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3

打老虎烂尾,打苍蝇更会烂尾

转发此新闻: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地方上的反腐会把最腐败的“特权腐败”展现到极致──抓谁不抓谁,放谁不放谁,哪个案子得“压下来”,哪个案子必须搞大,搞出动静,全靠关系和利益说话,全靠权力摆平。甚至不止地方,从县乡,到市省,一直到中央,可以说,中共各级政权最腐败的腐败就恰恰发生在反腐过程中。

王岐山

  这句脏话非常粗鄙,但为了准确反映出部分基层官员现在对习近平和王岐山八项规定和反腐的真实心态,还是原话照搬来了,首先请读者甚至习近平和王岐山同志见谅。

  “他妈了个逼的,他们说不吃就不吃啊?!”这句话“产出”的背景是:几位习王眼里芝麻大的中共基层官员在接受吃请被打趣小心撞到习王反腐的枪口上时的表白。

  这背后的逻辑或者心理支持,其实也不难以理解,莫过于不服、不忿──习王上台后,这些基层官员们的各种灰色收入和油水大大减少,自身利益严重受损。

  而如果只是老老实实拿份内的钱,公务员那点干巴巴的工资,还不够打牙祭的呢!让吃惯拿惯分惯捞惯了的基层官员来说,一下生活很有压迫感和不平感也在“情理之中”。

  再说,凭什么我们基层小官和地方小商人吃喝一顿,就是腐败,就是违反八项规定,你们国家领导人就可以今天宴请这个跨国公司董事长,明天款待那个五百强的总裁老板呢?本质上讲,我们做的不是一样的事么?不都是有着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么?不都是为了拉动地方(国家)经济吗?

  如果说我们地方小官吃喝要被审查,要被监督,你们这些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宴请接待,又是谁批准的呢?又接受谁的监督呢?算不算违反八项规定呢?
  之所以开篇提这个小故事,是因为大背景正是声势浩大的“打老虎”草草收兵,未来反腐重心逐步从中央推向地方,转向“打苍蝇”、“捉蚊子”等基层反腐之时。

中纪委下“罪己诏”

  不久前,中纪委网站连发《讲政治顾大局》、《突出执纪特色》和《创新监督审查方式》等三篇文章。如同下“罪己诏”一般,相继向自己开炮。

  什么个别纪委干部在工作中违反程序,搞“先斩后奏”,搞“倒逼”,把事办得差不多了,甚至已经是既成事实了,再往上一端──逼宫的架势跃然纸上;

  什么严厉警告纪检机关不得成为“独立王国”;纪委不能做党的“公检法”,要回归执纪主业,改变“贪大求全”,不要一味追求“办大案”、抓“老虎”,等等等等。

  《突出执纪特色》一文竟有这样一段匪夷所思的话:“反腐败是把双刃剑对每个违纪违法干部的惩处,给他本人带来的损害远没有对党组织的损害大。”

  按照这逻辑,这反腐哪里是救党啊,完全是谋杀党妈啊!

  简直就差直接扇习近平和王岐山的耳光了!这反腐还能进展下去?这老虎还能打下去?

  同期,周永康案结案。

  审判之仓促暧昧,判决之高举轻放,无不印证了不久前《明镜月刊》主打文章“习王反腐大煞车”的预报。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3月两会时周永康案会公开审理的表述言犹在耳,这厢边就偷偷摸摸的秘密审判上了,而且522日审的,611日才敢放出消息。周强大法官的脸被打得pia pia的响事小,让沉浸在牛逼哄哄的自我认知和自我推介中的习近平王岐山是何等的难堪啊!

王岐山一语成谶

  “鸡窝子气!”

  王岐山当年的豪言壮语,没想到一语成谶。

  这“打老虎”是“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其结果早就可以预见,现在只是“时机”成熟了而已。

  现在江泽民、曾庆红等元老担心局面失控而反扑,经济上又是红灯频频,外交和国家安全上警报不断,内忧外患之下,习近平和王岐山只好无奈把“打老虎”草草收尾。

  如今各种风声不断传出:针对政治局常委家族的调查停下来了;郭伯雄癌症晚期了;令计划要疯了;真的假的,各种“剧本”般的传闻比看宫廷权斗戏都来劲儿。

  这眼看着反腐的几大指标性人物都或出现“意外”,习近平和王岐山能咽的下这口气,能受得了这种羞辱吗?他们会不会缓兵之计,暗中积蓄力量,再杀个回马枪?高层目前这种短暂的平衡或者稳定有无可能长期化?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旅居纽约的独立评论人士胡平认为,习王与政治对手的较量不会就此罢手,“更激烈的内斗不可避免,而且很可能为时不远。”

  不无道理。反腐是习近平和王岐山定调的“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再具体或血腥点说,就是胡乔木的女儿胡木英在红二代聚会上,表态支持习近平时说的“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

  “你死我活”之下,任何一方都是没有退路的。习近平王岐山如果再退下去,那就很容易被老虎咬了。王岐山即便能躲过“清君侧”的迫害,他的手下和铁杆们恐怕就没那么好运气了。朱熔基一百口棺材的豪言,换来的是他下台后,嫡系人马被整得家破人亡,抓的抓,死的死,前车之鉴不远;习王的对手们如果不乘势追击,习王为面子也好,为抓权也罢,积蓄力量、卷土重来也不让人意外。

  不管怎样,当下,双方正处在某种“投鼠忌器”般的观望期。

  反腐从中央推向地方,转向“打苍蝇”、“捉蚊子”等基层反腐“顺势而来”──

  官媒上各种造势频频,什么“与中央热火朝天的反腐局面相比,地方在反腐上的积极性和推进力度明显不足,‘上面九级风浪,下面纹丝不动’的情况有之。”;什么要“有病救治,抓早抓小”;反腐不仅要拍蝇打虎,也要“捉蚊子”(指村官)等等。

刘源上将

刘源没有眼力劲儿

  可有些人,就是认不清这个形势,毫无眼力劲儿,看不到习王的苦衷。还意犹未尽!不知道真是为了党国的千秋伟业着想,还是自己的私念难平──还在大夸特夸习近平王岐山的反腐多么彻底决绝,多么振奋人心,那添火浇油的积极,大有不捧杀掉习王、不让他们脸丢到家不罢休的劲头。

  看解放军总后政委刘源上将最近在《求是》刊发的这篇《努力向人民交出优异答卷──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全面从严治党战略思想》的八股文──

  要继续坚持零容忍的态度不变、猛药去屙的决心不减、刮骨疗毒的勇气不泄、严厉惩处的尺度不松,做到“老虎”“苍蝇”一起打、存量增量一起除,既要拔出“萝卜”又要洗去“泥巴”,对贪腐分子严惩不贷,坚持职务无上限、时间无起止,一查到底,绝不姑息,以严查严惩的坚决行动回应民声、赢得军心民心。

  就军队来讲,徐才厚掌管政治工作十年期间,对选人用人造成的污染和危害是全局性的、致命性的,明明不称职的人还占着位置“拚命干”,群众公认的正派干部、有能力的好干部用不起来,对党和军队事业损害破坏极大!

  就不想想,“顶头上司”徐才厚掌管政治工作的十年,不也是你一路当政委的刘源突飞猛进、加官进爵的十年吗?

  徐才厚1999年进军委,你刘源2000年晋升武警中将;

  徐才厚2004年当了军委副主席,你刘源2005年“转正”,从总后副政委升到升到军科院当政委;

  徐才厚2007年荣升政治局委员兼军委副主席,你刘源2009年晋升上将。

  徐才厚201211月退下来前,你刘源再获提拔,荣升总部政委。

  这么一看,明明是徐才厚升,你刘源也跟着升,水长船高,鸡犬升天吗!现在倒打一耙,翻脸不认人,你刘源这明明是“吃徐才厚的饭,砸徐才厚的锅”啊!

  对此,你有没有自我检省呢?

  还动辄“吏治腐败”尤烈的高调不断,说什么:

  纠治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必须坚持好干部“五条标准”,突出考察真品德、真能力、真政绩,切实把那些德才兼备、既廉又勤、能够担当强国强军重任的好干部选出来、用起来,把让党放心、人民满意的好干部用到重要岗位、发挥重要作用。

  请问刘源上将,你觉得讲话都不利索的毛孙子符合这五条标准吗?他有真能力和真政绩吗?

  毛新宇2000年还刚刚入伍,仅仅十年后,仅40岁就一跃当上解放军少将,不仅是解放军最年轻的少将,还是第一位1970年代出生的少将。

  你刘源觉得他有何德何能得以授少将军衔?

  至少部队里,认为毛孙子混上少将是对解放军的侮辱的一把一把的!民间把这个孙子当笑话看的更是大有人在!

  这存在不存在“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需要不需要纠治?

  你刘源当年作为毛孙子的直接领导,2010720日还在军科院亲自为这位孙子颁发的少将军衔命令状。你又应该担负什么样失察之责呢?

  说起别人来头头是道,轮到自己装傻卖萌。说的不就是你们这种人吗?

最大的腐败发生在反腐中

  说回反腐向地方官儿,向苍蝇、蚊子倾斜。

  相应人事布局上,王岐山也有相关动作,什么地方纪委书记“空降”啊、“密集换血”、强化任命权啊、垂直领导啊如此种种。

  但这反腐大棒在地方上能抡出什么效果吗?

  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如果说在中央打老虎烂尾,那地方上打苍蝇更会烂尾。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地方上的反腐会把最腐败的“特权腐败”展现到极致──抓谁不抓谁,放谁不放谁,哪个案子得“压下来”,哪个案子必须搞大,搞出动静,全靠关系和利益说话,全靠权力摆平。

  中共权力的腐败在反腐过程中展现的最淋漓尽致。甚至不止在地方,从县乡,到市省,一直到中央──可以说,中共各级政权最腐败的腐败就恰恰发生在反腐过程中。

  偏偏习近平王岐山等往往意识不到这一点,还老是孔雀开屏般自恋地展现反腐成果。想想刚结案的周永康案不就一清二楚么?

  如今,有些地方上已经开始为反腐,为“打苍蝇”、“捉蚊子”提前定指标了、定任务了:要拿下多少个科级,收拾几个处级,那都是党委提前开会研究过、定下来的事了──比例要适当,既能显示本地官场上绝大数领导干部是清廉的,“治理有方”,还能与时俱进,给党交出一份满意的反腐答卷。

  这不禁让人想起当年地方上打右派名额和镇反比例来,更让我联想起“四清”和“文革”以及毛泽东和刘少奇的一些政争来。

  简而言之,当年刘少奇搞“四清”把严打基层干部作为主攻方向,而毛泽东认为修正主义的根源来自党内上层,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一来二去,失去耐心的毛泽东认为“四清”已经不能解决党内存在的严重问题了,进而开始着手发动“文革”。

  某种意义上,应该说,虽然毛的“文革”失败了,但毛“擒贼先擒王”的整体思路还算对头的,还算清晰的。

  而把毛泽东这“反修防修”与时俱进改成习王的反腐的话,那就是习王先搞文革(在中央打老虎),这打老虎打不下去了,又“转进”地方,开始搞“四清”(打苍蝇)了。

  这就感觉有点搞笑了。

青岛黑恶势力大老聂磊

地方反腐只能搞平衡

  当年在审理青岛黑恶势力大老聂磊案时,有位政法口官员如此感慨:“青岛乃至整个中国的官场基本上是烂透了,如果没有外界压力、允许刑讯逼供的话,用这个案子顺藤摸瓜,可以一路从区领导,抓到青岛市领导,抓到山东省领导,甚至一路可以抓到北京,还不带有冤案的!你想想,一个官员落马,只要让他开口,一定会咬出更多没有暴露出的贪腐案件,一定能咬出更多上下级官员,这么咬下去没完没了,那还了得?所以,只能划个圈,各方搞妥协、搞平衡,抓到一定范围,意思意思就必须要结案了,还能怎样?”

  这位在政法一线工作几十年的官员更是悲观地说:“现在,基本上任何一个贪腐案,哪怕是从一个乡长的贪污案开始,只要让他开口,一供十,十供百,一个案子可以引爆出无数个案子,一路抓上去,抓到党中央都不夸张。这就是盘根错节、讲究人身依附,出事前官官勾结,出事后为求减刑而疯狂狗咬狗的中国官场现状。”

  地方上真实的政治生态就是,权力和对当地经济有相当话语权的商人以及黑恶势力大老们那简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利益的勾结更是盘根错节。

  你习近平王岐山眼里的“苍蝇”,在地方上那就是“老大”,那就是“地头蛇”。

  王岐山还想当然的认为“空降”纪委书记能打开局面。难道不知道在现实中,战争打起来,空降兵的死亡率是最高的吗?所谓的拿自己的屁股给人家当靶子练枪法,就是指的空降兵。

  人人表面上敬你这“外来户”三尺,转过头来就想办法“设局”让你滚蛋,真惹了这些“地头蛇”,别说你这些不熟悉当地情况的外来纪检干部,就是本地的又如何呢?

  不久前,黑龙江省庆安县纪检干部范家栋替朋友出面摆平争端,结果人家地产商非但不买帐,还找人“教训”了他一下,结果就被打死,闹出人命。

  你说让地方的纪检干部,去和“地头蛇”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地方官去硬碰硬,让他们动真格地反腐,他们有足够的胆量和实力吗?谁又能保证他们的安全呢?

  他们的子女,可不像是你习近平的女儿一样,有人时时保卫着,有安全罩。他们得罪了人,那是会赔上自己和全家的身家性命的。自己甚至老婆孩子会有“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危险的,这可不是什么夸张。

  你习近平和王岐山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

  基本上是,什么也不能。

  这是其一。

“打苍蝇”注定烂尾

  其二,反腐转向地方后,举报人的安全问题和由此引发的纷争和矛盾。

  中国的现实是,90%的举报人遭受不同程度的打压甚至报复。地方上对举报人的安全更是不当回事。官官相护下,很多举报人是今天把举报材料交上去,没几天举报材料就转到被举报人那里去。

  世界上,很多国家对于举报人的保护都有相当严格的专门法律。中国在这方面可以说欠缺的不是一点半点。现实生活中,举报人遭到报复的情况可以说是司空见惯。

  而中国现行法规中,对打击报复者的处罚,相对欧美等一些国家视为刑事重罪或联邦重罪来说,可以说是相当宽松。

  根据刑法规定,报复陷害罪、打击报复证人罪情节严重的,最高刑期是七年,而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将“情节严重”界定为“导致举报人或其近亲属自杀、自残造成重伤、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的。

  这种高门槛,简直是变相鼓励被举报人打击举报人。

  地方上,举报人被频频打击报复了,打苍蝇怎么可能顺利展开?

  其三,地方反腐要是“运动”起来,会破坏地方政治权力的平衡,会乱套的。山高皇帝远,地方上本来就少有正事,反腐会更出格,更不讲究规则,更会沦为官员之间政斗的工具。想都不用想,公报私仇,窃听、刑讯逼供上手段,屈打成招,借反腐排挤同僚,甚至构陷、劫财、杀人,都会发生的。甚至是越基层,越严重。

  其四,对地方经济的影响更不可小觑。有些县城等小地方,经济基本上就靠着几家大企业撑着,而这企业和官员之间那利益往来近乎是公开透明的。反腐一“运动”起来,企业家必有逃亡的,必有落马的,企业也必有一蹶不振的。如果导致地方经济再雪上加霜,那恐怕就不是“新常态”了,是“新新常态”了。

  “郡县稳,天下安”,郡县一乱,那真吃不了兜着走了。

  以北京为例,北京通州区科级及以下干部因私出国护照最近全部上交由单位保管,科级事业单位主要负责人因私出国须登记备案。在北京怀柔区,涉密岗位人员出国备案管理也延伸到了科级。此前,北京市对干部因私出国的管理,主要是针对处级及以上干部。

  收缴护照的理由是依据中组部、公安部发文,要求配合反腐败国际追赃工作,进一步加强对领导干部因私出国(境)的监督管理。

  加上市政府要搬迁等传闻,私下骂习近平的可不是个别人了。不能安心工作的人越来越多,有些北京的老板们也正准备着一走了之。

  如上种种现实考量,不难得出“打苍蝇”注定烂尾的结论。最终是雷声大雨点小(甚至雷声都不一定敢有多大),抓几个倒楣蛋典型当了替罪羊、替死鬼,别的还是老一套。和习近平一上台搞得“洗洗澡”什么的整风一样,敲锣打鼓一阵风,自欺欺人,如此而已。

来源:大事件 / 黄博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地方官和商人的老婆孩子也没有多少安全保护啊,who 怕 who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