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9

大抓捕 恶把戏

转发此新闻:
八月四日,中共天津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重判民权律师周世锋七年监禁。周世锋曾代表三鹿毒奶粉冤民兴讼,曾为艾未未、伊力哈木等民权运动者求公道,曾给贫民法律指引,又曾助小民陈勇状告云南大理贪官。假如贪官受惩,贫民以法抗官,民权得伸,民冤得雪,中共政权颠覆,的确就在指顾之间。然则周世锋颠覆国家政权之罪,一点都不冤枉。

民权律师周世锋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成判囚7

《水窗春呓》卷上载:清末重臣曾国藩在徽州,容许匿名投书告密,一时诬告歪风大起。有讼师不以为然,就写了几十封匿名告密书,「皆痛詈文正者(无一不是痛诋曾国藩)」。曾国藩总算是个明白人,第二天就撤回告密令。

又《刀笔菁华.讼师恶禀菁华》载:清代杭州著名讼师诸福宝见土豪飞山虎纵马践农田,农妇上前理论,竟给飞山虎一脚踢死。飞山虎掷下十两纹银,扬长自去。诸福宝一腔义愤,代那农妇丈夫草状词说:「夫身有纹银十两,已可踢死一人;若家有黄金万镒,便将尽屠杭城?」他请有司「上伸国法,下顺民情」。状词一上,即获准理,飞山虎国法难逃,杭州民无不称快。

旧中国的律师,可以「守正不阿,以三寸毛锥子,鸣不平于人间」,较诸新中国律师,幸运得多了。

去年七月九日开始,中共大举拘捕民权人士,除了周世锋,他的同事王宇、李殊云、王金璋、黄立群,以及其他民权律师,数以百计,先后被捕。有丈夫、儿子都受株连者,如王宇;有母死不得送葬者,如谢燕益;有「保释候审」者,声销迹匿,全家电话遭监听,曾借他人电话找朋友,却恐惧得语无伦次,如李殊云者。当然,他们被捕之后,都一律「惭愧忏悔」:愧对党国人民,悔受西方所谓普世原则影响,悔听境外势力指使,悔为颜色革命宣传等等。总之,今天律师求「上伸国法,下顺民情」,就是罪无可逭。

所以,709大抓捕至今未了。任全牛律师为受屈同事赵威奔走,上月八日被捕,罪名是「网上造谣」。全国律师,现在应该懂得明哲保身。不过,还有律师如高承才者,继续民权事业。他说:「我们随时会被官家侵犯,十分担心。无论如何,我们没有违法,做事光明磊落。」中共大概不知道,人间毕竟还有「义无反顾」这回事。

中共国务院最近招标,要聘请境外势力「讲好中国故事」,已有凯旋(Ketchum)、奥美(Ogilvy)、爱德曼(Edelman)等五家国际公关公司应征。不过,纵使中共买得千百境外势力合唱颂歌,都抵不上国际特赦组织本月四日一篇新闻稿:「中国政府必须停止冷酷压迫民权律师以及民权运动者。审判周世锋等,无非政治把戏。被告未上法庭,法庭已有定谳,何公正之有」中共大概也不知道,事实胜宣传百倍。

来源:苹果日报 / 古德明 专栏作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