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3

专制只许一言堂 炎黄春秋上绝路

转发此新闻:
内地当局进一步收紧言论控制,不顾承诺与契约,强行更换著名政治刊物《炎黄春秋》月刊的负责人,从而导致该杂志停刊的消息,在国外闹得沸沸扬扬,但在国内却静悄悄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遂连风吹草动即上纲上线的「五毛党」亦被蒙在鼓里,施展不出奇技淫巧。

著名政治刊物《炎黄春秋》停刊,在国外闹得沸沸扬扬,但在国内却静悄悄的。

网络上近日流传一段短短几分钟的视频,画面里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华愤愤不平地手执一本《炎黄春秋》杂志,与一名阻拦记者进入编辑部的蓝衣大汉理论:「炎黄春秋的所有员工都在这,看到嘛?你是干什么的?你跟炎黄春秋有什么关系?我是炎黄春秋的副社长胡德华!你说,你是谁?」

尽管胡德华火冒三丈,但大汉就是不理不睬,一副流氓的嘴脸,令胡德华更见气愤。外人看见这一幕,多少有秀才遇着兵的尴尬和感叹。这名身份不明的大汉所象征或代表的横蛮,一方面体现在《炎黄春秋》创办人兼社长杜导正等,迄今仍坚持以两年前与中国艺术研究院所签署白纸黑字的协议,以文明和法律的手法据理力争但毫无效果,而后者之所以能够「说了不算,写了也不算」,如此嚣张,背后还有文化部以及最高领导层为其横蛮撑腰和背书。

胡德华接受境外媒体访问时感叹,炎黄春秋的处境,不是由杂志社自己能够作决的,要看法律介入及公正的态度。他语带相关,「话里有话」地说:「彭德怀、习仲勋、刘少奇都输了,彭大将军都能输,我们有什么不可能输的呢?」论横蛮和非理性,谁个能及文革时期的毛泽东?而彭德怀、习仲勋和刘少奇当年的对手是谁?正是毛泽东,那么,眼前《炎黄春秋》被逼上绝路,其背后的真正对手又是谁呢?

对此,胡德华既然没有点明,外界也就不得而知。不过,他对法律公正的指望,对「办得不错」的《炎黄春秋》继续如常办下去的希冀,大概可以幻灭了。可不是么?胡德华话音刚落,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便作出民事裁定,声明不受理炎黄春秋杂志就毁约问题向中国艺术研究院所作出的诉讼。

对于内地当局一步一步压制言论自由的做法,假如还有什么悬念的话,不妨回顾一下《炎黄春秋》近年的新年联谊会的变迁。二零一三年的联谊会上,老人家聚首一堂,对于刚于二零一二年秋天上台的新的中央领导人充满期待,乐观地提出了「宪政」的改革构想,有些则在讨论改革应该碎步前行?是中步前进?还是大踏步往前走呢?不料,老人们宪政改革的上书随即被全面封杀,成为敏感词。那一幕,该是多么的令人尴尬。

紧接下来的二零一四年新春联谊会,眼看言论空间越来越窄,连什么「七不讲」也出来以后,与会老人的情绪与期望已大不如前。及至最近两年,当局居然禁止《炎黄春秋》举办新春联谊会,连牢骚都不能发了,政治上的寒风凛冽,于此可见一斑。到了上个月,当局公然违背白纸黑字的契约与承诺,令致《炎黄春秋》停刊,其「一言堂」的专制程度,已昭然若揭。

来源:东网 / 郭大眼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胡德华加油,炎黄是你们一手创立的,这是明抢了,跟土匪有啥好说的,拿起武器跟他们干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