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4

中国良心犯的女孩们在欧美行动 (图)

转发此新闻:
在国际国内公共舆论式微或基本缺席情况下,良心犯孩子们群体的出现不仅起到了为中国人权发声的替补作用,对中国政府监禁他们的父母发出了抗议声音,还有关键的一点是,这些良心犯父辈的政治理念已经在新一代中得到了认可。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到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博士,让他来给我们的听众介绍《名星》第21期长篇报导──《良心犯孩子们的“战斗”青春》。

高智晟(右上)的女儿耿格

法广:在结社自由的美国,中国人建立的人权组织各种各样,最新出版的《名星》杂志为什么对良心犯孩子协会这个组织格外关注?

陈小平:我们都能看到这样一种令人忧心的现实场景:一方面是越来越多的良心犯被北京肆无忌惮地投入监狱,这还不够,他们的妻儿也被无情株连,一方面是中国和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滥用国家暴力几乎无可奈何,在这种双重背景下,经过人间炼狱逃离中国政府的加害、最终抵达美国的良心犯的孩子们被迫起来抱团自救。最新出版的《名星》杂志聚焦这个群体,就是想导引公共舆论关注中国新生代政治异议群体。

法广:目前,在美国的中国良心犯的孩子们大体情况如何?

陈小平:这是一个很大的群体,参与创办这个组织的美国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博士告诉《名星》,现在在美国的中国良心犯的孩子大概有100人左右。 由于目前的北京政权对良心犯史无前例地严厉镇压,这个群体的人数只会越来越多。


法广:在这个群体中,已经出现了年轻的人权活动家,这是不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新现象?

陈小平:确实值得关注。这一期《名星》杂志特别推出了这群年轻的人权活动家中的三位杰出代表人物。一位是耿格,她是被誉为“中国良心”的前执业律师、三度获得诺贝尔奖提名的高智晟的女儿,被中国政府判处终身监禁的政治犯王炳章的女儿王天安,因为铜锣湾书店事件而被中国政府秘密绑架的瑞典公民桂敏海的女儿Angela 桂。

在国际国内公共舆论式微或严重缺席情况下,年轻的人权活动家群体的出现不仅起到了为中国人权发声的替补作用,而且,他们对中国政府监禁他们的父母发出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的抗议声音,还有关键的一点是,这些良心犯父辈的政治理念已经在新一代中得到了认可。耿格告诉《名星》,“我就为我父亲真实的去为他们付出感到骄傲”、“父亲事业的价值是美好的”。

法广:能给我们的读者具体介绍一些这三位代表人物的故事吗?

陈小平:高智晟写的预言共产党2017年倒台的书──《2017年,起来中国──酷刑下的维权律师高智晟自述》在台湾出版,614日,大学生耿格代表父母前往香港举行新书发布会。

王炳章(左上)的女儿王天安

王天安被称为“同龄人中少有的人权活动家”。2008年,王天安休学一年到华盛顿专职从事营救父亲工作;2013125日,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举办“女儿们对北京的呼吁:让我们的爸爸回家!”听证会,参加者之一是王天安。

20165月,在英国读书的大学三年级学生Angela 桂参加了由美国国会与中国问题委员会联合举办的“中共魔爪:六四天安门至今全球打压批评者行动”听证会。她质疑中国政府公开的父亲认罪录像,指责中国政府破坏“一国两制”。

桂敏海(右上)的女儿Angela桂

法广:这些良心犯的孩子营救他们的父亲现在有些什么进展吗?

陈小平:《名星》说年轻的人权活动家营救他们的父亲是“缇萦救父”的当代故事,实际有些夸张。发生在西汉王朝的这个故事是个喜剧,缇萦认为父亲有冤,上书给汉文帝废除肉刑,最后成功了,而今天中国的“缇萦救父”却是悲剧。目前,尚未有一个把父亲救出来的成功案例。

法广:如果仍然是悲剧结局,这些良心犯孩子们营救父亲们的努力有什么意义呢?

陈小平: 关于这个问题,杨建利博士对《名星》是这样解释的:“他们的努力让更多的人了解父(母)亲的案情,调动了国际压力,使良心犯的狱中环境发生改变。再就是人们常常忽略的,对良心犯来说,家人尤其是孩子为自己奔走呼告争取自由是最大的鼓舞,最好的精神支撑。我本人在狱中五年,深有体会”。

还有一个是,这些良心犯的孩子当年面对父母被抓,自己被株连,大都有很深的心理创伤。例如,在中国时,耿格就发生过自残行为,在美国也因此被送进过精神病医院,甚至出院后再次尝试自杀。“现在这些心理问题全部都好了,”耿格告诉《名星》说。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了不起,巾帼不让月眉。

匿名 说...

贱货2代,鉴定完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