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2

胡志伟披露李波被绑内情:头疼得爆炸,招就吃解药 (视频 / 图)

转发此新闻:
香港铜锣湾书店五人去年1012月陆续失踪的事件,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和震惊。除书店母公司巨流传媒的老板桂民海仍被中国内地扣押外,其他涉案者数月后都相继获得所谓的“取保候审”。不过,书店店长林荣基今年6月中旬返港向警方销案几天后,未按要求返回内地,并突然召开记者会,踢爆在内地被控制8个月的真相。但是,围绕铜锣湾书店失踪事件的焦点,仍是书店股东之一的李波究竟是如何在回乡证及证件仍在家中的情况下,从香港境内失踪的。
港媒连日来大篇幅报道李波返回但离开香港情况

尽管外界质疑李波是被人强行掳至中国大陆,但仍未获得真正自由的李波却矢口否认,仅称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偷渡回内地的。不过,林荣基向媒体证实,在6月返港后和李波的见面交谈中,李波表示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去到内地的。
此外,与李波是多年朋友的香港作家胡志伟,在7月下旬出版的香港前哨杂志2016年第8期中,发表“李波与友聊天透露铜锣湾书店案真相”的长文,详述在李波返港后与他电话及会面交谈的情况,披露李波被绑架的一些内幕。
笔名“郑义”的多产作家胡志伟的几十本书都是由李波的出版公司出版,胡志伟的太太也是李波公司的职员。胡志伟本人在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去年10月下旬失踪后,曾协助李波打理书店的日常营业几个月。胡志伟7月下旬接受了美国之音电视专访,讲述了有关李波失踪的相关情况。

此后,记者曾致电李波,询问他对胡志伟前哨杂志长文的回应,李波表示不接受采访。记者随后致电李波的妻子蔡嘉苹,她表示没有看到胡志伟的文章,记者可以打电话向她先生询问。她补充说,不是很信任胡志伟这个人,所以没有找来看这篇文章。
记者随后再次致电李波手机并留言,希望能听取他的回应。稍后,李波给记者发来短信称,“胡志伟所说关于我的一切全属他个人杜撰创作,从未知会过我便把他的话塞到我嘴里,其可信度是零”。以下是记者对胡志伟电视专访的第一部分的内容:
胡志伟:56号,他(李波)第4次回香港。我因为从他失踪以后,每天打电话到他手机,早晚各一次,就那么打了几个月,打了4个多月,大概打了200多次,但都是录音,有几次还是大陆的录音。后来好像把手机还给了他,但录音不让他听。都是录音“我是李波,我现在不能接你电话,请留下你的电话号码,我会回覆” 。但从来就没有覆过机。
到了56号,早上我打去,结果他听了。我说,你回来了?他说,对,回来了。我说你是第4次了。他说这次回来4天,还要回去。我就在电话里跟他聊了大约40分钟。我一开始问他,他们有没有打你。他说打是没有打。第一天抓回去的时候,1230号,非常凶悍。他说,跟他接触审问他的人不超过5个。就在一个大院里,那个大院大概有几百平方米,有几十个人侍候,后勤的、煮饭的、警卫的。真正审讯他的人不到5个。我问他,他说,打是没有打,但有吃一种中药,吃了头疼得要爆炸。他说你不招,就给你痛死,你招了就给你吃解药,吃解药就不疼了。
我问他,你现在的身份是什么。他说,他的身份是证人。我说,证人应该可以随便上街买东西吧?他说,4张信用卡都给收掉了。那我说,证人没有权利上街买东西,还要把信用卡收掉,你全军覆没了。他说,全军覆没还不至于,还有一张联通卡,因为不同的地方使用不同的卡,是为了方便才买了4种卡。他说,每个卡大概有几千块,他说是为了方便。全军覆没还不至于。我前几次回来是为了拿钱的。因为信用卡不还给他,他那里的使费,使用的钱都要回香港去拿。
到了67号,我再电话给他,又打通了,早晚早晚的打。我说那是你第5次回来。他说这次可以住20天,27号回去。我说那我不跟你电话谈了,我到你公司来。他跟我约了时间。我是610号去的。610号下午去他公司。610号我就单刀直入问他了。

我就说,你光天化日之下,你为什么不反抗。他说,怎么反抗,9个彪形大汉,都是6尺以上的,18以上的。我怎么反抗,反抗连命都没有。
他说,他们跟他讲过,如果你不合作的话,你一辈子就活在恐怖之中,你逃到天涯海角都要追上你,还举了俞强声(中国国安部叛逃美国高级特工、中共政治局常委俞正声的哥哥)为例子。
后来到616号我又去了一次。610号我主要是问他,你这个铜锣湾书店现在谁付租。电话里他跟我说是姑爷仔(陈先生)付的,但我不相信。姑爷仔是个很小气的人,一毛不拔,黑社会呀。后来他承认是他付的。我说,荒唐不荒唐,一个月39是你付的,锁是他锁起来,对外他自称店长。警察说他是这个店的主人,可是坐牢是你们5个人坐的。书,我就问他书都哪里去了。记者用闪光灯拍,(书店)里面是空的。我问他仓库呢,仓库还有20多万本呢?他说仓库也没有书了。我问他这个书是不是运到造纸厂去,因为附近有个造纸厂的收购站,专门把大厦里的废纸收购去的。他说不是,是运到深圳去销毁的。
记者:您详细讲一下他是怎样跟你透露当时他如何在仓库被带走的呢?
胡志伟:他说打电话来。他说有一个陌生的客人,要买十几种书,开了书单来,他找了书以后打发我老婆先走。因为那天全是黑社会(陈先生)指挥的,那黑社会下午2点钟就到铜锣湾书店,那个人平时很少来,一个礼拜来一次,到一到就走的。他那天来坐了一个下午,坐到下午10点才走,坐了8个多小时。他坐下来的之后发生很多事。有人要跟他(陈先生)打架,反正就是在作戏,都是黑社会。有人要来买一本林彪,林彪密函蒋介石,书架上买完了,我说仓库里还有。后来我打给我老婆说,你收工的时候带一本过来。旁边有几个买客,他们就怕吃亏了,林彪密函蒋介石他们也要。那我说那你多带几本来,结果她带来10来本,还有其他书。
当时李波收到一个电话。李波说,你(胡志伟太太)先送到铜锣湾书店,我跟着就来,我还有一件事要做,做完就来。所以,我老婆540分走的,李波大概是545分走的(离开仓库)。因为后来重案组叫我的老婆去看监视带,重案组找不出来,看到眼都花,我老婆在第二个下午找到的,是他在545分走的。他背了个书包,在货梯上下去的,不是客梯。那天下午那个黑社会(陈先生)就指挥。黑社会在那儿呢,一会儿就来了一个秃头的,跑进来找李波,他们就是踩盘子。我说李波不在,李波不来这里的。我说你要找,有一个陈先生在你可以找。他进来以后就跟他(陈先生)吵起来。我在门口照顾客人,因为客人很多,我照顾客人,他们一个人一买就买十几二十本了。我一走了,客人找不到书就走了。所以我在门口。
他(陈先生)说,过来, 这个家伙(秃头)无礼,这么没礼貌坐在你的位置,翻你的抽屉看你的东西,翻你桌面上的文件。我告诉他不要翻,他说你是谁。你(胡志伟)告诉他(秃头)我是谁。我说,这位陈先生是现在书店的店长。那个人(秃头)和缓了一些。后来我回到门口照顾客人的时候,两个人差点又打起来,说店长有什么了不起,又吵起来之后,后来把他(秃头)推出去。那个人年纪大一点,不能跟他打架,这其实是他们在做戏的,其实都是一伙的。
记者:那香港警方请您太太去看仓库的那个监视录像,但有没有视频、照片证明李波被人带走?
胡志伟:李波是在街上。他们说是在小巴车站,其实是记者瞎说。他说是柴湾一条偏僻的街道。
记者:他怎么去走那个偏僻的道路呢?
胡志伟:人家约他在偏僻的街道。我说你怎么这么傻呀,那时候已经545分,天已经快黑了。他说我怎么知道会有人来绑我,我知道我就不去了嘛。现在讲就已经没有用了嘛。
那天在跟黑社会(陈先生)讲,黑社会要卖教科书,他说我们以后卖教科书,照你说卖1020万一天。黑社会(陈先生)那天跟我说,好,你叫李先生来吃个饭。你来了两个月我还没请你吃过饭,打给了李波,李波说我有点事,我暂时来不了,我做完了再来。他说你7点多完了就来。到了7点半的时候,李太,舒菲呀,就是蔡嘉萍来电话,说李波每天都会7点来吃饭的,今天没回来,打电话给他都是录音,到底是什么事。那个姑爷仔(黑社会陈先生)也说,我们也请他来吃饭,我们要到附近菜馆吃饭商量事情。到了820分,蔡嘉萍又打过电话来说李波没回来。那黑社会(陈先生)跟我讲,那这顿饭吃不成了,明天再吃吧。你回去吧。我就收工了。那个女孩子呢陪他到10点。
我回到家里,蔡嘉萍打电话来,大概9点多,她说叫那个二楼的,他们(李波仓库)在十楼,二楼有个印刷厂,叫彩龙印刷厂的那个女老板是舒菲(李波太太)的同乡。他们的书都是在那儿印的。她(李太太)怀疑李波太累了,三个地方走了,书店、仓库、办公室都走了,可能晕倒了,叫说教二楼的女老板,刘小姐,印刷厂的女老板,她们福建同乡会的老乡,到二楼按铃。结果按铃呢没有人答覆。她(李波太太)说会不会晕倒。可是钥匙呢有两把,一把在李波,一把在我老婆。她说能不能叫你老婆出来,开门进去看看他是不是晕倒了。我老婆回来已经10点半了。一开门进去,没有人。但是舒菲打开电脑看看,他临走打过一份书单,是十几书的书单,包括那本中央军委大洗牌,切掉了。
到了10点半她(李波太太)打来的时候呢,声音已经很悲惨的,好像在哭一样,说李波可能出事了。到第二天清早7点钟我打电话去,她出去了,到8点多那菲佣告诉我,先生(李波)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8点多她(李太太)回来了,她说,李波出了事了。这以后呢,她跟我讲,只要李波能回来,她什么也不要了。所以,后来姑爷仔(黑社会陈先生 )就钻了空子,把他(李波)的书扔掉了,再向共产党邀功领赏。所以这件事情都是黑社会出的主意,说如果你把书扔掉了,把书送回给共产党了,销毁了,你老公就能放出来。
记者:李波跟你透露说是谁约他出来跟他送书、见面呀?
胡志伟:首先是打电话到那个办公室,舒菲(李波太太)不一定每天都在的,外面应酬很多,有时上午到一到,下午肯定不在的。那里没人接电话,他(黑社会陈先生)就到书店来,守了一下午。书店李波也没有来,那就认定他在仓库了。所以,后来补书什么呀那些都是他(陈先生)的计策,一叫补书就知道李波在那里,然后那批人,9个人就在柴湾下手。
他(李波) 说是有一个不认识的陌生客人,订了十几本书,都是很敏感的书,例如中央军委大洗牌那些,他就配了那点书,一本本抽出来,放在袋里面,下去,他们约在一个很偏僻的地点。我后来问他,我说是不是陈XX的大飞(快艇),他说不是海上去的。我说那有人说是做直升机的,他说不是不是,那我说,是不是解放军的军车?他说你不要问了。我说,你身上没有回乡证你怎么能够过境呢?他说他们都肯定有办法的了。你还要问吗?他们肯定有办法的。那大概就是解放军的军车了。
那个姑爷仔(黑社会陈先生)从头到底坐镇在书店遥控,知道你不在办公室,知道你在柴湾(仓库),认定你一个地方,就通知那9个人在柴湾抓他。柴湾是一个很偏僻的地方。
记者:后来他(李波)有没有透露讯问他的情况?
胡志伟:他说这样,一共有5个人。我说,博讯上刘路写的文章说是公安部第9局,他说不是,他说,据我了解是彭办,我还故意问他,什么是彭办,他说彭丽媛办公室。我跟他讲有一本书叫中央军委大洗牌,是在201411月出版的,写那个中央军委7大军区改制改成5大战区嘛。中央军委一开会,政治局一开会,没几天,香港就出版了这本书,正式公布是20162月份,提前了15个月,所以他们很吃惊,我们刚开会香港就已经出了书了,消息怎么这么灵通。后来就查,香港这个书是哪里出版的,查到出版社的持牌人是桂民海。最后感觉到泰国的环境最好,所以在泰国家里把他弄走了。所以呢其他三个人陪绑的,那三个人知道什么呢。一个是肥波(吕波),一个阿平,两个搬运工,还有林荣基。其实他们是要打听那些书是谁写的,是周永康的残渣余孽,还是王立军的部下,还是刘云山的部下,但这三个人根本不知道,所以最后也把李波拿回去。李波可能知道多一点,但也未必全知道。我问他中央军委大洗牌谁写的,他说也不知道,他说是阿海出的嘛。
我在第二次,610号问他,我说外面传说你在北京,说是北京公安的一个别墅里面。还有人说在上海、广州、深圳,他说哪里都不是,是在浙江。我说浙江那就是宁波,阿海的故乡。因为这个案件要飞来飞去调查,他们的调查必须有一个总预算的,你这个飞机票用的越多,他们分的钱越少,共产党会打算盘嘛,所以把两个案在一起。既然桂民海在宁波,那就把两个案件,碾死人、潜逃跟印书、寄书两个案子一起查。
记者:那你最近有跟李波接触吗?
胡志伟:他是627日回去的。(回内地?)对20天,他说7月份才回来。我问他,你是要放弃英国国籍,是真的吗?他说你相信吗?我说我当然不相信了。他说我在他们手里,我能怎么样,他叫我讲什么我就讲什么。你是不是有个剧本写好叫你背出来,演练几遍OKPass通过以后再剪辑,他说是呀是呀。
记者:那从616日后再也没见到李波?
胡志伟:他还没回来,我估计还要到7月底了。
记者:那他回来,他太太是要过去吗?
胡志伟:头两次,是他回来他老婆在那里当人质。到了第三次,他是跟老婆一起回来的。以后就是姑爷仔(黑社会陈先生)接他,进进出出。
还有一件事,他(陈先生)把电脑拿上去了。原本书店有一个文件夹,里面有三百多张客户资料。那天11月十几号,我叫他(李波)拿走,我说这些客户资料,这种敏感东西你拿走。他说放在这里吧。那个文件夹,有电话、有地址、有电邮、有姓名。610号我就问他了,那文件夹呢,是不是姑爷仔上去邀功请赏了,他说还要那个文件夹吗?我的电脑都给他拿上去了。所以,我估计在2月份已经拿上去了。

注:
(一)采访中胡志伟所提到的“黑社会”、“姑爷仔”、“陈先生”都是指同一人。据港媒证实,陈先生是佐敦一间大型桑拿董事兼大股东。陈先生201511月,即李波失踪前约两个月,主动与李波达成协议,每月以数万元承包经营书店,为期半年。后曾陪伴李波几次返回香港并回到内地。
()姑爷仔:广东话,靠女人赚钱的男人。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