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3

恶斗10多年高下已分:公安崛起、国安衰落

转发此新闻:
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揭开了中共“强力部门”跨境出国执法的事实,曝光了这个“强力部门”能量之大以及为所欲为不择手段的本质。而这个强力部门现已众所周知,实为中国的公安系统。

东长安街14号公安部大厦镇守天安门广场

北京消息人士指,那些原本只有国家安全系统才具备的权限职能,现在已完全被公安系统继承,从侧面透露出中共这两大强力系统经历10多年恶斗后,公安已经占据上风,国安实际上已经被挤出权力边缘,而削弱国安的执法权力,也正是习近平下一步所要推行的。

消息人士指,中共十八大习近平掌权后,公安、军队这两大政权支柱已经基本被习近平以各种方式清洗整肃,掌握在自己手里,唯独国安系统,由于其特殊性和复杂性,习近平一直没有动,虽然以反腐败的名义拿下了一个副部长马建,但是整体上国安部仍然“相安无事”。

习近平意属接掌国安部长的陈文清,虽然已于今年四月从中纪委副书记位置上挪到国家安全部,出任党委书记,但名正言顺接掌国安部,恐怕还要等到明年三月全国两会。据此,外界有分析认为,国安部如此顺风顺水,可能与得到习近平信任有关。北京消息人士向博闻社透露,其实国安部表面波浪不兴,内地里日子并不好过。“主要是习对它不放心,但又不知道怎么搞它。”知情者指,国安的保密性和特殊性,一方面使习近平不敢轻易言改,投鼠忌器,另一方面也使习担心它失控坐大。

陈文清要等明年才能执掌国安部

知情者指,201411月全国人大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间谍法》,取代原有的国家安全法,表面上规范了国安部的工作范围,实际上是对国安部的大削权,“除了抓间谍,其他涉及国家安全的活,基本上都没有安全部的份了。这意味着国安部原有的权力大受局限,经费和人员编制也大受限制”。

北京知情者还透露,尽管前年底全国人大刚通过的反间谍法,授予国家安全机关在反间谍工作中,可以依法行使侦查、拘留、预审和执行逮捕以及法律规定的其他职权,但事实上国安系统抓人的权力已经被拿掉,“现在国安除了收集情报,反间谍,实际上抓捕的行动能力非常弱,甚至不如基层派出所。”

消息人士指,正因为国安部权力越来越弱,公安国保都不把国安放在眼里,甚至还欺负国安,“有些地方的国安人员要约谈国保掌握的人,国保甚至告诉当事人不要理会。现在搞到只要是国保的人,国安就不敢动。”

国安公安恶斗十多年

消息人士指,铜锣湾书店事件中跨境出国抓人,都是公安国保干的,“现在也只有国保敢于如此无法无天的出国抓人。因为他们自持有习近平‘要敢于亮剑’这个尚方宝剑,所以敢为所欲为。” 

国家安全部与公安部明争暗斗,从1983年国安部成立时就开始了。九十年代江泽民当政,国安部地位显赫,但到江后期,特别是胡锦涛时代,国内矛盾日增,群体事件此起彼伏,而预告和处理这些突发事件,显然已超出法律赋予国安的义务范围,公安顺势而上。
2002年中共十六大后,出于国内维稳需要,公安国保迅速坐大,不但人员编制急扩,还配置了各种侦查技术,包括窃听与电信监控等以前只有国家安全部门可以使用的手段,成为名符其实的国内「克格勃」。国安部的职能则被进一步局限于「对外情报与反间」。国安部眼见权力被削弱,也只能忍气吞声。

公安部长郭声琨

消息人士指,铜锣湾书店事件以及709大抓捕事件,是公安国保系统至今的一次登峰造极的表演,不但动用境内外的秘密力量,还使用了先进的跟纵定位、监听监控等以往国安才有的反间谍手段,“这也说明,公安不但要成为中国的FBI(美国联邦调查局),还要成为中国的CIA(中央情报局)。”

消息人士说:“如果在明年三月领导班子调整后,国安部在捍卫习政权、实现习的中国梦方面没有新的突出的贡献,国安系统继续被削权靠边站,不是没有可能的。”

来源:博闻社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