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9

昏官甚于洪水 民命轻于鸿毛

转发此新闻:
今年夏天,内地遭遇到了自一九九八年以来最大的洪涝灾害。但最惨重的伤亡,并没有发生在南方长江及东北松花江流域,反而是并没有大江大河的河北。在邢台,迄今已有超百人死亡失踪。围绕这些揪心的灾难,外界更多地关注到当地官员在灾难发生时及发生后一系列的表现。

洪水猛于虎狼,昏官更甚于洪水;这是漠视民瘼,官员区区停职,焉能告慰亡灵而谢天下?

洪水爆发后的第十六个小时,在许多老百姓包括多名儿童尸体已经漂浮之际,邢台经济开发区副书记王清飞竟大言不惭地说「没有人员伤亡」,水务局长表示「没有接到上级要求下游撤离的通知」,防汛办副指挥长则又说「发了撤离通知」。愤怒的村民决定进京告状讨说法,于是出现了网上热传的王清飞下跪的视频。然而他的背后,是成排的特警、警察和防爆车。相比较那些躲在办公室和豪华坐车里的官员,王清飞表现尚算好的,然而他这一跪并没有换来谅解。在网民看来,这一跪,并没有对生命的悲天悯人,没有为官一任的愧疚致歉,更多的是对自己头顶乌纱的担心。其跪哭是对群众的安抚,还是对自身仕途的忧虑?

官僚昏聩 救灾不力

邢台当地交通便利,沃野千里,并没有长江、珠江这样的大江大河,也并非通讯不便的深山险沟。在当今这样时代,竟然发生了如此惨重的水灾伤亡,充分暴露出了当地在救灾应急处置、信息通报等方面的混乱无序。在洪水急涨之时,当地负责官员浑然不觉。事后,面对汹涌的舆论,在河北省工作组进驻之后,邢台开发区书记段小勇等人已被停职。

多年来只唯上、不唯下的政治思维逻辑,已经让内地官员们养成了在出事之后捂盖子的习惯。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都惯于在第一时间强力压制。面对灾难,首先想到的不是疏散通知民众,不是实事求是、坦诚相告,却依然敷衍塞责,甚至在信息发布、数据统计方面依然幻想弄虚作假、偷梁换柱,透支了公众最后一点耐心和期待。洪水猛于虎狼,昏官更甚于洪水。这是漠视民瘼,这是泯灭人性,区区一个停职(这连免职都算不上,连纪律处分都不是),焉能告慰亡灵而谢天下?在当地十余省洪涝四起、情势危急之际,「罚酒三杯」如何警示官僚而安民心?

而且,就连去年天津大爆炸那样的恶性事故,虽然事后的报告提出对有的副部级干部降级,但究竟如何降级、怎么处理,公众无从知晓,当事官员仍然在位。这样又怎么能保证洪水关头的停职,只是「休假式背锅」呢?

对外「爱国」 对内沉默

让国人寒心、让国际笑话的,不光是地方官员的昏聩颟顸,同时还有「爱国者」们的沉默。几天之前,菲律宾南海仲裁案接踵之后,「爱国者」们气愤填膺,恨不得第一时间为国捐躯。一些没有第一时间表态的名人,都被「爱国者」口诛笔伐,沈阳等地的肯德基还被围攻抵制。原在天边的南海,让「爱国者」热血沸腾;然而,面对邢台这样近在尺咫、与同胞性命财产攸关的巨大灾难,他们却无声无息,彷佛毫不存在。再也没了呐喊,没了批评,没了为民请命。在他们的心里和眼中,南海是中国的,但邢台呢?在国际上大嗓门震天响,在国内却愚蠢透顶,这只能更加让国际社会当成笑柄。

不过仔细想想,这对内对外的天壤之别,其实也并不矛盾。「爱国者」们所爱的国,原本就是官老爷们的国,并不是老百姓的国。爱官老爷的国,且是遥远的南海,八竿子打不着,无风无险,这是只赚不赔的买卖。爱老百姓的国,一来没有好处和「赚头」,二来稍有不慎,还可能被调查、被开除,这种赔本的买卖,「爱国者」们自然是不干的。

来源:东方日报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