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0

刘亚洲曝谷俊山送女儿给徐才厚享用 两人云雨 谷在屋外等候

转发此新闻:
刘亚洲上将上个月在国防大学发表讲话,而讲话全文从军队内部网站外传(全文见后)。刘亚洲讲话称:“习主席高瞻远瞩,讲血性,提出了解放军要有血性的问题。这个问题提得太好了,而且是提到了我们的心坎上”。

这次讲话最劲爆的是披露了徐才厚不为人知的内幕。他称徐才厚是最没骨头的人,开始非常谨慎怕事。但后来逐渐发生变化。他称徐才厚是:“徐才厚是在谷俊山暴风骤雨般的打击下投降”。

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左)、前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

他称:“他(谷俊山)给徐才厚献了女歌星、献了女演员、献了女服务员,这还不算,他居然把自己的女儿献给了徐才厚。更令我感到‘敬佩’的是,徐才厚和他女儿在里面巫山云雨的时候,谷俊山就在外屋坐着”。

刘亚洲在讲话最后提到中美关系,他说:“中国现在已经是老二了,美国历来是有打老二的传统。从1871年美国GDP世界第一之后,它总是要打老二的。它盯上了中国,就像当年它盯上苏联一样。”

刘亚洲

刘亚洲的岳父李先念曾是中国国家主席。刘亚洲的弟弟刘亚伟近期发表谈话,谈核泄漏的风险。

以下是刘亚洲讲话全文:

我早就讲过这两句话:思想看不见,摸不着,但是思想是最性感的器官,只有思想才能造成伤口,也只有在伤口处才能长出思想;有思想的人,在这个时代,或者说在任何时代,都注定是少数。

我们缺乏鲜活的思想。撒切尔夫人曾说:你不要担心中国,因为中国只能出口玩具、计算机和电视机,不能出口思想。这句话很重啊!

做学问,不要光想当官。古人讲过一句话:要当官就要封侯,要当到封疆大吏。至于什么县长、州长不过是一场空忙。

我们的教员、研究人员有没有以下几种状况:在强权面前说软话,在领导面前说谀话,在群众面前说大话,在朋友面前说空话,在妻子面前说假话,在死神面前最后说真话。

习主席高瞻远瞩,讲血性,提出了解放军要有血性的问题。这个问题提得太好了,而且是提到了我们的心坎上。我们解放军,我们的人民,我们的民族,我们国防大学,我们国防大学的教员,最缺少的就是血性。

我是特别不能看纪念或悼念南京大屠杀。三十万人!我在军委扩大会上讲:日本人在南京杀了三十万中国人,老老实实地被它杀掉。我说,三十万头猪它日本人在南京能不能杀掉?我看不能。怎么了?我们的民族怎么了?去年昆明火车站的惨案,几个维族暴徒在那里肆虐,后来我到云南看了那段录像。那么多人,作鸟兽散。一个小店主把(卷闸)门拉下来,里面藏了二百多个男人,后来还介绍他的英勇事迹。昆明事件后,网上介绍最多的是什么?逃生技巧。跑啊!逃啊!

年轻人,你们都要有骨气,要有骨头,骨头对做学问的人来讲特别重要。人人都有骨头,这个指的是身体。骨头未必人人都有,这个指的是灵魂。如果灵魂没有骨头,只剩下肉体的骨头,那就是贱骨头,那就是畜生的骨头。身体可以跪着,灵魂不可以跪着,尤其是知识分子的灵魂,绝对不能跪着。

中国人自古以来,春秋时好一些,从汉代以后,膝软如棉,脸厚如铁。凡是膝盖软如棉的人必定脸皮厚如铁。什么都可以不要,脸皮能不厚吗?什么东西成堆?凡是没有力量的东西成堆,绵羊成堆,老虎狮子从来都是独居的。我希望你们成为学术界的老虎和狮子,不要成为绵羊。

军队中谁是最没有骨头的人?是徐才厚。他没有性格,这可能也是最大的性格。他上哈军工的时候很怯弱,只会唱歌拉二胡,入不了党。现在看来怯弱也是一种智慧。徐才厚创造了一个记录,五十年以来没有提过一个反对意见,解放军当中也只有他这样的人能升到这样的高位。他曾经到一个海滨城市去看一个首长,他的首长。他的首长对他说:我退役前,是某某某部门任职最长的部门长,但是我最没有思想。接着说了一句:这就对了。然后徐才厚说:我几十年来没讲过一句真话啊!我说“人之将退,其言也善”啊!他是在人生最后时刻才吐露了真言。

大家都知道,徐才厚刚到北京的时候还是很谨慎的。大热天吹个电扇,同学要送他一台空调。他说:那怎么敢有,主任都没有空调。让周子玉副主任最惊讶的是,徐才厚的女儿徐思宁没有见过芒果。他是变了。

徐才厚到济南军区当政委,谷俊山是济南军区生产部部长。谷俊山要见他,他不见。他住在招待所里,谷俊山提着东西来见他,被拒之门外。第二天早晨,太阳从东边升起了,徐才厚打开门一看,谷俊山居然还提着东西在门口站着。行啊!这下他被感动了。后来我讲,徐才厚是在谷俊山暴风骤雨般的打击下投降啊!

徐才厚是被自己打倒的。我认为,人类历史上凡是被自己打倒的,一般都会败得很彻底,几乎是粉身碎骨,这就是徐才厚。他作为一个高级干部,没有骨头,没有灵魂,丧失了共产党员的原则。

我们在追问自己。我今天在这里批评别人,我自己做得怎么样?你自己做的怎么样?面对郭伯雄、徐才厚的淫威,你们这批高级将领做什么了?说什么了?万马齐喑啊!都说是两面人,谁不是两面人,不要追究别人,我自己是不是两面人,我看我们都是同谋。

徐才厚在弥留之际,讲了两句话。这是从办案人员口中传出来的,非常准确。一句:郭伯雄的问题比我严重得多;第二句:大区正职的将领中,没有给我送钱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某某某,I do not mention his name.(他指的是刘源)一个是刘亚洲。但是我在军委扩大会上曾经讲了这样一句话,你够不着军委领导也就罢了,正军以上领导,副军以上领导,大区以上领导,凡是够得着的,逢时过节,去看郭伯雄、徐才厚和其他军委同志谁空过手?我没空过手,我不会送钱,送的其它东西也不值钱,但我没有空过手。

所以说,习主席提出军人要有血性,我不认为他仅仅是对作战部队提的,也是对我们国防大学提的,对我们知识分子提的。

这十年,咱们都在军队中,军队成了什么呀?军队成了一个大卖场,我们面对的不是战场,我们面对的是市场,甚至不是市场,我们面对的是个卖场,什么东西都有价,什么东西都可以标价。在他们的把持下,军队成了一滩烂泥,这滩烂泥不是敌人陷进去拔不出来,而是我们自己陷进去拔不出来,你拔出来了吗?你出来了吗?我们国防大学的教员,研究人员有多少人在想这些问题?国防大学过去和军队其它单位一样,是个制造空话的地方。我们靠什么打仗,我们靠什么落实中央的部署,保家卫国。中国军队在过去就是靠口号,中国军队的口号世界第一,谁也比不上。

谷俊山本身就是个坏人。谷俊山具有中国农民一切恶劣的特点,他是中国坏农民的最低线,中国农民坏的品格和性格都凝聚在他的身上。谷俊山最后一次找徐才厚帮忙,徐才厚说:你把我在全军的威信都搞没了。谷俊山恶狠狠地说:你还有什么威信!摔门而去。太深刻了,这不是别人,这就是谷俊山,坏人的嘴脸呼之欲出。

谷俊山的文化水平极低,但脑子很好,他的脑子是电脑。为什么这么说?仅凭他的记忆,他就供出了一千多个人。什么人送的,每一笔有多少钱,什么时候送的,在什么地方送的,这不是电脑是什么?他还有别人所不具备的本事,他有什么本事呢?他能到领导家里去一下,就能知道这个领导家缺什么。同时,这个人有着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一切的能力。比方说,他给徐才厚献了女歌星、献了女演员、献了女服务员,这还不算,他居然把自己的女儿献给了徐才厚。更令我感到“敬佩”的是,徐才厚和他女儿在里面巫山云雨的时候,谷俊山就在外屋坐着。这是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啊!我曾开玩笑说:王进喜是什么铁人呀,谷俊山才是铁人呢!我曾经讲过:目前在中国,最好的人和最坏的人都在共产党内。那么,我们能不能说:最好的人和最坏的人都在军队。我看八九不离十。

地方反腐抓了这么多干部,军队反腐也抓了很多干部。我让人统计了一下,从去年到今天,军队已经有三十多个人自杀,地方也有自杀的,但是少。他们腐败是不对的,但是自杀也是血性的一种表现,你们想想是不是这样?可能从这一点上看,我们军队还有一点希望。

中央讲,我们今天,也空前地接近民族复兴的目标。但我认为,我们今天,空前地接近危机、危险。为什么?中国现在已经是老二了,美国历来是有打老二的传统。从1871年美国GDP世界第一之后,它总是要打老二的。它盯上了中国,就像当年它盯上苏联一样。

来源:博闻社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中国人真要是有骨气,早把共狗掀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