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6

精神兴奋剂掏空国人心智与灵魂

转发此新闻:
2016里约奥运会对于中国的最大贡献,不是中国队夺金多少,不是傅园慧石破天惊喊出了人们从未喊出的「洪荒之力」,而是借着互联网的透明力量,中国队为了夺金服用兴奋剂的历史被层层揭开。包括当年威震全球、给国人无限自豪感的「马家军」,也终于在23年后被揭开教练马俊仁亲自给队员注射兴奋剂的肮脏往事。与此同时,「一块奥运金牌,3秒的自豪,等于9个贫困县一年的财政收入总和」这样一种举国体制下耗巨资给国人打精神兴奋剂的荒谬也被再度揭开。有人计算,层层选拔层层淘汰,中国每一枚奥运金牌所需成本超过了6亿元。

精神的兴奋剂则掏空了国人的心智与灵魂,很多中国人成为一个新时代的「东亚病夫」。

国际社会反兴奋剂运动,不仅仅是为了公平竞争,同时也是为了保护运动员的身体健康,否则,旨在倡导「更高,更强,更快」的健康运动,反过来就会变成危害运动员身体健康的摧残运动。但是在举国体制下,必然导致金牌至上,运动员某种程度上就成了教练和一些官员牟取私利的运动机器甚至现代奴隶。爱国主义在这里无非是某些人私欲的幌子而已。

当代中国社会其实是一个全民嗜好兴奋剂的时代,不论是物质兴奋剂还是精神兴奋剂,后者尤甚。体育和航天是给国人打精神兴奋剂的两个常规领域。

改革开放以后的中国经济其实也是打兴奋剂的结果:各地方政府通过房地产地价补贴工业地价的降低土地、劳动力和环境成本进行招商引资的模式,导致工业产能严重过剩、环境破坏与污染格外严重,2014年以来终于到了我2012年预言的「不出两年必将见底」、「中国模式必然猝死」的时候。但今天很多人还是在为此唱挽歌,说,只要房地产泡沫不破,中国就不会有希望。诸如此类。其实,再像以往「实体经济」下去,中国真的要断子绝孙了,因为环境破坏和污染会使中国绝大多数土地都不适宜耕种和生存。

中国最大的兴奋剂在思想精神领域。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爱国主义是也。王思想《中国左派文人的营利模式》可以作为一面窗口,洞见其中的奥妙:

文人作为一个依附性比较明显的阶层,其赚钱也往往要依附某个势力。

1,比较低的层次,利用民族主义赚稿费。《中国可以说不》和《中国不高兴》两本书低劣的质量,恰好符合民族主义分子口味。随后的剧情却让人大跌眼镜:策划人张小波通过这两本书赚到钱后,移民美国了。《中国不高兴》的作者宋晓军出书赚得大笔钞票后,也移民美国了。

2,比较高的层次,当国师。比如林毅夫。(大焕注:一路宣扬中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同时迎合政府需求,把中国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政府投资主导经济的凯恩斯主义国家。)

3,比较有尊严的方式,以忧国忧民赚钱,比较成功的是时寒冰。(大焕注:这个其实走的是民粹路线。)「他永远以一副忧国忧民的表情表达忧国忧民的深情,然后,他的博客文章被转载,他的书被推销,他的讲座能卖出较高价格。时寒冰鼓吹政府管制,将资源交由政府分配,这是最典型的左派论调。」

王思想认为,「总体看来,左派的营利模式风险小,收益大,远比右派成功。」

这个判断基本是对的,左派鼓吹民族主义、政府管制加上迎合民粹,左派两边讨好。可惜他们贩卖的,却不过是精神兴奋剂而已。这种精神兴奋剂除了带来吸毒一样的虚幻和快感,最大的功效就是泯灭心智,掏空灵魂,驱逐先进文明和真正为社会创造财富和价值的国家精英。

在国际问题上,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完全同构。就是主张对抗,主张抗拒世界文明。井底之蛙妄自称大,最后是遇到真问题时黔驴技穷。

在国内问题上,爱国主义一方面要求个人绝对服从权力,另一方面却又宣扬「弱者有理,多数人正确」之类民粹主义。这两个画面合在一起,却毫无违和感。结果就是权力和民粹合谋,把这个国家最有创造能力的精英群体逼到海外。比如房地产限购限贷,逼着大量资金流向海外投资。

如果说,物质的兴奋剂掏空了运动员的身体和健康,那么,精神的兴奋剂则懵逼了国人的心智与灵魂!乃至于从里到外,从肉体到精神,很多中国人成为一个新时代的「东亚病夫」,国家虽大,心智和精神全无,暴戾和无知充斥着网络,狂妄和无能同时附着于一个人的身体和灵魂。

来源:东网 / 童大焕 独立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