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6

设想美中开战,逐渐成话题?(视频)

转发此新闻:
美国著名智库兰德公司最近发表报告,分析美中开战“并非完全不可能”,并表示一旦战争发生,中国可能付出更惨重的代价;中国官媒环球时报立即回应“假设中美开战,别把美国疼痛想少了” 。与此同时,中国军方鹰派人物高调宣称“下一场战争并不遥远”,“如果南海开战,中国一定能打赢”,并主张“要敢于擦枪走火,才能慑制擦枪走火”。 “美中开战”这个几年前还不可想象的说法,最近为何在美中两国都成为话题?在中国高层为南海问题降温之际,为何官媒和军方人物还一径高调炒作中美开战的可能性?

参加今天讨论的嘉宾是:中天新闻华盛顿特派员臧国华先生;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先生;政论作家,时事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陈破空认为,如果说前些年谈中美开战,还没有多少人当真,如今谈中美开战,已经成为正题,相关各方,都不敢掉以轻心。这是北京用实际行动,尤其在南海的挑衅行为,所演绎出来的重大现实话题。兰德公司的报告,首次提出中美开战“并非不可能”,意义深远。对战争胜负,除阐述军事力量的因素,更谈到经济与政治因素,暗示一旦开战,中共可能面临政权存亡危机,戳中北京死穴。兰德公司的报告,没有涉及的要点,至少还包括两点:解放军腐败透顶,军头各怀私心,一旦开战,可能大规模叛变、叛逃;中国领导人在海外藏富,一旦开战,美国公布并冻结中国领导人全球资产,将对中共政权构成致命打击。美国可能不战而胜,或者,一战即胜。解放军军头高调喊开战,中共领导人却低调谈和平。北京更愿意喊而不战。中共挑战与避战,都因为恐惧美国。
臧国华表示,兰德公司的报告列举的都是事实,如中美有可能爆发冲突,战争可能不会按美国预想的方向发展,美国也不一定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但是,战争打起来,中国承受的损失和代价一定会比美国大。这些我都同意。只是中美承受损失和代价的能力也是不同的。换句话说,战争打起来,中国经济被摧毁一半,中国可能还是要打下去;美国经济被摧毁两成,美国可能就要寻求停战谈判。抗美援朝的时候,中美经济、军事实力差距那么大,双方所受损失和代价的差距那么大,可是最终还是一直打,直到最后打了个平手。未来的中美冲突当然不会是朝鲜战争的翻版,但是美中经济军事实力的接近给了中国军方更大的信心。南海仲裁判决出炉之后,中美双方都在降温,虽然双方都没有退却,未来在南海机舰也会密集照面,但是双方都会竭力避免冲突。我倒是担心小国惹事生非,把大国拖下水。
杨建利认为,兰德公司的研究是认真客观的,它起的作用是让美国做好战争的准备同时又尽一切可能避免战争。在中国叫嚣战争的最高军衔只到少将,这说明习近平不愿打仗,但是在与美国及其它国家打交道时需要这些鹰派的激烈言论,同时也要用这些准官方言论安抚中国的极端民族主义者。我相信,习近平明白,准备战争时民族主义者是他的支持者,一旦打起来打不好(一定打不好),他们就变成了他的反对者,所以对他们要控制使用。清朝早就腐败,只有到了甲午战败,那才是政权溃败死亡的开始。
程晓农表示,兰德公司报告的意义在于预警。它指出了中国国防战略开始从防御型向攻击型转变,因 为中国正在建造、训练航母舰队,它属于远洋攻击型力量,并非用于近海防御。但中国海军的航母舰队要形成作战能力,还需要510年。第1艘航母辽宁号只是个试验平台,主要用于试验和训练,从舰体、舱内设备、舰载机,到操作、保养、管理,一切都要试试看,在此过程中可能发生很多问题,需要重头来过。最近的舰载机事故表明,国产舰载机并未过关,有舰无机,航母无用。而中国的第二艘航母要5年以后才能投入使用。在航母不能打仗的情况下,中国若用传统的驱逐舰和护卫舰去发动海上对美战争,结果可想而知。
程晓农说,兰德报告所强调的是,战争的社会经济后果严重,不要轻言战争;而中国媒体的重点是,我们不怕代价,大不了两败俱伤。之所以中国不愿意多谈自己的战争后果,是因为意识形态上当局的基本假设是,美国亡我之心不死,中国必须不怕牺牲,才能存活下去。假如实话实说,美国其实没有主动攻击中国的意图,当局的爱国主义动员力就大为削弱。所以,中国当局虽然说不要战争,却总是隔一阵就表现出尚武好斗,那是做给老百姓看的。中国在对外对内宣传方面一向采用两手策略,即鹰派打心理战,技术派表达冷静思维。凡是嚷嚷要打仗的,多半是不懂技术装备的外行,他们其实也知道,这种声音主要是对内,而对外的心理战作用很小,其功能主要是维持国内爱国主义的热度。而技术派则重视装备、技术方面的差距和存在问题,他们在国内公开讨论这些问题,并不是因为这样的公众讨论有助于加快技术研发,而是为了提醒国内民众,不要对打仗过于热衷。这两种声音在官媒上往往交替出场,维持了一种舆论导向方面的平衡。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