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9

中国政治需理顺「人神」关系

转发此新闻:
近日内地媒体纷纷报道,中国共产党第一次给自己做了次广告,据说广告是一个题为《我是谁》的视频,引发社会赞弹。其实那只是中央电视台为庆祝中共建党95周年而发布的一则「公益广告」。不过中共近些年来相当重视党的合法性问题,特别是第五代经常提到党的执政地位问题,其忧党之心天日可鉴。

回到真正「群众路线」,就必须把选择权还给群众,不能将「人民选择」束之历史的高阁。

习近平担任总书记以来,对党的合法性提出一系列论述。在十八届一中全会上,他讲:「崇高信仰始终是我们党的强大精神支柱,人民群众始终是我们党的坚实执政基础。」他还说过:「如果管党不力、治党不严,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党内突出问题得不到解决,那我们党迟早会失去执政资格,不可避免被历史淘汰。这不是危言耸听。」虽然他自信「我们党的执政基础很牢固」,但他反覆念叨党的合法性问题,是因为党内普遍意识到党存在严重的合法性危机。

这种合法性危机,主要在于党的各级干部高度腐败,置人民利益于不顾,致使党的权力来源受到社会广泛质疑。习近平提出的合法性论述是,历史选择了中国共产党,人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这是一种变相的「君权神授」论,对于中共来说就是「党权神授」。党因为在历史上「奉天承运」、顺乎天而应乎人,从而得到执政的权力,成为一种天命。

习近平当然没有直接说「党权神授」,但他讲「历史选择」和「人民选择」,表面上以人民、历史代替了神,看起来具有现代民主政治特征。在民主政治中,统治者的权力来自于选票,也就是人民的委托。但中国政治中的「人民选择」与民主政治的人民选择不同,民主政治的人民选择是有时效规定的,是动态可变的;但中国当代政治中的「人民选择」显然是一次选择、不许反悔。古代皇帝自称天子,但孔子说「天何言哉」,所谓「奉天承运」也者,不过是打着天、神的旗号欺世盗名罢了。人民选择了一个政党,但如果不对这种选择设定时效,则这种「人民选择」跟君权神授有何区别?

既然「历史选择」和「人民选择」不可更改,为了与时俱进、以德配位,就只剩下政党改变自己一途了。第五代上台后,高度重视「群众路线」,强调保持党的先进性。一个保持先进性的党,永远把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自然不负「历史选择」和「人民选择」。

但这种与时俱进、以德配位的想法根本是有悖于政治的内在逻辑。「历史选择」和「人民选择」预设有人民本位的逻辑前提,如果人民不配尊重,任何政党其实都不需要人民的选择。靠着打打杀杀、父子传承也可以掌握权力,也就不在乎什么「人民选择」。既然「人民选择」是政治合法性的前提,任何政党都要尊重人民的天赋政治权利,不能只许选择一次,不让人民反悔。历史是一个永不信息的过程,人民的选择必须相机而动、便宜行事,不可以一成不变。

中国共产党强调「群众路线」,认为它是党走向胜利的法宝,就必须真正把人当人看。天何言哉,神不过是一坨任人揉捏的面团。但人民群众有血有肉,有现实利益算计,还有是非判断与好恶之情。任何政党都不应当「神化」人民,把人民当泥菩萨供在神坛上,看起来满脸虔诚,本质上傲慢无礼。

回到真正的「群众路线」,就必须把选择权还给人民群众,不能将「人民选择」束之历史的高阁。一个政党可不可以做到永保先进性,永远配得上「人民选择」呢?世界上不存在任何永恒不变的东西,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常识。一个王朝或一个政党可以「先进」一代、两代、三代乃至四代,但没有永远的「先进」,一代有一代之治人,一代也有一代之治法。一个政党能否保持先进性是政党自己的事,你先进或者不先进,人民的选择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人民不是神,人民有话要说。中国政治要做的,是把人民从高处不胜寒的神坛上请下来,让他们在必要时作出合意的选择。一个政党是谁?我们只能说,你未蒙上帝特选、历史特选或人民特选,你只是一个被选择者,需要和其他被选择者公平竞争。你不应该享受特权。把选择权还给曾经作出选择的人民。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