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8

从邢台洪灾看社交媒体对党管新闻的冲击 (视频)

转发此新闻:
720日,河北邢台地区由于官方未能在泄洪前及时通知民众撤离而导致多名村民死亡。


最初把灾情报道出来的,并非姓党的官媒,而是使用微博、微信的普通民众。流传在社交媒体上的不仅有遇难者的照片,也有跪在地上向民众求饶的政府官员,以及在高速公路口阻止民众到北京告状的公安武警的照片和视频。更有勇敢的普通民众和律师在微博上写明自己的姓名和电话号码,希望网友转发消息。直至724号,官媒才发布消息:邢台市人大党组副书记、邢台市开发区党工委书记段小勇等官员被停职,有关部门对事件进行调查,分清责任,依法追责。回顾过去几年来,对腐败官员的揭露、群体抗议活动的发起以及重大灾难的救助往往始于社交媒体。那么,日益发展壮大的社交媒体对中共的统治以及党管媒体形成什么样的冲击?中共对社交媒体的掌控是否还能维持下去?广大中国公民应当怎样更多地利用社交媒体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温云超先生说,邢台洪灾事件一开始并没有在微博和推特等发布,而是来自于微信的朋友圈。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说,官方报道是滞后的,这个也正常,因为邢台这个地方并不大,而且今年中国大规模的水灾,所以官媒没有第一时间介入也可以理解。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朋友圈和新浪微博等上这个时间引起了强烈的情感冲击,所以也导致了大量关注。
最初的微博并没有被马上删除,这是什么原因?胡平先生说,中国的网监部门是预先设置敏感词的,这次的事情是一个突发事件,只能人工删除,这次的事件原因是多样的,不排除一部分网监还尚有良知。也有因为消息的大量传播和迅速复制,导致了网监部门根本没有足够时间来逐条删除。
基层老百姓是不是已经有了自己的发声管道?胡平先生说,这次的事情也印证了自媒体对于官方媒体的冲击。在过去,凡是官方不喜欢的信息,是根本没有出现的机会的。但是自媒体的出现打破了这样的封锁。所以很多官方不喜欢的信息,也有了传播的机会。倘若没有互联网,那么这次的事件,恐怕也不会这样大规模的传播。
中国的主流媒体是否不称职?温云超先生认为,一般中国的官媒报道灾难事件都有一个固定的模式,看不到原因的追问,也看不到具体的受灾人数,包括这次的事件也是如此。当然如果我们对比这次事件和几年前的721北京大暴雨的报道还是有区别。721暴雨的时候,媒体将几乎所有的遇难者的信息都报道的十分详尽,但是这次邢台的暴雨却严重缺乏相关的报道。中国的自媒体的缺乏也确实导致了一些新闻事件的传播不利。
胡平先生认为,这次事件的即使传播,导致了当局的一些举措显得非常可笑,也因此倒逼了当局对一些政策进行调整,包括对于一些官员的惩罚。可以看到,现在社交媒体和网民在信息传播上起到的作用多么巨大。
一些网民认为民众对于党媒已经失去了信心,这是否是真的?温云超先生表示,现在党媒的状态是,他们知道自己在说假话,民众也知道他们在说假话,但是他们还是要持续说假话。所以现在民众习惯通过社交媒体来表达自己的情绪,民众在用自己的冷漠去反抗,这也是党媒和官媒完全与民众需求背道而驰的必然结果。
中共控制媒体的政策还能继续下去呢?胡平先生说,在不短的时期内,这种局面应该会还会持续下去。官方应该还会竭尽所能来把持媒体,而民众也会一直用自己的方式来反抗。这是一种力量不均衡的局面,但是这种抗争不会停止。如果想要打破对于言论自由的管制,那么更需要的是正面的抗争。
温云超先生认为,中国的社交媒体黄金时期已经过去了,尤其是20132014年一些网络名人遭到惩治之后。这个阶段和习近平上台的时间是一致的,现在对于社交媒体的管控除了自上而下的管控之外,还增加了司法的威慑,对于参加传播的人施加了不小的恐惧,所以现在即使在社交媒体上,异见也越来越难见。当局对于社交媒体的管控使得民众通过这个渠道形成反抗的可能性越来越低,大规模的抗议基本上是完全不可能了。
中国的互联网管制会走向何方?胡平先生认为,应该还会延续目前的方式,像朝鲜一样完全断网是不可能的。而且目前的方式也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效果。科学技术有可能帮助我们抗争,但是不能代替我们对于强权的正面抗争。
如何能突破对于社交媒体的管控?温云超先生认为,首先要有足够吸引人的素材,包括像这次的邢台事件,否则根本无法吸引民众的眼球。然后也要在多个平台发布,毕竟现在管控越来越严重,最后就是要有详尽的细节和事实,否则传播也不可能抓人眼球。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