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5

文革惨忆:女子煮食“敌人”心肝 还拿2片人肉回家

转发此新闻:
剖腹啖肝人相食 广西至少百人遇害 「吃人肉为显示对阶级敌人的恨」

广西人吃人是文化大革命中最泯灭人性的事件之一,在1967年初至196810月不足两年时间里,仅有姓名可考或有线索可寻、并在官方文件中有记载的,至少有142人惨遭分食。一时间乡间食人成风,部分学生受此影响,杀死老师,在校内剖尸烹炙。研究广西文革史的专家说,「吃人肉是为了显示对阶级敌人的恨,也显示自己的革命精神和勇气。」

现年70岁、南宁市委党校退休副教授黄家南搜集并研究广西文革史料已逾35年,他说,1967年支持时任广西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开国上将韦国清的「无产阶级革命联合指挥部」(简称「联指」),与支持时任广西区委副书记伍晋南的「四二二造反大军」(简称「四二二」),都坚称自己是毛泽东思想的忠实捍卫者,两派势同水火,为日后的武斗甚至人吃人埋下种子。

宁乃良(左)是复旦大学高材生,在文革中被杀害,并被人挖心取肝。图为宁乃良与妻子劳琼荣(右)。

割下被害者睾丸浸酒

黄家南展示了1983年「处理文革遗留问题」期间,由中共武鸣华侨农场委员会上呈「处遗调查组」的材料,当中一篇〈武鸣华侨农场「六三?」事件〉文章记载,「邓从德『武帽分厂雷正生产队职工、党员、打死人凶手、积极支持剖腹取肝并指使将被害者的睾丸割下泡酒,手段残忍,原已批捕,因年老有病,改为监外候审,至今未判,给予清除出党』」

黄家南说,这并非唯一记载吃人的官方资料。他展示的文件披露,196712月容县沙田乡大洋生产队长李广新等人,把地主子女刘兴同等9人带回生产队批斗后,将他们活活打死,其中两名死者遭人剖肝烹食。虽然百多字的记载并未表明肝脏取于何人,但却在次年引发广西全区虐杀剖食人肝的浪潮。

「剖腹时 韦吉贵的眼睛还在转」

据记载,1968年都安县都阳公社加成大队在一次批斗会上,将韦吉贵、韦吉先两兄弟打成重伤。在两人被押回家的途中,遭韦、唐姓两名男子索肝,韦吉先说:「你们要杀我就算了,不要挖我的肝。」韦随即用木棒_敲韦吉先头部,并让唐剖腹挖肝。韦吉贵随后被以同样的方法活剖了肝脏,「剖腹挖肝时,韦吉贵的眼睛还在转动」。

1968414日晚,浦北县北通公社定更大队治保主任赵鼎铭,带60多名民兵到博学大队虐杀程庆初等24人。接着由赵大旺和刘维东动手开膛取肝共12副,扛回煮熟送酒,犒劳参加「行动」的人员。黄家南沉重地说,「(他们)吃人肉是为了显示对阶级敌人的恨,也显示自己的革命精神和勇气。」

196871日晚8时,武宣县桐岭中学副校长黄家凭在批斗中被学生打死陈尸操场,次日学生黄佩农将黄家凭的肝取出,黄家凭的「准儿媳」张继锋等人则将肉削剩骨架,烘烤吃下,文件形容「腥风飘荡,令人不寒而栗」。后来敛骨的人作证亦称:「尸体在操场外厕所旁,两个竹箕就装下了。头被打得黑肿,大腿、小腿、手上的肉全部割光,生殖器、心、肝割光,胸腔里空洞洞的」

文献中又以武宣县为例,指仅有姓名可考或有线索可缉、且首要凶嫌被处理而被官方文件最终定性的被吃者就有34人以上。据信是由武宣县第一任处理遗留问题工作组(处遗组)负责人王祖鉴整理,且被记入官方名为《武宣县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事件》的文件中记载:「武宣县在『文革』期间,有75名死者被挖肝吃肉」。

据官方统计,广西人吃人所波及的地区包括武宣、灵山、钦州、浦北、合浦、上林、崇左、隆安、来宾、柳州等20个县市和武鸣华侨农场,几乎占全自治区86个行政区县总数的四分之一。而在19683月上述各地革委会成立起至当年9月止,记载有逾百人遭分食,其中最小的受害者仅10多岁。

广西农村文革集体杀人的景象

400工农党官食人肉 无一人负刑责

武宣官方统计显示,参与吃人的有工人、农民、干部、党员约400人,文革后其中27人被清除出党,非党员干部被记大过等处罚的18人。黄家南指出,这显示「吃人」参与范围极广,食人者身分也极复杂。记者翻阅黄家南收集的资料,发现并无食人者受到刑事处罚,大部分仅局限于党纪或行政处理,部分则有文件显示因患病或年迈等原因,轻判监外执行或免于处理。

文件记载,1968710日,武宣一名19岁名叫黄文留的女村民,不仅参与煮食「阶级敌人」心肝,还拿了两片人肉回家「孝敬」母亲。她官方简历显示1970年参加工作,并于同年入党,19731225日担任武宣县革委会副主任(相当于副县长),后因参与吃人肉,引起群众不满,被降为桐岭公社党委副书记。文革后黄被调到柳州地区沙浦河水利工程管理局做仓库保管员,柳州地委对黄的处分是「清除出党,撤销干籍(即开除公职),分配当工人」。

做过土匪的陶锦芳,本名邓记芳,是钟山县清塘区新竹小乡四哨村人,19685月被新竹乡党支部书记黄炮赐指派民兵抓去批斗后,再被拖到河边剖开腹腔挖取内脏,参与者再将其心、肝洗净切碎分食,或拿回家浸酒。1983年,县委派专桉组调查此事,参与开膛取内脏的易晚生,因已是80多岁的鳏夫,故未受处罚。

割肉吃人者逗孙为乐

柳州的黄家梁也许永远也没有想到,被他称作愚昧残忍的食人肉者,有的就住在距他家一河之隔的另一处社区。记者找到的4条食人肉者线索中,其中一人的家属听说采访文革食人,便坚拒受访;而武鸣农场一名食人者也在考虑了34天后拒绝。记者又去寻找曾做过县革委会副主任(副县长)后被开除党籍与干籍的黄文留,发现她早在10年前搬离柳州古亭山社区。而她原居住的农用机械厂宿舍的老邻居,也不知道她的去向。记者拨打工厂老职工通讯录中的电话,发现手机早已停机。

记者最后联络到参与杀死桐岭中学副校长黄家凭、割肉烹食的张继峰。1954年出生的张继峰头发花白,与小叔子一家一起开豆腐坊,主要供应早市。三代同堂的家庭像村里其他家庭一样平静而温馨,唯一不同的是,她家中墙上贴着新瓷砖,进门显眼地方仍高挂着一张已经泛黄的毛泽东肖像。

据参与调查的人回忆,当时多数的证辞指控,身为女学生、红卫兵,甚至是黄家凭未来儿媳的覃柳芳(张继峰本名),为表示划清界线率先动刀。而覃柳芳在证辞中却又指控同学黄佩农第一个取肝,并辩称是替女同学陈香姣的母亲等人割肉。但覃柳芳又承认,当时认为黄家凭是叛徒,曾向国民党缴过枪,被割肉吃掉是应该的。

记者说明来意,原本还一脸茫然的张继峰突然警觉起来,对记者的提问能不答就不答,又刻意躲避镜头,甚至装作逗岁半的孙子玩,也不肯面对记者。「黄家凭您认识吧?听说您曾参与过割他的肉吃?」记者问。「不懂你说的那些事」,张继峰语气强硬地用广西话回答。

陪记者聊天的张继峰儿媳妇,则对广西吃人历史并不了解,甚至根本不相信在一旁弄孙的和蔼家婆吃过人。

周恩来震怒令彻查 上下瞒报 称食人「无中生有」

首个揭露广西文革人吃人事件的,是原广西来宾县委副书记王祖鉴。他原为北平(即北京)地下党员,中共建政后辗转到广西工作,曾被打成「右派」并送到武宣劳改。当年中共高层接到王祖鉴透过5种渠道举报广西食人的信件,时任总理周恩来勃然大怒,当众叫军方领导起立并严加斥责。

时任广西军区司令欧致富受命去武宣调查,看到剔剩骨架的尸体,曾厉声质问:「吃了多少人?人家都告到中央去了!这种事也不制止?不汇报?不管?」又指着时任县革委会主任(县长)、武装部长文龙俊鼻子拍桌大骂,「从明天起,再吃一个人,我要你的命!」

自此武宣吃人事件受到控制,但县当局很快就查出告状「黑手」王祖鉴,并以出身问题在各级大会上批斗王,随后着手销毁相关文件,甚至统一口径对付上面派来的调查组。据称,事发后时任自治区党委书记处书记赵茂勋带工作组在武宣「调查」20多天,结束后向区党委汇报,指王祖鉴「无中生有,生编活造,诬陷武宣县领导,一定要追究王祖鉴」。

另有消息称,中央调查组到广西后,也被封锁消息及遇到各种杯葛。原参与广西处理文革遗留工作的公安部退休干部晏乐斌,曾在《炎黄春秋》发表〈我参与处理广西文革遗留问题〉一文中也证实,中央至少两次派调查组赴广西调查吃人事件。至于为何会这样,黄家南称,主要是当时仍有很大一部分打着「无产阶级专政旗号」、支持杀人吃人的领导仍在位。

文章刊发后,晏乐斌遭多名在文革中犯错而被党纪、刑事处分的人联名写信控告,2013530日「华岳论坛」网站刊出多人联署的〈对晏乐斌在《炎黄春秋》发表谬论的控告与批驳〉一文,否定广西在处理文革遗留问题中的结论。全文万余字,要求中央书记处、中央军委、中纪委、中政委、公安部调查,要求晏乐斌及《炎黄春秋》检讨和整顿,向各人赔礼道歉。

来源:明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