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2

廉政账户本质是不想真反腐

转发此新闻:
贵州省纪委监察厅近日发布公告,撤销「中国共产党贵州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廉政账户,要求党员当面拒收礼金,否则以违纪处理。而据媒体梳理,自2001年以来,全国31个省区市中至少有17个省级纪委设立过廉政账户,目前已经有6个省份公开宣布予以撤销。

廉政账户的作用有限,实则成了腐败分子的一个廉政秀道具。

撤销廉政账户的原因,是因为其作用有限,实则成了腐败分子的一个廉政秀道具。不是说没人往账户里转账汇款,比如江西账户2016年一季度进账929万元,河南2011年设立后一年多收到7207.18万元。但这些钱,还不及很多腐败分子受贿索贿的零头。有的腐败分子受贿,靠得住的就留下,有所怀疑的就上缴廉政账户;有的腐败分子可能受贿1000万元而给廉政账户转账10万元;还有腐败分子平时不烧香,一听说要接受组织谈话,马上就把廉政账户用起来。

设立廉政账户的初衷,是要反腐倡廉,但客观效果是给了腐败分子一块遮羞布,廉政账户成了腐败的一把保护伞。有了它,腐败分子受贿索贿更安心、更放心了,受贿索贿之后吃得下、睡得安了。

廉政账户这种荒腔走板的东西,官方似乎要经过实践检验才发现其行不通,其实人民群众一开始就深知它的荒谬。一开始,人民就知道它是一场「秀」,装模作样。那时候,中国盛行各种反腐秀,什么廉政教育基地、组织官员进监狱参观、纪委与官太太们签订廉政责任书,甚至要求小学生监察他们当官的爸爸妈妈。人民群众都知道那是瞎胡闹,只有官方装出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人民群众从常识出发,觉得这样反腐无意义,但个别官员辩解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既然没有办法,那就干脆什么也别干,可他们偏偏想些「没有办法的办法」,从逻辑上推而论之,就只能是骗人。

是不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呢?当然不是,我们只能说,他们并不真的想反腐败。在内心深处,他们一直在为官员腐败辩护。设立廉政账户的逻辑起点,是很多官员认为,官员受贿很多时候也是被强加的,不跳进污泥浊水会受到排斥和打击报复。这样一来,腐败官员就成了腐败风气的受害者。设立廉政账户,就是要让官员「不得不」受贿之后偷偷地将赃款上缴。这种逻辑,是腐败官员的鸦片烟,使他们腐败之后十分地受用,甚至有一种受害者才有的被世界严重亏欠的奇异心态。

中国廉政秀盛行于江泽民、胡锦涛时代,他们一边高呼反腐倡廉的口号,一边半心半意地采取反腐措施,本质只是反对「腐败过火」。每个官方都有问题,所以大家不想过于认真。半心半意反腐,其实也是给自己一个「便宜行事」的机会,就是有机会自己也捞它几票。

今天看来,在中国反腐的确需要雄才大略,需要方向选择、魄力和勇气。反腐不可无「顶层设计」,要推动中国的政治民主化。作出国家的方向选择之后,领导人还需要付诸实施的能力与魄力。江泽民、胡锦涛不敢立即推动中国民主,结果在反腐上陷入进退两难。也不排除他们还有混水摸鱼的想法,当然没有证据表明他们本人受贿索贿,但其家族从腐败中得到大量好处,恐怕他们也心中有数。

廉政账户作为一种反腐秀,要害是自欺欺人。自欺是为了麻醉自己,逃避政治上的责任与来自社会的压力。欺人就是麻痹人民群众,让人民群众觉得他们在反腐方面动了很多脑筋、想了许多办法、扎扎实实地做了很多工作。欺人更是他们觉得人民智商低,可以把13亿中国人当傻儿哄。但人民不是傻儿,他们是中国政治秀场的欣赏者和评判者。正如《三国演义》开篇《临江仙》词大意,浪花淘尽英雄,唯有白发渔樵笑谈中。

不是反腐没有好办法,而是当权者想不想使出真手段。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