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9

炎黄春秋争夺战的弦外之音

转发此新闻:
七月十四日,素有中共高层斗争风向标之称的党内民主派舆论阵地《炎黄春秋》月刊,突然收到了一份由其挂靠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发来的人事任免通知。据此通知,该杂志重要职务全部为中国艺术研究院派来的人所取代。这一纸通知,意味着原社长杜导正、副社长胡德华和总编辑徐庆全悉数被撤换之后,素以大胆直言、敢说真话的《炎黄春秋》终于被当局干掉了。

《炎黄春秋》伴随着中共江、胡、习三代执政集团一路风风雨雨走来,今天才算真正遇到最凶狠的杀手。

二00八年十一月,由于《炎黄春秋》多次刊登涉及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文章,前任党魁江泽民担心其地位动摇,影响力被削弱,故指示时任政治局常委的李长春予以严肃处置。当时整肃的借口是:该杂志主要人员的年龄过大,应劝其退休。幸亏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胡锦涛及时干预,曾担任过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的杜导正才得以保留住社长位置。

在度过了这一曾令海内外舆论界为之侧目的「退休事件」危机之后,命运多舛的《炎黄春秋》又曾于二00九年五月到二0一三年一月之间,先后三次历经了被当局关闭网站的风波。前两次仅只是暂时「被休克」而已;而最后的一次,则竟遭到国家工信部正式下令予以注销的制裁。

醉翁之意不在酒

伴随着中共江、胡、习三代执政集团一路风风雨雨走来的《炎黄春秋》,今天才算真正遇到最凶狠的杀手。

此事件之所以性质重大严峻,概其原因并非事件本身,而在于它具有以下弦外之音。

  一、在打败了意欲发动政变抢班夺权的原教旨毛主义旗帜性人物薄熙来,并利用刘少奇之子刘源上将肃清了军队高层的前朝大佬之后,成功全面掌权的红二代这个利益集团,不仅将坊间盛传已久的内部分裂的各种传说证实了,而且更暴露出了他们中由习近平所代表的这一股政治势力已在分裂中胜出,而先前被巧妙逼退出局的刘源所代表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派,以及期望重走胡耀邦、赵紫阳改开道路的胡德华兄弟等人却被边缘化。

  二、在传统纸媒市场急遽萎缩的今天,《炎黄春秋》竟还能拥有近二十万常年订户与百万之多忠实读者,这既充分说明了中共党内想要实现宪政民主、推动政治与经济全面改革的那些退休高官拥有广泛且强大的民意基础与影响力;另一方面也说明了《炎黄春秋》确实起到了开启民智、引领变革之思潮的舆论平台作用;而它今次被习近平所彻底绞杀,说明了中共体制内残存的自由主义势力,党内民主派力量,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

  曾给鲍彤当过政治秘书的该杂志执行主编吴伟先生在接受采访中说:「要是《炎黄春秋》停刊的话,党内的改革力量就没有了一个声音。」同时,他还不无忧虑地表示:「这个事能发生,反映出中国的政治环境已经发生重大变化。」

  三、通过习近平近期不遗余力地管制言论、频频出手扫荡网络新媒体的一系列举动,比如抢夺《炎黄春秋》杂志这一事件;还有临近八一建军节前,他以中央军委主席和军委联指总指挥的身份,给其亲手提拔的一批将军授权之事件,我们可看出:

  由习近平所代表的中共政权正在加速向极右方向转舵。而肆无忌惮揽权的习近平本人,则通过制造一个又一个打破党内权力平衡的高风险政治事件,向世人显示出了高度个人独裁倾向。在干倒了所有对手,屏蔽了所有杂音之后,他终于可像「男儿」普京那样环顾中国的江山了。

  然而,在被互联网科技文明变得越来越开放的后威权时代,终日瞎折腾的习近平的中国梦,最终将会是一枕黄粱。正如站在《炎黄春秋》办公室大门口,无视身边便衣警察的杂志社副社长胡德华面对外媒记者们的摄像头和麦克风所说的那样:

  「中国有一句老话:兔子急了也咬人。」


来源:动向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