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1

高智晟是这样挺过精神和肉体酷刑的

转发此新闻:
第一次读到高智晟遭受中共的酷刑,是在2009年从高智晟的那篇《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的回忆中。感到那样的酷刑不仅残暴也太恶心,难以看下去。比如电击生殖器,用竹签通生殖器,向昏倒在地上的高智晟撒尿等。当时产生了一个疑问,在这样的酷刑下,高智晟能挺多久?

高智晟软禁中著书述说酷刑遭遇

大家知道,魔鬼附体的中共政权,集取了古今中外最邪恶和最残暴的手段对付囚徒。正如高智晟在《2017年,起来中国》中描述的那样,“ 肉体酷刑、 精神折磨, 刻意营造心理战, 用你的亲人, 尤其子女的上学甚至是生命做恐怖要胁。在这种经历中,一个个体的承受能力实在是太有限。” 因此高智晟也在书中呼吁,应对那些被迫在电视上认罪的囚徒们多一份理解。

2009年后,高智晟遭受了更多更残暴的酷刑,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肉体上的,但是他挺过来了。 2014年他虽然出狱,仍生活在中共黑警的监控下。然而他没有屈服,也拒绝出国,就在随??时都可能再次投入大牢遭受那些酷刑的环境下,他以超然的勇气,著书向世界揭露其遭受酷刑的经历,并预示中共将于2017年败亡。

是什么样的精神力量使得高智晟能不屈于中共的酷刑? 2017年,起来中国》出版后,笔者迫不及待地购买了一本电子版,希望能从中获得答案。

精神与肉体痛苦的剥离

高智晟在书中有多处描述,在酷刑下他的肉体与精神被神奇地剥离开来,他感受不到太多的肉体痛苦。他听到自己的凄厉叫声, 仿如来自另个人。

下面是他对几次酷刑下自己感受的描述:

“他大喊一声, 三个人一阵疯狂地猛踢。 我没有任何躲开的可能, 也没有任何躲的必要。 他们的情绪完全失控, 这种宣泄持续了二十分钟左右, 零零落落地停了下来, 他们三个人气喘得很急促。 很奇特, 我并没有感到有多剧烈的疼痛, 但暴虐间隙, 我发现身体狂抖不止。 我冷峻地去体验他, 发现这种抖动是纯生理性的, 因为当时心里确实没有恐惧, 至少是无暇惧怕。 他们三个人仍在一旁立着喘气, 几乎是同一时间, 每人点上一支烟。 现场完全地静了下来, 有三分钟左右, 很奇特, 好似骤然间换了一个空间, 静得出奇。”

“我被“ 阿巨兄” 揪得站立起来, 那“ 重八君” 走到我的右侧, 双手猛地抓住我双肩上的衣服, 将我压弯了腰, 问我:“ 写不写?” 见我没有回答, 他突然用膝盖向上猛击我的胸部, 问一句顶一膝, 问一句顶一膝。到后来他干脆不再问, 就在那里用膝盖继续撞击我的胸部。我能听到一个陌生的惨叫声, 我可以肯定,那惨叫声与意识是没有关系的。我的眼睛已经模糊得什么也看不清, 我感到一种翻江倒海的大震荡, 我的思维几乎完全停止, 不是由于击打而是我自窒灭了思维的全部活动, 但仍能听, 证明着思维仍保有本能的能力。我不清楚那栋楼有几 层, 但可以肯定, 十层以内都能听到那种惨叫。

“只在开始的时候感到一种钝器击打头部。 我意识到自己已倒在地上时, 就像突然做了一个短梦似的, 又是一阵疯狂的脚踢, 其间我又听到了惨叫声。 到他们开始点上烟休息时, 我觉得自己处在一种很奇特的感觉状态中, 说不清、 道不白的, 但究竟还是知道自己在地上躺着, 旁边的几个人是折磨我的人。 不过, 这时人的具体痛苦若即若离, 反而不大清楚。 我不知道在生理上这是一种什么现象: 我这时浑身大汗不止, 身上的力量开始渐渐地减少, 好像是随附在汗水里流去了。”

“由于我是切断了思维活动中, 这最大的好处即是但得间隙即会有睡意强势光顾。 我听到有人搬了一把椅子坐在我的头跟前, 我睁眼一看, 一只穿着皮鞋的脚就搁在我的鼻子跟前, 不到两分钟, 我就睡得稀里糊涂, 大约是那扯鼾声太没有顾忌场合, 头上被人踢了两脚。 用力倒不大, 随即骂声赐下: “妈的X 你丫的真的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东西, 连这环境你都能这么快就睡着?””

对于这样神奇地精神与肉体痛苦的剥离,使得高智晟挺过了残暴的肉体酷刑,笔者赞同傅希秋牧师的解读,是高智晟信仰的神“以各种方式刚强了他, 给他特别的恩赐,甚至使他能够成功剥离开肉体与灵魂的痛苦,让他得到内心的平静和喜乐。”

笔者曾阅读过许多法轮功学员描述在酷刑下的感受,他们也有着同样的神奇经历,靠着求助于他们信靠的神,即使被打得皮开肉绽,即使恶警几根电棒同时电击直至电池耗尽,他们的精神上也没有感受地太大的痛苦,而且其刑伤也很快痊愈。

战胜精神上的酷刑

高智晟在书中写道,虽然肉体的酷刑没有把他打倒,但他妻子耿和正在经历的苦难,他有时心痛得不能自持,当局还剥夺了他女儿上学的权利。他写道,“我以前所做的原本只是一种本能的良心反应,竟有如此没完没了的没顶灾难临到,尤其不理解并绝不接受祸及我无辜的亲人。”

他祷告神,求神原谅他生命的软弱,希望神同意他暂时放弃与中国黑暗势力的僵持,为了亲人,他从此噤声几年。但他的神很快给了他一次清晰的警告:如果违背神意,我将立即夺去你最怕失去的。这使他彻底地认识到:“这件事的如何决定在神那里是怎样的重要,而他却是全为了我们。从此后, 我就不再在这方面让当局存有一丝的幻想, 双方剩下的则只有持续而稳定的对峙。”

靠着对神的顺服,高智晟挺过了精神上的酷刑。正如何俊仁律师在此书序中对中共的正告,“中共始终要明白,他们可以打击受虐者 的身心,但不能令有信念者失去意志。”

来源:北京之春 / 吴建国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