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1

水灾 水灾 水灾

转发此新闻:
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出了老虎咬死自驾游客的事,北京街谈巷议都是它,而在评论人那里,责任划分也是吵个不休。在这个事情上,国情论得到了淋漓尽致的阐释,说的,做的,观察的,似乎都在挣扎。而在更大的层面,老虎盖过了水灾,河北远矣。

媒体对水灾的关注再无往日的活力与劲头,这带来后果是水灾中的问责与宣传同隐没于公众视线。

南方水灾延绵到华北,这是一开始都没想到的,但无论水灾现场如何转移,一致地展现多灾多难的民生现实。在长江水灾时,讨论的是保卫大城市淹没小村镇的合理性,而在河北洪灾中,直接被毁掉的是村庄,这让之前的讨论显得特别孩子气,书生劲。

多少年来,媒体与灾害的关系是相互依赖的。灾害的反映与报道能力一次次积累媒体的声誉,而因为媒体的报道,灾害中更容易被掩盖的声音得以露头,没有媒体可能就没有灾害。尤其在某种场景下,灾害的有无取决于媒体的口径,这是两者关系的又一个极端。

98抗洪、12川震成全了最多的市场化媒体,当然也包括中青在内的历史上有所清誉的党媒。媒体对灾区的深入、全面呈现,造成了灾害与行政之间不甚平衡的力量对比,后者被推着走,灾区不是主场,而是第四种权力发挥的现场,如今俱往矣。

从武汉水灾开始,到河北洪灾,之前有闽清水灾,之后有西安内涝,救灾的壹基金扶贫基金会等疲于奔命。而对媒体来说,再无往日的活力与劲头。这就带来一个后果,那就是水灾中的问责与宣传一同隐没于公众视线,没有问责,没有水灾,也没有英雄。

水灾是一个足够连接其政府过去、现在与未来状态的宏大叙事,但在今天看来,也不过尔尔。这自然也是有因果的,不只是媒体颓废与无为,也是行政无力与失灵。所以,从水灾中透露出来的,不再是更充沛的信息量,最多是把已经挡不住的死亡烘托给人看。



水灾的报道也罢,行政的动作也好,今年都有一个限度,这个限度不再是能靠报道撑大,而是给定的,甚或是参与者以集体无意识「收缩」造成的。到玉米地里那个被洪水淹死的小孩为止,这个限度的峰值就到顶了,而后都是回落,最多是短暂的悬停。

纵观今年南北水灾,尤其轮到北方水灾时,就报道品质、信息量、广度深度而言,新京报与财新打了头阵。这个阵营中,原本众媒荟萃,而今回望其余,要么成了喇叭,要么成了活死人。不由得让人感叹,这水灾之种种怪现象,首先是从媒灾开始形成的。

顺带提一下,以新媒体冲击旧媒体的转型趋势已经过去了,风口关闭,天上即使没掉下猪来,大概也是因为地上不缺此等物种了吧。但媒体娱乐化至死的进程依旧没有完成,参照其他地区的历史,这个进程过于漫长。也或者,趋势不在此,只是三心二意地走向涣散。

水灾中死在玉米地的小孩,已经有媒体查到是上游冲下来的,但姓氏名谁不详,这是一个挺让人烦躁的状况,像是有什么涵义,但其象征性又不明朗。即使在社交媒体的「注视」下,这些依旧止步于限度之内。水灾到底是某种状态的表现,还是形塑了什么,一时也说不尽。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