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4

中共七月初人事大调整的意图: 习为十九大人事布局提前做铺垫

转发此新闻:
中共在2016年建党节前后进行了一次大范围的人事调整,其中涉及多个省份的省委书记、省长的调整。但这次调整与以往人事调整不同,具有明显的意图,习近平的个人意志在这次人事调整中非常明显。

习近平处处为加强中央集权和个人独裁而动

先来说说王国生调任青海省委书记。和其他人员调整不同,王国生任湖北省长已满五年,同时中央对其治理湖北予以高度肯定,所以这只是一个单纯的晋升,个人认为其背后因素并不复杂。

其次骆惠宁把王儒林顶掉。这个调整就很有深意。因为当年作为救火队长前往深陷塌方腐败山西的王儒林,肩负着反腐与稳定山西局势的任务。我们可以说,王儒林在反腐方面确实下了一番功夫,并得到广大民众的肯定。但现实是王儒林仅仅只是专注反腐,只抓反腐,并没有重视山西反腐后的经济重建工作,山西经济断崖式下跌,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有起色。这正是中央选择把王儒林送去二线的原因。只抓反腐,纪委书记就够了,作为省委书记还不够格。所以中央这次专门从青海省调来了具有人大经济学背景的骆惠宁,把1953年本来还能再干两年的王儒林顶掉。这次意图很明显,就是要重塑山西经济。同时山西省长李小鹏错过两次机会,可见中央似乎并不认同他的执政能力,同时也出现了他将调任其他部门的传闻。可以说这次的山西人事调整给李小鹏日后的仕途埋下了很大的阴影。

江西省也把1953年还能再干两年的强卫派到二线去了。把强卫送去二线的原因只能说并不明显,但强卫自2007年起已经是省委书记了,所以可能中央认为其当的够久了。同时把强卫火速顶掉另一重原因是让习近平的旧部刘奇火速上位。刘奇2016年二月刚刚从宁波调走,三月其搭班市长卢子跃就落马了。卢子跃的落马并没有丝毫影响刘奇的仕途,只能说是习近平对刘奇非常信任的结果。刘奇在鹿心社担任省委书记后火速担任了代省长,与之相对的是,湖北到现在并没有急于宣布代理省长,可见这次人事调整让刘奇任代理省长的意志来自中央,而湖北的省长将通过正常的程序来产生。

不久就要退休的罗志军提前半年被习近平旧部李强顶掉,只能说是习近平急于让李强上位的结果。这一人事安排习近平的意志也非常明显,那就是让习近平个人加强对地方的控制。让车俊来接任经济大省浙江是中央对车俊能力的肯定,其两次作为救火队长的经历并已经担任满一届建设兵团政委的经历让其成为这次人事安排的对象。可以预见的是十九大上夏宝龙要么进入中央要么退休,车俊应该会顺利接任浙江省委书记。

这次把刘慧调离宁夏也应是习近平的安排,这次安排应该是在两会结束后、宗教会议前就决定了。刘慧作为宁夏主席对宁夏近来不断泛清真化、阿拉伯化、极端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习近平专门在7月宁夏之行前把她调离,换上了一位不信教的咸辉。此次调离后,刘慧将在国家民委赋闲。当年,杨传堂在西藏病倒,因身体原因也是在国家民委任职赋闲。

至于任命陈宝生为教育部长的原由,其实也是和习近平的意志密切相关。陈宝生当年也是习近平在中央党校的部下,后担任国家行政学院党委书记,有多年的党员、公务员最高教育机构的从政经历。此次任命他来管理教育部,是习近平准备继续加强对学生意识形态宣传的打算,习近平打算用教育公务员、党员的思路来教育学生,强化中共意识形态对学生群体的影响。之前提出禁止西方意识形态进入大学的袁贵仁,显然也是得到党中央的直接要求才发此言论。

至于徐麟任网信办主任就是习近平的家务事了,不在此赘述。

总而言之,这次人事调整是准备进一步加强中央集权,加强对地方控制的一次的人事调整,同时也为十九大人事布局提前做铺垫。



来源:多维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