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9

防政变?北京当局面临的危险

转发此新闻:
最近,在海内外中文网站上,一篇题为“防政变是今后需要特别注意的政治工作”的文章被不断转载和讨论。有消息指出,文章来自具有中共军方背景的“环球之音”网站,文章首先赞扬了习近平的反腐行动,又以前苏共总书书记赫鲁晓夫为例,说赫鲁晓夫就是因为实行改革,触动权贵集团,以至被“群起而攻之”。文章提出要以除恶务尽,加强情报,发动民意等方式来对抗政变。这篇文章的可信度有多高?习近平真的担心政变吗?中国未来几年发生政变的可能性有多高?

中国独立记者,前纽约时报中国问题研究员赵岩认为这篇文章是一个体制内高层人士所写,可信性尚不得知。前不久中国对令计划、郭伯雄进行了宣判,《人民日报》曾发表社论说现在高官腐败已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政治问题。也就是说在当下体制内的领导眼里,当下最大的危机是政变危机。赵岩先生说这篇文章现在被《环球之音》重新发表是有一定当下背景的。
中国作家,时事评论者慕容雪村质疑了这篇文章的真实性。他说经过调查后发现,国内媒体和网站很少有转载这篇文章的,国内学者也很少有评论。因此这篇文章很有可能只是一篇哗众取宠之作,不能代表官方意图。现在在微信上这篇文章几乎已被全部删除,作者来源不能求证,文中的文法和数据都经不起推敲。《环球之音》听起来来头很大,但实际是一个博客型的网站,既不代表官方也不代表民间,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力。因此这篇文章非常不可靠。
慕容雪村认为在中国这样的国家讨论一个人权力有多大,有两方面的考量。一个是他能掌握多少军队、警察和特务,另一个是有多少人听服他。他说在独裁国家,政变与革命的可能性一直存在。而该文章在微信上被删除是涉及到中国的审查制度。
慕容雪村表示,六四事件之后关于中共要崩溃的预测非常多,而在九十年代之后,这种话题逐渐消失。但从2009年起,这种话题重新热起来。原因主要分以下几种:第一,这个政权已经失去大多数人信任和尊敬;第二,这个政权的控制力度正在减弱。
赵岩认为如果中共要崩溃,最重要的还是专制问题。上个世纪全球一共有32次政变,大多都发生在专制或者文明比较落后的国家。社会主义国家前苏联和中共历史上都曾有过政变改革。习近平上台前,薄熙来曾借胡锦涛之力发动政变,这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只是中共自己不承认。
慕容雪村说,社会的变革很难预测。一个国家的重大的制度变革往往来自两个方面:第一社会革命,也就是文化社会层面上,这个国家的人做了多少准备。这一准备中国基本已经完成,人民对这一制度抱有普遍不满,希望变化。第二是制度革命,这有很多方式,就是什么时候能动起来的问题。现在的革命形势已经发生变化,可能不需要一个固定的组织,也不需要事先动员,当一个社会的不满达到一定程度,因为一件小事加上现在极为便利的通讯方式,就可以迅速地发生一场广场革命。比如连云港此次的大游行一定是没有组织者的,中国未来的政变很可能也是这种模式。
赵岩说中国未来的道路很难预料,但是自由民主的潮流是不可阻挡的。中共认为现在的威胁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内部。内部的威胁就是腐败,以及在腐败基础上利益集团的政变。
一位观众认为当局为了维稳,防民变的力度会远远大于防政变的力度。赵岩先生说民变的可能性不会太大,中国的老百姓很本分,政变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慕容雪村则认为民变的可能性更大,一旦社会准备完成,可能只差临门一脚就造成了民变。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4 条评论:

匿名 说...

抓着周永康,罪證確鑿都不槍斃,說明習近平沒甚麼用了。
老毛槍斃劉少奇的時候,連證據都不用的啊。

匿名 说...

政变,兵变,民变,都得防。

猫本位思想 说...

民变不可能,政变好几次了。

猫本位思想 说...

民变不可能,政变好几次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