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9

从杨秀珠到郭文贵

转发此新闻:
“红通首犯”杨秀珠的遭遇与处境,对于包括郭文贵在内隐匿在美国的嫌犯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刺激和提示,据中新网723日报道,外逃长达12年的原浙江省温州市副市长杨秀珠,迫于健康和环境的压力,已做出放弃政治庇护的申请,而决定近期回国接受审判,这一戏剧性的变化与其10几年的海外流亡经历说明,假如真的有经济问题,狡辩和诋赖以及牵强附会地与政治挂钩也没用,一切均是枉费心计,既便逃到天涯海角,有钱请到最有名的律师,也只能延缓被引渡或劝返回国的时间,并不能抹去往昔的罪恶,到头来人财两空。长痛不如短痛,逃离不如面对,主动回国自首,是以郭文贵为首的一大批经济犯罪嫌疑人,唯一的也是最好的选择。

郭文贵

据悉,原盘古大观的老板,资本运作高手郭文贵已被列为逃往美国的最主要的嫌犯之一,他的重要性,不仅在于他成为中共某些贪腐严重的高官的“白手套”,而中纪委正在深挖严查;而且,他曾与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合作,把国安反间谍的功能和公检法司的公权力,一度变成自己敛财的工具,巧取豪夺了数以亿计的民企或国企的财产;更为重要的是,他长于不择手段地抓住一些官员的“权力睾丸”,使原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河南省交通厅听长石发亮等一大批官员落马,逼迫权势者屈从自己,为其输送经济利益,而这一榜样的力量又引导更多商人复制自己的所谓“成功”,极大地污染和败坏了社会风气,使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的中国走向溃败,因此,中纪委已下最大的决心,不惜任何代价,要把他抓捕归桉。

因此,我猜测如果有第二个“100名红通”,郭文贵可能要取代杨秀珠的地位,有知情者透露说,抓捕他的中纪委,实际上已瞄准了曾庆红,甚至江泽民,而多年来,郭文贵敢于把自己的企业称为“政泉”,把酒店称为“盘古大观”,前者的谐音“政权”影射中南海,后者寓意“盘古开天地”,暴露了他及其同伙狂妄的野心,他要借助于被其绑架的官员的权势,把中国最大最多最好的财富收入囊中,他先后拿下了北京首都机场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民族证倦,天津环渤海下属的天津华泰的所有权,又与李友争夺北大方正证倦的控制权,而这一切非同寻常的举动,均有公检法司的一些兄弟护航,与杨秀珠为了申办难民,硬要把自己与江泽民儿子扯到一起不同,郭文贵的确是曾给曾庆红,江泽民行贿的商人,无疑地,抓捕归桉此证人,中国政局和反腐的大幕会进一步拉开。

此外,与杨秀珠不同的另一点是,郭文贵不是中共的官员,似乎民愤没有贪官污吏那么大,但中国官商勾结的社会风气,已把权钱交易的官员与奸商紧密捆绑一起,毫无疑问,如果没有原河北省“政法王”张越和河南省“政法王”李承先,中纪委高官孟会青等人的协助,没有中南海一些被其拉下水的“铁帽子王”的暗中支持,文化水平较低的山东乡下一个农民,不可能成为拥有北京“盘古大观”七星级酒店的大老板,从1992年的河南大老板家具厂,到199310月参与创办郑州裕达置业有限公司;从首期开发郑州东明路以北姚家寨以西的18000平方米土地,建设中低档商住楼,到19969月,开发裕达国贸项目,再到2002年,郭控制摩根投资公司,政泉置业分别获得北京朝阳区大屯乡的两个地块,建设摩根中心和金泉广场,等等,总之,郭的每一步成功都涂上浓重的官商勾结的色彩,他散发铜臭的每一分钱都充斥着罪恶,他发家致富的秘诀在于,抓住贪官们寡信,胆小与伪善的特点,而总结出一套驱使他们为己所用的办法,那就是:提供他们吃喝玩乐和金钱美女的同时,必得留下充足的证据,而现代化的监控偷拍设备成全了他,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一路过关斩将,无往而不胜。

但是,尽管郭文贵在2015329日,曾发表了信誓旦旦的声明,并以一张半隐半现的图片威胁王歧山等中纪委,似乎他抓住的“权利睾丸”的大员中也有“阎王”,但最终显示这是一个乌龙,而且还有他对资深媒体人士胡舒立的诋毁,郭文贵编造了惊悚诱人的故事情节,却成为打垮自身的一个笑料,这恰好从一个侧面反正了他的不诚实和狂妄,而后他的隐身和沉默,则露出散落一地的底牌,表明他已转移海外的,非法得到的一些政敌和竞争对手的资料,涉及人员的范围实在有限,至少不包括王歧山本人在内,毫无疑问,如果没有大的变故,王歧山在重要位置上还要干好多年,随着海外追逃步子加快与力度增强,已是第三次流亡美国的郭文贵,不会再有第四次,而这一次则必将步杨秀珠的后尘。

网上公开的消息来源称,郭文贵是1999年前后,第一次去美国躲债的;而第二次是2005年前后,现在已是第三次,由于他自知做过许多见不得人的坏事,也明白生活在一个不安全的环境中,东窗事发的不确定性较大,所以,比较早地把美国当成转移财产的大后方,“跑路”前从香港一下子转出8000多万港币,因此,虽然20153月的第一回发声,有些愚蠢和粗鲁,但自此已变得更为狡诈,估计身边不乏高人指点,极有可能已聘请律师开始了杨秀珠似的难民申请,但按照美国当地的法律,踏上美国这片自由土地的外来人,每个人都可以提出,但甄别时间将是漫长而严格的,尽管郭与中共某些官员有利益交换,但并不能以此为借口,成为联合国难民署认可的“政治难民”,可以预料的是,他会像20117月的赖昌星一样,把大笔的钱财花在美国律师身上,而一切将是徒劳的,等待他的结局就是杨秀珠的今天。

2016723日于多伦多。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姜维平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angelsky11 说...

这种害民乱国的下流痞,不除不足平民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