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7

中国特色:天灾非人祸,官员立大功

转发此新闻:
今年又是一年厄尔尼诺,而且据估计将是近年来最强的一次。不过,要说城市看海这个问题,倒和厄尔尼诺本身没有多大的关系。最近十年以来,宣传渠道上的洪水,已经从年年发生百年一遇到年年发生千年一遇的洪水。总之,说中国的城市逢雨必淹不够客观和全面,但提前准备好淹水的稿件,静静地等待雨季来临后发稿,绝不会失误。

目前政治体系下,天灾都被否定涉及人祸,官员不仅不用担太多行政责任,还能因积极救灾建功立业。

从多难兴邦的角度而言,官僚阶层一定是天灾的铁杆粉丝群。在目前的政治体系之下,一切天灾都被天然的否定涉及人祸。自然灾害不如安全事故、野蛮拆迁等等典型人祸,不仅仅不用担任太多的行政责任,还能因为积极救灾建功立业。

对于官僚阶层而言,天灾的意义如果停留在免责和立功,还是一条鸡肋。官僚阶层的最终驱动力,依旧是如何最大化的谋利。而谋利的其中一个路径,就在于如何搞出大型工程。反观这些年国内的发展历程,高速公路、高速铁路、旧城改造、南水北调、重建旧城等等,但凡能和大型工程相关的项目,从来都能得到最高效率的执行。甚至于出现了发展思路上相左的套路,前面一些年费尽心思的拆光老建筑,而后面一些年又开始费尽心思的重建老建筑,这些看起来矛盾的事情背后有一个一致的逻辑,借话语的东风,搞大型工程。

中国人一定不会意外的另一个逻辑,是大型工程一定有大型腐败。这也是类似大型工程长期畅通无阻的因素。

回到城市的内涝一样如此。中国的城市化进展在2005年以前速度还并不快,随后一路高涨的房价背后,是快速发展的城市化进程。对官僚阶层的治理技术而言,宏观上一定是粗糙的,因为他们在内部的激励机制上只有简单的KPI,唯GDP是第一要务。而在自我激励上,他们信奉的是大工程。当缺乏外部监督与制衡的时候,快速城市化的过程无法理性。

这个快速化城市的过程留下的烂摊子和豆腐渣工程,表面上是垮塌的桥梁与楼房,更实际的危害是建造了一个缺乏承载能力的超级城市。快速扩张的北上广深,交通堵塞,停车困难,就学困难,医疗排队,需要周边城市补给城市供水,而夏季的雨水无法使用,唯独留下洪灾。

这个时候,粗糙的官僚阶层展示出了耐心的一面。不用担责任的问题越积越多,表明机会也会越来越多。

果不其然,中央政府层面开始推行解决城市积水的问题。于是乎,雨污分流的项目在全国各地热闹起来,每个城市的官僚系统都开始热衷的关注城市积水问题,关注如何能拿到雨污分流的项目款。随后,又得意忘形的开始在各路媒体上高调宣布,雨污分流已经顺利完工,城市积水问题不复存在。

很令人遗憾的是,精致的官僚主义在项目的设计和质量上明显又开始回归粗糙。雨污分流在目前的城市里对加快排水有多少作用并没有精致的论证,而项目工程本身也没有得到有效地落实。最终的结果,依然是逢雨必淹。

幸运的是,现在的官僚体制之下并不会对工作的质量做精准的把关。就算城市被淹了,也没有看到任何官员因此而倒霉。反而触发了新的项目工程机会,所谓海绵城市的提法又开始广泛得到财政预算的支持。技术上如何解释海绵城市不重要,对官僚阶层而言,这意味着新的一轮大项目机会又来了。

至于项目的质量,几乎不用做任何乐观的假设。对于这样一个粗糙的官僚阶层而言,突然拿出一个精细执行的项目,纯属天方夜谭。而他们还会耐心的等待下一轮项目的出现,栖身于笨拙的官僚阶层体系之上,碾压被统治者的信心。

城市治水的反反覆覆,并不是官僚阶层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而是官僚阶层背着口袋看笑话的过程。他们耐心的等待机会,精致的把握机会,然后粗糙的应付了事。最精致的一点,在于官僚阶层攥取利益的过程,距离市民的直接利益越来越远,从而避免了更多直接的反抗。

兼顾着粗糙、耐心和精致的官僚众生像,貌似面目模糊,又绝对的符合逻辑。既然内部考核机制简单,自我驱动力明确直白,而外部监督又忽略不计,这样的体系之下,生存的自然就是这类官僚,而最终构成了这套官僚体系。

来源:东网 / 守鱼 法律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