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8

中国为何成为骗子的天堂?

转发此新闻:
最近骗子猖獗,短短几天时间先后电信诈骗成功,并「气死」了两名风华正茂的大学生。事情闹大了,使电信诈骗成为了网络热点话题。警方迅速出击,抓获了几名犯罪嫌疑人,还有几个在逃。事实证明在实名制的当下,电信诈骗其实是可以迅速破案的。

电信诈骗全世界都有,但没有地方像中国如此肆虐、如此疯狂、如此持久、如此根深蒂固。

电信诈骗,全世界都有,但是没有一个地方像我们这样如此肆虐、如此疯狂、如此持久、如此根深蒂固。环顾我们的社会,除了电信诈骗,以高息揽存为诱饵的金融诈骗,以养生保健为噱头的医疗诈骗,以高大上为幌子的学术诈骗这些骗术都充斥在我们的生活中,令人们防不胜防。骗子无所不在,骗子无所不能。

那么,这些骗子是怎样「炼」成的呢?

第一,骗民不骗官。在中国,执政党掌控着几乎所有的社会资源,想要办成任何事情几乎是易如反掌,关键看愿意不愿意办。电信诈骗之所以这几年肆虐猖獗,就是因为绝大部分案件,骗的都是普通老百姓,难以引起有关部门足够的重视,加上取证难、办案成本高,所以最后都不了了之了。这次如果不是因为出了人命,这样的事情恐怕就如同千千万万个普通诈骗案件一样,最后都石沉大海了。

第二,公权力不作为。在现行干部管理体制下,官员如果要升职,关键是顶头上司说了算。所以官场上只唯上、只唯官的现象司空见惯。老百姓被骗了,立个案之后就没有下文了。警方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几千、上万元的小案子去兴师动众。这次在舆论的压力下,警方迅速出击抓获了几名犯罪嫌疑人。公权力只要肯去作为,电信诈骗其实是可以遏制的。如果一开始每起电信诈骗案件,警方都能够这么快地抓获嫌疑人,起到足够的震慑作用,那么这些个悲剧还会发生吗?因此公权力不重视、不作为是骗子飞扬跋扈的一个重要原因。难怪有学者质疑:为何维稳可以天罗地网,诈骗却可以畅行无阻?纳税人的钱应当往什么地方用?

第三,最大的骗子在官场。官场上的腐败分子就是最大的骗子,台上都是「孔繁森」,台下全是「王宝森」。官场上假学历、假文凭、假数据、假大空的文章满天飞,为社会上的骗子作出了榜样。社会上的骗子与官场上的骗子狼狈为奸、珠联璧合。相对于社会上的骗子,官场上的骗子危害性更大。

第四,骗术看似复杂,其实十分简单,就是大海撒网式的欺骗,重点针对三种人:太善良的、太愚蠢的、太贪婪的。

第五,骗子违法成本低。现有刑法对于诈骗罪的量刑过轻,像这两起「气死」人的案件,如果依据诈骗金额量刑,显然不足以震慑罪犯。应该考虑对造成恶劣影响的罪犯,可以适用死刑。

去年荣获「二十一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奖」的作品里,有一部小说名叫《骗子》,作者是西班牙的哈维尔?塞尔卡斯。小说主人公恩里克?马尔科经历了西班牙内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佛朗哥独裁统治和民主过渡等重要历史时期。他通过伪造历史,以纳粹暴行的见证人、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和反抗佛朗哥独裁统治的斗争者等身份大肆宣传自己的「英雄事迹」,社会地位也扶摇直上。然而,就在他如日中天的时候,他的谎言被彻底揭穿,从一位平民英雄瞬间沦落成爱慕虚荣的骗子。主人公的弥天大谎只是小说的表面题目,作者着意谈论的是被炒作的历史回忆以及隐藏在人性深处的见不得人的东西。

回过头来,看看我们这个社会,骗子是怎样「炼」成的,恐怕也能够从中得到许多反思。公权力不能去造假,否则上行下效,骗子就会如鱼得水。公权力不能不去作为,否则骗子横行霸道,社会风气败坏,最终倒霉的肯定是普通老百姓。

骗子不可怕,产生骗子的土壤和环境总不改变,这才是最可怕的。只要官场上只唯上、只唯官的体制继续存在,确保广大人民群众利益之类的说法,就永远是一个美丽的传说。

来源:东方日报 / 老徐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