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3

傅园慧事件 一次全民对假话套话的宣泄

转发此新闻:
所有的金牌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此次巴西奥运会,傅园慧是中国人最大的狂欢。

傅园慧突然被关注、被传播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仅仅因为某段一分钟的视频。这个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想像。傅园慧本人、采访她的那位记者、那位摄像,以及截图出傅园慧表情照片在网上传播的那些人。当初谁也不可能意识到他们在掀起一场网上风暴。

国民借助傅园慧进行的全民狂欢,全民宣泄,也是对假话套话的宣泄。

一个19岁的小姑娘,征服了中国的各个年龄段、各个阶层,无论左派右派,无论南人北人,到目前还没有看到哪怕一个人站出来说讨厌傅园慧。如此一致,几近空前绝后。当年邓丽君风靡中国大陆的时候,尚有很多保守派公开表示对她的痛恨。

今天为什么能这样?

技术上,肯定是互联网的传播效应。如果仅仅是依靠传统媒体,傅园慧顶多昙花一现。当年邓丽君的走红,是因为卡式磁带的翻录。傅园慧的表情与语言,则只能借助互联网水漫全国。

技术只是手段,任何传播都有其背后的心理诉求。这一次,是借助傅园慧进行的全民狂欢,全民宣泄。

是对假话套话的宣泄。

中国人在假话套话中浸淫了70年。对于假话套话,先后经历了惊诧、恐惧、顺从、加入、厌烦、厌恶几个阶段,现在忍无可忍,终于找到一个宣泄口,一发不可收。

这是对「先感谢国家」的追加嘲笑。国家体育总局一位副局长教育运动员「先感谢国家」的时候,不会想到这句话能引起那么强烈的批评。现在,说话者的姓名已被遗忘,那句话则沦为长期的笑柄,弯指即用。

这是对「谦虚」的反抗。傅园慧对记者说「我竟然游得这么快?」、「我很满意」,太不像个中国运动员了。有些人总把统治者说成伟光正,同时总要求被统治者谦虚、卑微。傅园慧完全没有这个概念。

这是对「永不停止攀登」的抛弃。记者问「你是否期待明天的比赛」时,其实是在等待「是的」这个答案。就像中国小学老师问「同学们今天高兴吗?」,下面的回答一定是「高──兴──」,一定是异口同声,并且拖长音。我以前在讲传媒课时也多次警告记者「不要问蠢问题」。而此次,面对一个低级问题,傅园慧的回答是「没有期待,我已经很满意」,这一句石破天惊,是傅园慧最引起无好感的地方。

傅园慧对「举国体制」、「金牌崇拜」给予了彻底的鄙视。似乎是上天的安排,傅园慧没有得到金牌──她若得了金牌,就没意思了;傅园慧得的是铜牌,假如她什么奖牌都没得,也会失去一些人的兴趣。恰到好处的铜牌,一铜抵千金。

这是一个只有在中国才会发生的奇迹事件。想像一下,一个美国记者采访一个美国运动员,运动员回答说「没想到我游的这么快」,「我对明天的比赛没有期待,我已经很满意」──美国和中国的观众都会觉得挺有意思,也就停留在挺有意思而已。而在中国,上面这番话让傅园慧受到上亿人的喜爱。

与傅园慧形成最明显对比的是张艺谋。一个因奥运会上的一番话成为全国大众的邻家女孩,另一个则因一场奥运开幕式而在知识精英阶层身败名裂。张艺谋导演的那场宏大而空洞的、没有灵魂的、充斥法西斯美学的开幕式,是他永远的耻辱。而傅园慧,就像张艺谋当年的《秋菊打官司》一样家常、质朴、经典。

傅园慧非常幸运。在她之前,小山智丽和李娜曾经对抗过举国体制和感谢国家。小山智丽太超前,早在1987年就对抗「组织决定」,拒绝让球,结果连赢两场,夺得冠军。随后遭受排挤,她一怒之下,远嫁日本,并代表日本队连胜中国队员,再夺冠军。当时,中国人还处于普遍的愚昧,许多人称其为汉奸。

李娜的言行更加大胆,2005年至2013年,她公开斥责「举国体制」,获得冠军后拒绝「感谢国家」,输球后被问到「想对中国球迷说点什么」时,李娜回答:「我需要对他们说什么吗?我觉得很奇怪,只是输了一场比赛而已。三叩九拜吗?向他们道歉吗?」相比小山智丽的孤独,李娜已经获得相当多的支持。

今天的傅园慧获得全民喜爱,与时代的进步有关,也与她的天真状态有关。一位哲人曾说过:幽默是瓦解专制的最佳手段之一。傅园慧无心插柳柳成阴。30年间,小山智丽、李娜、傅园慧,3位女运动以血肉之躯冲撞体制、以天真幽默瓦解体制、反衬假话套话之劣。至傅园慧时,国民顺势完成了一次全民宣泄。

20082016,中国百姓在奥运会方面的进步,可谓巨大。

来源:东网 / 王思想 经济学者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鲁拉鲁 说...

08年的开幕式我觉得还行吧,没有那么不堪,轮子就别扯了。

kavin.liao 说...

噴子,写这话不脑残?

kavin.liao 说...

噴子,写这话不脑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