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8

中共的“脱贫论”基本上就是“猪民论“

转发此新闻:
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不公不义

201678日,习近平召请一批经济学家和实业家开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711日,网上出现一份点击率较高的上海退休工人孙宝强写的《致上海企业退休工人的一封信》。信件说,因为企业事业退休双轨制问题,上海退休工人到中南海请愿。

中国是个声称工人阶级为领导阶级的人民共和国,但跟干部比,工人只能算劣等人民。一个例子是,干部的退休金要比工人高几倍甚至几十倍,干部们如此高的退休金既让工人们羡慕,也让工人们愤愤不平。但平时,他们忍了。这一次,为什么工人们不干了呢?原来是上海的干部们在“并轨”这一改革名号下,玩了一次“厚颜无耻的‘假并轨’”。

按照新规,上海退休工人退休金大约可以按照人均养老金2200元的2.5%增加,人均增加约55元,而作为干部的公务退休人员则按平均养老金6000元的4.5%增加,人均增加达270元。仅此一项公务退休人员就比企退人员高出215元,差出5倍之多!这就是在“改革”大旗下,干部这个既得利益集团利用垄断性的没有制约的“制定规矩的权力”,将原本已经巨大的干部与工人养老金代沟继续拉大,让中国经济成长带来的实惠大部装入权贵口袋,最后给老百姓留出一杯残羹的经典故事之一。

借助这种不公不义的强盗式的权贵资本主义,中国现在成了世界经济巨人。对内,四通八达的高速铁路网成了中国经济巨富的象征,对外,中国钱让英国这样的老牌资本主义都要跪下磕头。

王毅在全球媒体面前“扬国威”的发飙,中共体制官僚的“脱贫论”基本上就是“猪民论“

外交部长王毅在加拿大发飙,斥责提问的外国记者使出的就是中国经济牌,他说:“你了解中国吗?你去过中国吗?你知道中国从一个一穷二白的面貌,一个把6亿以上的人摆脱了贫困吗?你知道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人均8000美元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吗?”

共产党体制及其这个体制熏陶出来的官僚们有一种对人的尊严、自由、平等和社会正义这套术语及其价值体系注定为敌的本能,这些官僚们的父辈通过枪杆子颠覆合法政权之后,抢来了一种“历史合法性”,现在,他们最能拿的出手的“合法性”王牌就是王毅的“脱贫论”

2012年习近平先生上台演讲词时说出的也是这种“脱贫论”,只是习先生的修辞较雅,语气中丝毫没有王毅那种咄咄逼人和粗俗霸道的新贵味道。习先生是这样说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什么是人民向往的美好生活呢?“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着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

无论是习先生遣词优雅的就职演讲,还是王毅在全球媒体面前“扬国威”的发飙,中共体制官僚的“脱贫论”基本上就是“猪民论”,在他们看来,只要治下百姓有饭吃,就说明中共治理成功,并拥有了不可挑战的合法性。

王毅说的“人均8000美元”并不是毛泽东时代亩产万斤式的经济谎言,在 这方面,今天中共的“猪民论”与毛泽东时代的是有不同,至少,王毅发飙时代的猪民生活水平已经明显改善,甚至可以向往习先生指出的“美好生活”,但当代猪民们仍然无法甩脱毛泽东时代猪民的命运:没有尊严,没有权利,没有自由,任凭权力宰割。

雷洋死后整死他的警察在央视将他嫖娼、打飞机、咬伤民警,数次逃逸的事广而告之

长沙60岁妇人龚雪辉在一次突如其来的强拆中被活埋,北京青年才俊雷洋出门接亲人一个小时内瞬间死亡,这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最近发生的两起奇案。龚雪辉在强拆现场失踪,儿女遍寻无果,最后发现,她被埋葬在推土机压倒的残垣断壁中。如果没有人均8000美元和全球第二大经济的事实,龚雪辉确实盖不起这幢房子,但现在,政府先以经济的名义拆掉了她的房子,然后瞬间拿走了她的老命。

龚雪辉的房子被强拆,她被埋葬在推土机压倒的残垣断壁中。

雷洋突然在警察的眼皮底下神秘死亡后,他的人生惨剧还没有因此结束。生前人生的最辉煌最荣耀时刻都没有机会上过党媒央视的雷洋,死后托整死他的警察们的“福”上了一回电视:警察在央视将他嫖娼、打飞机、咬伤民警,数次逃逸的事广而告之,然后试图让老百姓相信,这个青年才俊目中没有国法,个人道德败坏,背叛妻子,最后死得轻于鸿毛。

清华教授秦晖先生说,猪生存着,只是人们需要它生存,人们一旦要杀它,它就不能生存,所以,猪没有生存权。并不是我们生存着、甚至生活得很滋润,就有生存的。例如唐朝的杨贵妃生活得很滋润吧?但她能够生存是因为唐玄宗让她生存,一旦到了马嵬坡,唐玄宗不让她生存,她就不能生存了。因此她“生存着”,哪怕生活得很滋润,但仍然没有生存权。所谓“得不到保证”不是说我们现在不生存,而是我们的生存取决于别人的意志,非自己的意志。

来源:《内幕》陈小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