这与中共不同时期的「主要任务」密切相关。江泽民时代讲发财,经济系统就成了新权力中心,造就了朱熔基的巨大强势;胡温时代,社会矛盾丛生而讲和谐与稳定,政法系因维稳重任在肩得成新权力中心,周永康表现得比朱熔基更霸道。

  现在,习近平要靠意识形态刷新来收拢底层社会人心,不得不由文宣系自涨权力。来自北京高层的消息说:「鲁炜因为主张网络安全与意识形态安全相融合,让习近平十分不快,因此,被拿掉网信办主任职,回中宣部凉快去了。」鲁炜去职的真正原因与未来安排,尚无内部资讯流出,不过,他借乌镇「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造势,确实让习有芒刺在背之感。

  大会结束后,中央网信办在杭州举行的表彰大会上,泛滥表彰了九十三家集体、六百三十九位个人。单位中有县级政府,亦有省辖公安机关,以致习近平势力认为这是文宣系关于「意安小组」的第三次活动。该次表彰活动的时间是今年一月末。

  新机构与新分权无从平衡

  在习近平势力与江泽民势力仍在拉锯的政法系,也有支持「意识形态安全」的提法。比如,六月底,孟建柱在「全国公安机关网络安全保卫工作」会议上,讲「维护网络意识形态安全」是公安工作的重要任务。吊诡的是,习本人虽亲口说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但他从未使用「意识形态安全」一词。

  北京已经对外公布消息,称「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将于今年十月召开」。依惯例,六中全会以讨论意识形态问题为主,因此,文宣系所提设立「意安小组」建议很可能被会议批准。小组组长应当是刘云山,习近平自己再增加一组长职位很可能遭到强烈反对。习与整个文宣系的矛盾早已白热化,六中全会很可能会因「意安小组」问题而发生「大拼火」。

  总之,习在「意安小组」问题上无从平衡新机构与新分权的关系。若其认可「意安小组」之设,那么,明年十九大更是「一个分权的大会」,即便习不下台,也难实现「总统制」以及「废常委」之类的政治设计。若其刻意阻止「意安小组」之设,文宣系在十九大的利益必丧失,十九大之前的一年「起哄」或故意制造事端则不可避免。当然,六中全会也可能完全不讨论意识形态问题,而以从严治党的议题取代之。从目前的习近平势力放风动作看,这种可能性不小。

来源:动向 / 徐逸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