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1

民族主义怪胎须诊治

转发此新闻:
什么东西只要是进了中国,那就一定变味变种。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变成了马克思主义专制化、封建化。市场经济中国化,就成权贵市场经济。社会主义进入中国所做的惟一贡献,也就是把社会吞并,变成利维坦。

南海事件一出现,那些高喊爱国的人,马上就如同吸毒一样,一下子就魔幻起来,有人甚至把普京大帝当成美国总统。

民族主义中国化,就变成了恐怖主义。难怪有人说,义和团、红卫兵、爱国者是中国的三大祸害。红卫兵、爱国者只是义和团的变种。

不过,民族主义在列宁那里还好点,列宁说,民族主义是流氓者最后避难的场所。可见,列宁主义千不好万不好,但对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嘲讽还是很到位的。有时候,专制主义者也能说出点正确的话。

南海事件一出现,那些高喊爱国的人,马上就如同吸毒一样,一下子就魔幻起来。这一魔幻,就找不到北,也找不到南,简直就是东西南北不分。觉得中国哪里都是美国的地盘,中国已经不是中国,中国在精神和物质上已经被美国全面占领。

不但如此,就是那些爱国者也分不清谁是中国人的,觉得中国人也是美国人,不是美国人就是美国的汉奸。肯德基也分不清了,把麦肯基当成肯德基,只要是有基字,那就一定是美国的。更有甚者,有些爱国者还把普京大帝当成美国总统,只是这样做,不知美国人同意与否,奥巴马是否愿意。

爱国者的魔幻世界,真是无奇不有。爱国者不但让大人们别吃肯德基,让小学生也别吃肯德基,否则吃的就是汉奸。

如果说过去当汉奸不容易,现在当汉奸也真是容易。不管是什么人,只要吃了肯德基,那就是汉奸。这里的问题在于,那些爱国者如果在南海仲裁案之前吃了肯德基,是不是也是汉奸?如果是,那些爱国者在此之前就是汉奸了。如果这一逻辑成立,爱国者汉奸与非爱国者汉奸在实质上没什么区别,只要是吃了肯德基就是那汉奸。

如果爱国不分先后,那汉奸也就不分先后了。于是乎,中国突然汉奸遍地都是。于是乎,爱国者就打自己的同胞,烧自己同胞的车,砸自己同胞的店。真要是让这些爱国者上南海,估计他们是第一批投降者。

马克思主义说,经济发展了,精神就文明。事实并非如此,经济发展了,人就得了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精神病。抵制美货的人,用美国的软件,美国的手机,坐着美国的飞机,不让吃美国的肯德基。

自从得了爱国主义精神病,整个人确实精神多了。

民族主义是权力纵容的结果。以为爱国,就可以上下齐心,就可以实现中国梦,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但因为这样的爱国,掺杂着既利利益者的私心,把国、党、政府、社会主义四位一体,爱国就是爱党爱政府爱社会主义。

这一连串的爱,让爱国者变成爱国者蠢货。有人因此说,抵制外国货不如抵制蠢货,却不知蠢货只是洗脑的结果,不能倒果为因,更不能为权力洗地。把权力装进制度的笼子里比抵制蠢货更重要。

有趣的是,一说爱国,游行就变得顺当起来,不需要权力部门批准。而非爱国主义的游行,则权力部门则如临大敌。

游行这件事,权力部门也做得不公平。既要防止爱国主义变成中国式的恐怖主义,更要防止公共权力变成全能权力。全能的公共权力就会全部动员爱国主义的能量,掀起爱国者的狂热,掀起以爱国主义的名义形成的法西斯狂热或文革式狂热,这种全能的实质是爱国者的无能,是爱国者的肌无力综合症。

其实如果言论自由,各种主义都找到自己的空间地盘,且互相激荡,权力就不会陷入既利用民族主义又怕民族主义的困境了。现在倒好,权力洗脑得来的民族主义,得来的是个怪胎,还得需要其他主义对民族主义这个怪胎进行诊治。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