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4

“709大抓捕”进展通报:至少319人被约谈、限制或逮捕

转发此新闻:
【具体进展通报】( 2016.07.05-2016.08.23 )


1.仍有17 名律师及维权人士羁押待审
   
    (1)17名羁押待审:律师:①李和平②谢燕益③王全璋④刘四新⑤谢阳⑥李春富;维权人士:①吴淦(屠夫)②刘永平(老木)③林斌(望云和尚)④尹旭安⑤王芳⑥刘星(老道)⑦张卫红(张婉荷)⑧李燕军⑨姚建清⑩幸清贤
唐志顺
   
    (2)4名一审审结:律师:①周世锋;维权人士:①胡石根 ②勾洪国(戈平) ③翟岩民
   
    (3)19名取保候审:律师:①王宇 ②包龙军 ③任全牛 ④李姝云 ⑤张凯 ⑥王秋实 ⑦黄立群 ⑧隋牧青 ⑨谢远东; 律师助理:①赵威(考拉) ②高月 ③刘鹏 ④方县桂;律所人员:①王芳;教会人士:①张崇助 ②黄益梓 ③张制 ④程从平 ⑤严晓洁
   
    (4)1名撤销案件:①陈泰和

   
2.谢阳自述曾遭刑讯逼供
   
    2016年7 月底,谢阳的律师及妻子一起在花之林餐馆被国保约见。谈话中得知,公安机关曾安排了一次律师与谢阳的会见,希望做谢阳的思想工作。谢阳亲口告诉律师,他曾遭受刑讯逼供,并曾叫人发出呼救的信息。律师告知,最近看守所还把谢阳与死刑犯关在一起,死刑犯有意用燃烧的烟头挑衅谢阳,双方发生冲突,谢阳被死刑犯用手链往死里打,以致头部受伤。
   
3.赵威的辩护律师任全牛遭抓捕
   
    2016年8月7日18:47,河南省郑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案情通报》,称:根据当事人赵威(网名“考拉”)的举报和公安机关初步调查掌握的情况,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律师任全牛编造并在互联网上散布当事人人身受辱的虚假信息,相关信息被大量转发报道,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也给当事人赵威名誉造成严重损害,涉嫌犯罪,已于7月8日被郑州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2016年8月5日,任全牛被取保候审。当晚回到家中收拾衣物半小时后,便被警察陪同去“旅游”。此行的地点和持续的时间均未告知任何人。


4.办案机关连日提审 律师无法会见
   
    (1)2016年8月8日至12日,谢阳的辩护律师蔺其磊和张重实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谢阳,对方连续五个工作日以提审为由拒绝。
   
    (2)2016年7月13日至8月2日,任全牛的多位辩护律师分别到看守所要求会见任全牛,但看守所连续十五个工作日以正在提审为由拒绝。

5.律师要求阅卷遭拒
   
    (1)王全璋案:2016年8月9日,余文生律师来到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案件管理中心要求阅王全璋案卷,得到答复是王全璋于2016年2月26日给警方写了一个声明:本人不聘请任何律师,包括家属聘请的律师,直到审判结束。检方拒绝余文生阅卷要求、拒绝接收辩护手续。
   
    (2)刘四新案:2016年8月17日,刘四新的辩护律师葛文秀到二分检案管中心要求阅卷,被拒绝。
   
    (3)谢阳案:2016年8月9日,辩护律师蔺其磊和张重实到湖南省长沙市检察院公诉二处递交谢阳律师一案的辩护手续,并要求阅卷。检察官李治明接待,但李明显表现出推脱之意,到案管中心进行了阅卷预约后离开。

6.最高检、天津市检拒收控告材料
   
    (1)2016年7月4日,刘四新的辩护律师王磊向最高检察院控申中心提交 709案件控告材料,最高检拒收,并要求律师到天津市检察院反映。然而,王磊律师一再申明已经到天津市检察院以及二分院控告过,控告对象亦包括它们。
   
    (2)2016年8月18日,王全璋的辩护律师程海、余文生,刘四新的辩护律师葛文秀去天津市检察院书面控告天津第二看守所拒绝律师会见违法及天津市检院二分院渎职,但天津市检察院拒收材料。

7.李和平、谢燕益的家属被多次逼迁
   
    (1)王峭岭(李和平的太太):2016年8月18日,王峭岭被迫从亦庄搬家到宋庄。然而,在搬完家不到20小时后,新房东致电王峭岭要求解除房屋租赁合同,原因是受到官方压力。
   
    (2)原珊珊(谢燕益的太太):因当地公安局多次到其房东处骚扰、干涉, 2016年7 月10日,谢燕益太太原珊珊带着 3个孩子(11 岁、9岁以及 3个月大的女儿)搬家。7月12日,新房东到原珊珊住处,说已接到居委会 3个电话骚扰她,要求解除房屋租赁合同。


8.被捕律师的亲友频繁被警方骚扰
   
    (1)2016年8月14日,李和平太太王峭岭撰文透露:这一年来,警方大面积在老家在同学亲戚当中谈话。我的公婆被警车带到派出所,问话一天。后又被频繁骚扰。和平律师的中学同学,老师,大学同学,都被找过谈话。连春富律师未成年的儿子,都被从教室里带走。
   
    (2)自2016 年7月 10日至29 日期间,任全牛律师的妻子被警方非法传唤、强迫搬家、24小时监控,辩护律师常伯阳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要求其解除代理,辩护律师张俊杰被要求退出,律所主任遭警方连续三天三次非法传唤。

9.709一周年研讨会遭非法干预
   
    2016年7月9日,文东海和李昱函(王宇辩护律师)、卢廷阁(勾洪国辩护律师)、葛文秀(翟岩民辩护律师)、马连顺(李和平辩护律师)、程海(王全璋辩护律师)、黄汉中(包龙军辩护律师)、李柏光(胡石根辩护律师)赶赴天津,在709大抓捕一周年之际研讨如何应对天津警方和检方肆意践踏和剥夺辩护律师辩护权事宜,后遭到天津市南京路派出所民警张超杰、胡谦等以查身份证为由非法干预,因其没有提供有效证件和法定的查验身份证的理由,致使双方僵持近四个小时,该研讨不得不被迫中断。

10.律师“解聘潮”继续
   
    (1)2016年8月9日,余文生律师来到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案件管理中心要求阅王全璋案卷,得到答复是王全璋于2016年2月26日给警方写了一个声明:本人不聘请任何律师,包括家属聘请的律师,直到审判结束。
   
    (2)截至目前,官方告知“已被解聘”的23名律师包括:文东海和李昱函(王宇)、蔡瑛和马连顺(李和平)、覃臣寿和李贵生(张凯)、尚宝军(刘永平)、王磊(刘四新)、李柏光(谢燕益及胡石根)、杨金柱(周世锋)、陆智敏(李姝云)、任全牛和严华丰(赵威)、王飞(高月)、纪中久(勾洪国)、吕洲宾和黄汉中(包龙军)、梁小军(谢燕益)、常伯阳(林斌)、葛文秀和胡林政(翟岩民)、尚满庆(刘永平)、余文生(王全璋)。

11.代理李和平、谢燕益的官派律师被起诉
   
    (1)2016年8月19日,程海和余文生律师代理王峭岭,起诉李和平被指定辩护的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天津分所以及律师温志胜、郭明,理由是李和平对亲属委托的两律师辩护委托关系仍然有效,温、郭不是辩护律师会见李和平签约违法,请求确认李和平和该律分所及律师签订的委托协议、出具的委托书无效。南开区法院当场立案。
   
    (2)2016年8月19日,陈建刚律师代理谢燕益的太太原珊珊,向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法院起诉天津官方指派律师(北京鑫兴(天津)律师事务所),要求确认被告于谢燕益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无效。法院已经收取立案材料,等待下一步通知。

12.辩护律师要求看守所赔偿经济损失
   
    2016年8月13日,谢阳的辩护律师蔺其磊向长沙市第二看守所提交《要求国家赔偿申请书》,要求长沙市第二看守所依法赔偿因其侵犯律师会见权而造成的经济损失共计5935元(包括来回长沙的交通费1300元和市内出租车费用450元、住宿费 685元,误工费三天3000元,精神抚慰金 500元)。

13.王全璋的辩护律师起诉公安部
   
    2016年8月19日,王全璋的辩护律师程海、余文生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公安部,要求其依法履行对天津市公安局的监督职责。

14.尹旭安、王芳案开庭取消
   
    2016年8月16日、17日,尹旭安的辩护律师蔺其磊、王芳的辩护律师刘正清分别从法院得知,原定8月18日上午的开庭审理,因其它原因决定延后,何时开庭等候通知。

15.潍坊系列案件已在广饶县法院立案
   
    2016年8月18日,山东省广饶县法院通知辩护律师:刘星、张卫红(婉荷)、李燕军、姚建清四位公民的案件,已经在该院立案。
    
【 709大审判专题】( 2016.07.29-2016.08.06 )


1.开庭前后家属被监控、抓捕、软禁、被迫流亡
   
    (1)王峭岭(李和平的太太): 2016年7月31日晚8点,警方将王峭岭和翟岩民太太刘二敏带至到天津大王庄派出所;8月1日凌晨又将二人拖上警车强制带回北京,王峭岭被关在博兴路派出所,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28小时;8月1日至5日,由于天津周世锋、胡石根等4人相继开庭审理,李和平太太家门口有便衣24小时看守,无法出门;8月 6日下午五点,王峭岭家门口的警察撤走。
   
    (2)李文足(王全璋的太太):2016年8月1号下午5点多,李文足在北京住所楼下被十多名秘密警察以传唤为名带走至八角派出所,晚上12点被释放;8月1日至5日,由于天津周世锋、胡石根等4人相继开庭审理,李文足家门口有便衣24小时看守,无法走出小区;8月12日、8月13日,李文足外出时均被国保紧紧跟随;8月16日,李文足出门会友,在楼下便被三名不明人士跟踪,该三人自石景山八角中里一直跟踪李文足至亮马桥站D出口,出站后一人推搡并抢夺李文足的包,并报警诬陷指李文足“拍他,打他,导致他头晕”。警察随后强行将李文足带至北京新源里派出所,下午 16时被释放。
   
    (3)刘二敏(翟岩民的太太):2016年7月31日深夜,警方将王峭岭和刘二敏带至到天津大王庄派出所;凌晨又将二人拖上警车强制带回北京;8月1 日晚12点回到家中遭到软禁。
   
    (4)原珊珊(谢燕益的太太):2016年8月2日早上九点半,原姗姗赶到天津市二中院,被公安拿走身份证,几十个国宝公安铸成流动的人墙,将她团团围住,并且把她与记者分开。之后一路跟踪到火车站,直到原珊珊坐火车离开天津;之后几日原珊珊为逃避官方可能的抓捕,四处流亡; 8月17 日,陈建刚律师拨打原珊珊的新号,但谈了9分钟后随即电话被切断,律师回拨过去,声音提示“你所拨打的电话已经被限制。”
   
    (5)樊丽丽(勾洪国的太太):2016年7月29日晚被传唤到辖区派出所, 8月1 日被警方强制被送回山西老家。
   
    (6)胡水根和李述进(胡石根的两个弟弟):2016年8月1日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门口被警方带走,后被强制送上回江西南昌的火车,现在二人已被送回江西。
   
    (7)周世锋的家属:2016年8月4日一早,警察上门,被警告不得去天津,目前警察仍在楼下监控,无法脱身。

2.李和平的辩护律师被阻止去天津
   
    2016年8月2日,李和平的辩护律师马连顺本准备去天津办理李和平案件时,被郑州市公安局国保拦截在车站,到发车才放行,并勒令不准去。

3.家属因询问法院开庭时间遭抓捕
   
    2016年7月29日约10点,三名709案的家属(李和平太太王峭岭、王全璋太太李文足、翟岩民太太刘二敏)进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质问有关 8月1日可能开庭审判部分709案人权捍卫者的事情。对方说“联系不上负责人,回去等消息”。随后三名家属决定坚持等待。约14时,三人加上樊丽丽(勾洪国太太 )被警车从天津二中院拉到附近的挂甲寺派出所。

4.法院以“被告人不愿意”为由剥夺家属旁听权
   
    (1)2016年8月3日,天津二中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周世锋两次向法院提出书面请求,不希望家人到法院旁听庭审。
   
    (2)天津二中院对媒体表示:2016年7月18日,翟岩民即向法院出具了不同意其妻及其他亲朋好友旁听的书面声明。

5.法院对公民的旁听申请置之不理或暴力驱逐
   
    (1)刘晓原律师(北京锋锐所的律师):为申请去法院旁听,于2016年7 月25日使用邮政特快专递将旁听申请书寄给了天津市二中法院王卫红院长。然而,刘律师至今都没有收到法院的回复。
   
    (2)李美青、郭红(北京维权人士):8月3日10时,李美青和郭红于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门口申请旁听,遭天津二中院外警察拿走身份证并被带走至市信访中心。

6.开庭公告未依法在“法院外”公布
   
    天津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仅在“法院内”的诉讼服务大厅电子公告屏上播放,显然是不想让社会各界知晓开庭时间,因为进入法院打官司的人毕竟是极少数。并且,天津二中法院也没有同时在其微博和官网公告开庭审理时间。

7.仅允许“亲中”外媒进入法庭旁听庭审
   
    (1)进入法院旁听案件的5家媒体分别为:旺报(台湾)、南华早报(香港)、星岛日报(香港)、凤凰(香港)、东方日报(香港),均有明显的“亲中”立场,并非独立媒体。中国官媒声称“BBC、美联社等多家境外媒体已经前来办公”实属谎言。
   
    (2)外媒记者要求采访被驱赶:为采访周世锋案, 2016年8 月4日上午 9点30分,有外媒记者在二中院(湘江道与新围堤道交口处)被驱赶(图)。2016年8月3日10时,美国之音记者向执勤警员表明身份后被告知媒体人员不得入内。现场法新社記者于twitter上表示,在附近的饭馆亦遭多个便衣警察查证件。

8.“官派律师”未能真正维护被告人合法权益
   
    (1)法庭调查阶段,辩护人表示“就事实部分无证据向法庭提供”,“对公诉人出示的证据均无异议”。另外,辩护人主动放弃发问权利,表示“不需要对被告人进行发问”。
   
    (2)法庭辩论阶段,辩护人表示“对起诉书中指控被告人犯有颠覆国家政权罪没有异议”、或“不表异议”。

9.不允许家属合法委托的辩护律师出庭辩护
   
    在侦查阶段和审查起诉阶段,家属合法委托的辩护人李柏光(胡石根)、杨金柱(周世锋)、纪中久(勾洪国)、葛文秀和胡林政(翟岩民)均被官方解聘辩护人资格。上述辩护人有关与当事人当面确认的要求均被拒绝,之后也未曾受到法院的开庭通知。

10.被告人有关“感谢”、“认罪”、“不上诉”的陈述
   
    在法庭最后陈述阶段,翟岩民、胡石根、周世锋均拿出庭审前早已写好的《信》朗读。翟岩民对法庭表示:“今天的审判,让我感觉到法庭是公正的,整个审判过程当中保障了我的权利。”同样,胡石根表示:“这次对我的审判是公正合法的,程序是严谨规范的,办案人员是认真负责的,我的律师也提供了非常专业的法律帮助。”周世锋更是表示,“我感谢的第二个人就是习近平主席,他的依法治国策略使中国更加强大”,“我感谢法庭!感谢公诉人!”。

11.抹黑家属及外国大使
   
    (1)2016年8月2日,名为“长安剑”的微信公众号发文《天津庭审四个“没想到”,让境外想“闹场”的人哭晕在厕所》。该文称,家属《联合声明》是伪造的,外媒自我“打脸”。然而事实是,《联合声明》的确为家属所发布,并不存在该文所称的香港律师代笔的情况,同时,之后也没有家属出来否认。截至 2016年8 月4日 17时该文的阅读量已达十万人以上。
   
    (2)2016年8月3日20时,共青团中央的官方微博首发一则名为《天津二中院门口的闹剧》的视频。该视频拍摄的画面,是李文足(王全璋的妻子)、樊丽丽(勾洪国的妻子)在八国使馆人员(比利时、芬兰、英国、美国、加拿大、德国、欧盟、法国)陪同下,于天津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门前举牌要求释放被警方非法拘禁的王峭岭(李和平的妻子)、刘二敏(翟岩民的妻子)的行动。然而,该视频配以极具煽动性的旁白,声称家属和使馆人员共同自编自导了一场闹剧,并称樊丽丽摔倒是一起演戏、找茬和炒作案件。其后,该视频被上传到境外视频网站Youtube,也被其他门户网站转载。以凤凰网为例,截至2016年8 月4日 17时,该视频的浏览量已达17万。

12.抹黑死磕律师
   
    2016年8月2日,人民日报的官方微博发布一则“死磕派律师”的动画片,名为“不瞎说TV之‘死磕’的那点事儿”,内容极具讽刺意味,抹黑维权律师群体“造谣生事、耍无赖”。

13.借被告人之口攻击国际人权组织
   
    2016年“709大抓捕”被捕人士之一的王宇获得欧美两项人权大奖:欧洲司法界的路德维希 -特拉里奥”(Ludovic Trarieux)人权奖及美国律师协会( American Bar Association或 ABA)首届”国际人权奖”。2016年8月1日15时,香港媒体“东网”首发《被捕女律师批外国炒作维权事件图搞乱中国》及王宇的视频。王宇在视频中以中国官方口吻攻击了国际人权组织。她和丈夫包龙军律师被拘押之后,他们的儿子包卓轩(包蒙蒙)被当局禁止按计划出国求学,境外人权组织曾帮助他出逃(未能成功),却遭到她的谴责。她称有人利用其子作为人质,抹黑攻击中国。对于两项国际人权大奖,以及今后无论无论境外什么组织颁给她什么奖,她都表示”不承认、不认可、不接受”,也不会请人代为领奖。她还谴责说,”无论境外给我什么奖,我认为他们颁奖的目的,都是想利用我来攻击抹黑中国政府,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14.利用境外媒体和社交媒体
   
    与之前通过党媒(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报道当事人认罪视频的做法不同,官方这次选择借用香港《南华早报》、《星岛日报》、《东方日报》等境外媒体,对709系列案件当事人安排专访,以配合报道他们的“认罪”。同时,官方还充分利用微博、微信等媒介,以文字、视频、动画等方式传播庭审信息。

15.设置“警惕颜色革命”的微博专页
   
    自2016年8月1日第一天开庭时,新浪微博开通“警惕颜色革命”的专页,简介部分写有:别问什么是颜色革命,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乌克兰等过名称并不陌生。看看沙滩上遇难小孩的遗体照,就一句:谁想让中国变成那样!请先从我们的身体上踏过去!另外,该专页转发的帖子均与翟岩民、胡石根、周世锋等人的审判有关。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