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6

庞氏增长,经济舵手换人是否有救?

转发此新闻:
87日,《人民日报》发表《掌舵大国经济 习近平引领中国经济开启新航程》, 这篇文章正式宣告:盛传了几个月的“南北院之争”暂告一段落,中共一哥习近平正式接掌中国经济之舵。从民间角度来看,今上喜欢揽权专断,李相温和亲民,后者所获同情分较高。但如今中国经济陷入庞氏增长困局,最好着眼于一点:目前中国经济的庞氏困局是否可解以及谁能解决。
在人大会议开幕式上,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中国主席习近平身边走过,上台做工作报告(2016年3月5日 )

“庞氏增长”造成的金融空转现象
“庞氏增长”这一词,是从美国庞氏骗局引伸而来。高度依赖金融活动的现代经济体系与庞氏骗局有着相同的运行机制,其本质就是设计一个宣称能够获得高收益的投资活动,吸引大量投资者参与其中,用后期投资者的资金支付前期投资者的高收益,循环往复,直至后续资金难以为继、或投资者信心不再之时,整个系统迅速崩溃。中国在金融自由化口号下的金融业一枝独秀,政府不断投放新增贷款,与庞氏骗局有类似功能。
如今中国经济的核心议题就是抑制资产泡沫,以免货币堰塞湖决堤。李相今年5月表示“相忍为国,不搞强刺激”之后不久,今上的经济班底所主张的“抑制资产泡沫”之举措就开始实施了。
先看中国的“资产泡沫”有多大。2015年,总共新增贷款11.72万亿;今年截至6月份数据,新增贷款75300亿元,环比增长40%。但7月末的数据却是:人民币贷款增加4636亿元。分部门看,住户部门贷款增加4575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197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773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减少26亿元。
7月份的新增贷款流向明确,98.7%新增贷款流入了房地产。那么,2015年的11万亿与今年前6个月的新增贷款都流到哪里去了?这里需要简单回顾一下。
清洁工骑车经过标语牌(2015715日)

中国自2012年之后,资金开始“避实就虚”,货币逐渐走向持续边际宽松的轨道,实体经济百业萧条,金融业一枝独秀地“繁荣”发展。初期表现是影子银行泛滥成灾。在“金融自由化”、“金融创新”口号的导向下,出现了琳琅满目的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的财富管理平台。到2015年第一季度,几乎所有金融从业者都看到P2P前景不妙,中国最大P2P平台——平安保险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Gregory Gibb)公开预测,P2P业务模式正在变成金字塔骗局,中国超过1500家网贷平台中的绝大多数将会破产,大概只有二十分之一会幸存下来。
P2P玩不下去,11万亿新增贷款去了哪里?用国内行话来说,叫做金融空转。所谓空转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指货币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并未进入实体经济;二是指货币资金在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之间空转。两种金融空转涉及的主体主要有银行、国有企业、上市公司等,但结果只有一个,这些货币未进入实体经济,因而失去了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实体经济如今堪称残花满地,盈利及偿债能力都差,无论是什么行业都获利困难,企业经营者的信心下降,即使企业没死掉,也选择主动关闭。
庞氏增长困局易成难解
大量新增贷款进入哪些领域?据国内财经媒体总结,2015年的11万亿是以下流向:
1、具体贷款投向上,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基础设施、房地产行业是新增贷款投向的主要领域。
2、从企业贷款种类来看,中长期贷款少,短期贷款多,主要用于资金流转,而不是用于投资。特别是对产能过剩的企业贷款,多半是帐面游戏,是借新债还旧债,进入不了实体经济。相关调研数据表明,新增信贷扩张的52%用于实体经济主体还本付息,只有少部分流动性真的进入实体经济。
3、流入证金部门。2015年上半年是由于股市火爆,导致金融业增加值的增速超过17%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年初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在将GDP目标降低的同时,却把M2(广义货币)的目标提高至13%,显然有违常理。但国内媒体却未就此挖掘下去。因为注意到这一点,我对中国经济陷入庞氏增长困局,并不感到意外。
中国经济陷入庞氏增长,显现了两个特点:第一,金融业丧失了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功能,变成前面提到的两个“空转”,说得直白一些,就是金融经济的畸形膨胀挤压了实体经济的发展空间。第二,金融业利润占中国经济利润的80%,挤压了实体经济利润,让实体经济无利可图。
今年7月,美国麦肯锡公司发表一份题为《中国的选择:抓住5万亿美元的生产力机遇》的报告,该报告分析了逾3500家中国上市公司(营收相当于中国2015GDP总量的55%)和7000多家美国上市公司(营收相当于美国2015GDP总量的85%)的数据,对中美两国经济利润进行了测算。测算结果是:中国金融行业的利润占中国整体经济利润的80%以上,在全球是最高的;而美国的这一比例在20%左右。说得直白一些,中国经济的利润都被畸形发展的金融行业所吞噬,这可以部分解释中国虚拟经济超常“兴旺”,实体经济一蹶不振这一现象。
新增贷款的钱,除了国企外,其他的钱跑到哪里去了?一是楼市,造成中国一线城市房产价格不断疯涨;二是股市,三是大宗商品市场,唯独不进入实体经济,形成了贷币堰塞湖现象。
经济病入膏肓,换了舵手又怎样?
中国经济换了掌舵者,是否能开出新局?对此我比较怀疑。
我多次说过,李相刚上任时,也是要中止货币宽松政策的,曾经两度实行过,但每次不到一个月就悄悄结束。原因我已在三篇文章中谈过,软措施斗不过强形势,非不为也,是不能也。(分别见《“李克强经济学”的制度基础何在?》、《政府投资号急吹 “克强经济学”破产》、《总理大位纵易主,经济颓势也难挽》)
中国近30余年以来的金融放贷史证明,哪段时期银行贷款投放过猛,必然在一段时间后就会出现不良贷款的明显增加。如果说中国对银行坏帐的形成早就司空见惯(已经出现过两轮,现在是经历2009年开始的第三轮),那本文所言中国经济陷入庞氏增长却是新问题:这牵涉到一个问题,即中国经济是否能救?
麦肯锡报告认为,中国有能力支撑并推动这样的拯救行动。报告认为,中国的政府负债约占GDP50%,而德美两国该比例在80%90%之间,日本则为240%。将负债占比GDP增至65%,就能为中国新增10万亿元人民币的资金,足以满足极端情境中8.2万亿元人民币的调整成本。根据中国财政部数据,截止到20164月,中国政府管理着123万亿元人民币的资产。出售部分资产也能带来更多的资金。报告称,自2010年以来,政府控制的土地资源每年能产生约3.5万亿元人民币的税收。此外,中国还拥有3.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必要时也可动用”。
但我认为,拯救中国经济的真正问题不在于中国政府是否有钱救,而是中国的经济结构如何才能正常化。李相采用的办法是在金融市场化的名目下不断向国企、房市、股市输血;今上的办法,原则性的提法是“供给侧改革”、“将国企做大做强”。所谓“供给侧改革”,就是从企业改革开始,调整产业结构,让国企继续成为中国经济的领头羊。
二者的方法其实没有本质的不同。中共建政后的历史表明,集中一切资源将国企做大做强,最多只是昙花一现的大与强,最后必然成为僵尸企业。今上与李相的方式如果硬要说有区别,只在于惩罚机制不同。李相所提“金融市场化”改革的理论方向是让企业因高负债破产,但实际上没见国企破产,李相只是搬出朱相当年的旧章程,亏损企业债转股,以帮助国企解套;如果是今上掌舵,可能就让国企厂长经理因业绩不佳下岗。这已经有过先例:2015年股市权力与市场对决,政府失败,结果“救市三军尽皆入狱”,上演了中国金融证券界的豪华版“监狱风云”。
中国警车停在中国证监会门口(201579日)

中国经济陷入庞氏增长,这一困局易成难解。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之后,能够很快进入U型反弹,是因为实体经济状态健康。中国经济的实体部分早就哀鸿遍野,一旦发生金融危机,中产以下将被洗劫一空。因此,只能祈祷中国经济这艘大船换了舵手之后,能够开出新局。虽然我对此并不乐观。

来源:美国之音 / 何清涟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