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5

常委之争改变高层政治板块

转发此新闻:
2016年,注定是一个多事之年。习近平为了在2017年的十九大抢夺位置,新年一开始动作就不停,而习近平无处不在的反对力量也没有停歇。然后,就是眼花缭乱的习近平核心之战,任志强事件、倒习公开信的出现、李克强习近平争斗公开化、习近平刘云山争斗公开化,用《明镜月刊》封面故事的文字说就是,这些人之间“已经黑脸,就等掀桌”。名称实亡的“习李体制”即使连面子功夫也不复存在,习近平与李克强、习近平与刘云山争斗完全公开化和严重到如此地步,让北京高层政治板块大变。

一封署名为“忠诚的共产党员”的公开信要求习近平辞职。

这场斗争如果让习近平大赢,自然没有王岐山什么事,问题是,2016年初,习近平以先地方,后中央策略抢当“习核心”的战役灰溜溜收兵,习近平想玩的一人独大政治游戏被遏制;接着,两会倒习公开信出现,习近平遭遇上台以来最大政治危机,这封信的来龙去脉至今未查出所以然。

倒习公开信出现后,《华盛顿邮报》问“习近平正失去他的掌控力吗?”曾经提出“中共残局论”的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沈大伟认为,“在某些方面,你不得不问,如果你需要大家效忠、表态和承诺,你的地位稳固吗?不会真的稳固。在我看来,这显示的是不安全感。”201647日在华盛顿国际和平研究所与乔治城大学共同主办的一个研讨会上,沈大伟被问到习近平是否会在2022年后继续掌权的问题时再次大胆的表示,习近平未必会做满两任,尽管他不认为习近平处境危险。

也有观察家不同意沈大伟的看法。原《金融时报》驻北京以及华盛顿分社社长的资深记者马利德(Richard McGregor)认为,尽管习近平的权力不是得到大家赞成的,而是通过独断专行得来的,但是他仍然大权在握。华盛顿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高级顾问和中国研究项目负责人张克斯(Chris Johnson)认为,习近平仍然掌控着他所创立的体系,“他在领导层中仍然处于不只是同级别中地位最高的,而是老大。而且,他还在这种情况下继续推进他的议程。”

但在中国发生的事情,似乎证明习近平既不像沈大伟说的那样政治危机如此深重,也不像马利德说的那样,习近平仍大权在握,或者像张克斯说的那样,习近平仍然掌控着他所创立的体系。

在习近平集权的过程中,习近平确实遭遇了麻烦。习近平当核心不成、“习大大”不许再叫了,倒习公开信的出现,海外媒体批量出现的习近平与李克强、习近平与刘云山争斗报导,这些都是习近平集权路上遭遇麻烦的明显近例。

中国发生的政治事件迫使习近平妥协,习近平也被迫要应对这些危机。他在对知识分子喊话,呼吁给网络更多呼吸空间,争夺李克强的政治资源,他也在树立宽容和“三不”(不抓办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 形像,改变宣传部门给他塑造出来的左王形像。也有报导说,他打算不在十九大不设接班人。虽然,这其中最大的变数是,习王同盟的出现和习近平的战略同盟王岐山可望在十九大接任总理,这一新选项的出现迫使习近平可能颠覆中共现有的政治规则,将中国政治带入一个没有规则的混浊世界。

来源:《调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