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9

治水哲学--回归泥土

转发此新闻:
人们对待19982016两次大水灾的态度有明显差异。1998年的时候,官媒大肆宣传抗洪事迹,主要镜头针对官员和军警,百姓略微感动;到了2016年,官媒依然用重复的套路、重复的文字、重复的镜头宣传抗洪事迹,民间则对几乎所有抗洪事迹进行质疑:为什么士兵赤手空拳去抗洪?为什么只能吃到冷馒头,一年8000亿元的巨额军费,就是这个水平的后勤?这样的后勤如何保证军队作战能力?

与洪水共生,让大自然来调节;那些钢筋水泥的水利工程,该让位给泥土的河床、泥土的河堤。

有一个逻辑基本没有大的变化,那就是,公众对水利工程质量的质疑。

1998年的水灾,火了一个词汇:豆腐渣工程。此词的出处是时任总理朱熔基。当时,江西九江的长江大堤决口,朱熔基怒斥该工程是豆腐渣工程。在当时,此言赢得民间一片喝彩。

2016年的水灾,最火的是两个词汇:武汉130亿元,三峡大坝。前者的出处是201364日,武汉政府宣布《投130亿告别「看海」 一天下15个东湖也不怕》,这在2016年成了被大家反复调侃的笑话,人们追问:130亿到底花到哪里去了?对三峡大坝的指责,则是这么多年来越来越激烈的情绪。

同时,人们大量转发的文章里面,有许多是赞美国外工程质量的:《东京地下水道,宫殿一般》,《震惊:德国人在青岛待了17年,没修别墅没盖大楼》,《德国「抗洪神器」》

对九江的豆腐渣与武汉的130亿的追责,以及对国外工程的赞美,其逻辑是一样的──如果工程质量好,水灾就不会这么严重。这个逻辑固然是成立的,工程腐败在当今体制下也是必然的。然而,如果工程质量好了,水灾就可以避免?或者说,我们对于水灾的防范,就一直停留在「工程质量」的高度?

比如三峡大坝,公众的抨击越来越强烈,黄万里当年的文章在今天被一遍遍转发。抨击的重点并不在工程质量,而在于,三峡大坝根本就不应该建。

从仅仅追问「工程质量」,到追问「三峡工程就不该上马」,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提升。但这远远不够。因为,即便所有的水利工程质量都很好,即便三峡工程应该建,或者三峡工程建错了后来炸掉了,那么,我们对洪水的应对就能非常得心应手吗?

很遗憾,不能。

我们要反思的,是我们面对洪水的思路。

想一想「大禹治水」,这是一个古老的故事,几乎每个中国人都听说过,但是,没有几个人真正懂。大禹治水主要有两个故事点,一是三过家门而不入,另一个是堵不如疏。前者是低级的煽情,没有价值;后者是哲学的提炼,价值巨大却不被人真正理解。

老师们把大禹治水的故事当做「司马光砸缸」的水平来讲给学生们听,其哲学意义几乎被抹杀殆尽。

堵不如疏,道理上很明白,然而有几个人把这个道理运用到实际中?不用引申,仅仅在与大禹完全相同的领域--治水--方面,我们可曾理解并运用过「堵不如疏」?

每一个水利工程,几乎都是在堵洪水,为什么我们不能疏洪水?

中国几乎每一个城市都缺水。雨季来临时,我们原本应该像马赛马拉的动物一样充满欣喜,然而几乎每年,至少湖南湖北是要「三湘四水斗洪魔」的。有一段时间,我一看到「三湘四水斗洪魔」这7个字,就觉得恶心。

水太多了,到了洪水的地步,确实对人类不好。再诗情画意也不能抵消洪水对家园的冲毁。然而,我们要想:是不是每一次洪水的形成,都仅仅是下雨的结果?是否有大量的雨水,本来不必成为洪水?为什么不能把雨水收集起来?

缺水了,就大搞南水北调;雨水来了,就抗洪,恨不得立刻把所有的水排到大海里。

国外早就提出了「海绵城市」的概念。中国也有人在提。2016年洪水期间,我看到的最好的文章,是一位叫俞孔坚的人的发言整理。

俞孔坚是景观设计师,哈佛大学设计学博士,第一个获得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荣誉设计奖的中国人。那篇文章名字叫《我们为什么非要做50年一遇的防洪堤呢?》。文章的题目不太好,文章的内容也有点繁杂,但文章的核心内容非常棒,值得每一个人反覆思量──中国目前在大搞城市化,用钢筋水泥造成高楼大厦,哄抬房价卖给百姓;城市路面都要求硬化,据说是为了美观,可是却忘记了这显然是不准备用泥土吸收雨水了;用钢筋水泥的河道把每一条河流捆绑起来,不仅丑陋,而且粗暴愚蠢,完全破坏了河床、芦苇、湿地的生态系统最傻的是湖北。湖北号称千湖之省,那些湖泊原本就是天然的调节系统。可是,湖北人居然填了很多湖,盖起高楼大厦。结果,人们发现,每年遭水灾的地方,就是当年那些湖面这是大自然的记忆,大自然的报复

「海绵城市」的概念非常棒--留出许多地方,专门让雨水、洪水去淹没。这个来自国外的概念,完全契合了「大禹治水」的哲学思想。其实老祖宗早已经告诉了我们如何治水:与洪水共生,让大自然来调节。那些钢筋水泥的水利工程,应该让位给泥土的河床、泥土的河堤。

来源:东网 / 王思想 经济学者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三峽”
三峽乖乖
夏禹辛苦將你開
從此長江無水災
安居樂業
百姓笑開懷

誰知時隔數千載
社會主義將你害
築壩勞民又傷財
環境破壞
鯀禍又重來
----《醉落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