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6

夸大三峡防洪能力,大洪水打了「一劳永逸」一耳光

转发此新闻:
近期,中国大陆长江中下游进入防汛模式,很多地方成为泽国,抗洪救灾再次成了各省的「头等大事」。很多地方党政领导到防汛抢险第一线督战,连双休日都没有了。

夸大三峡工程的防洪能力,是对社会的严重误导,但更可怕是官员流行「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的思维。

这场大洪水没有1998年的大洪水大,但被淹的地方也不少,一些城市的部分城区也重启「看海模式」,成了很多人在网上调侃的生活现实。现实使很多人如梦方醒:过去官方宣传的三峡工程一劳永逸地解决长江中下游防汛抗洪难题的说法不真实,官方长期在防汛抗洪、水利基础设施上不作为是一种对人民极端不负责任的做法。

对三峡工程的争议持续不断。在论证三峡工程该不该实施时,一些专家争辩说,如果三峡工程没有防洪功能,三峡工程就弊大于利;但如果三峡工程具备防洪功能,三峡工程就利大于弊。上世纪50年代就极力主张修建三峡大坝的「长江王」林一山,其思路就是「三峡建坝,一劳永逸地解决长江水患」。三峡工程竣工后,每到原来汛期来临之日,长江沿岸媒体就会宣传说, 三峡工程一劳永逸地解决了长江中下游的洪患问题。

比如新华社一则718日电文称,科学调度三峡工程,长江防洪应对从容。时任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董事长的曹广晶表态说,巨大的防洪减灾效益已全面显现。营造的是一派天下太平的景像。

把三峡工程说得一无是处并不公道,但夸大三峡工程的防洪能力,也是对国家、社会的严重误导。最可怕的是大陆官民长期流行一种「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的思维,以为有一种方法或者一种工具可以让某个难题永久销声匿迹。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有人希望在黄河上搞梯级开发,建大坝,实现「海晏河清」。三峡大坝建成后长江中下游洪水问题并未解决,近年却又有人提出,要在江西与福建之间修建一条闽赣运河,引长江水由闽入海,以「一劳永逸地解决长江洪灾」。似乎天底下任何事都有一个终极解决方案。

只可惜,人与大自然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随着科技进步和基础设施建设,人类的处境会越来越好,但那决非人类实现了对自然的征服,也就不存在一个终极解决方案。人类必须不断地调整自己与自然的关系,但不可能一劳永逸地获得某种优势地位。

事实上,三峡工程自建成之日起,长江中下游地区的自然条件并没有比以前好起来,相反一直在朝旱、涝两个极端发展。干旱的年份,长江中下游大小湖泊见底、成为牛羊吃草的牧场;有的年份又降雨成灾,不仅平原成为泽国,甚至大中小城市成为「看海」的去处。很多情况下人们指认「厄尔尼诺」现象是罪魁祸首,但也有研究表明,持续的反常气候可能跟三峡工程有关。如何解决问题,就不能仅仅等着「厄尔尼诺」现象消退,而很有可能要从人类自身的错误入手,通过纠正错误来解放自己。

一劳永逸思维,一方面导致国家和社会变得急功近利,另一方面又使政府经常无所作为。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某些问题,官员们希望通过一次性的投入换取永远的安逸,突出表现为好大喜功、集中力量办大事、盲目乐观。集中力量办成一件大事后,就马放南山、刀枪入库。据媒体调查,现在全中国很多地方的堤防、水库和塘堰等水利防汛设施大多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早就年久失修。地方只愿意招商引资,将GDP增长视为唯一的政绩,而一旦遇到旱涝情形,官员们往往进退失据。

中华民族是一个与水旱灾害持续斗争的民族,过去是,恐怕将来也不免于如此。进入21世纪以来,中共持续强调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继而提出建设生态文明,习近平又强调绿色发展。生态文明、绿色发展是一件慢工出细活的事,任何毕其功于一役的想法都是不切实际的。在这方面,政府不仅要认识到位,而且要有规划,有合理的投入。如果把人与自然对接的「接口」建设好了,自然在人类面前就会脾气好起来,人在与自然相处时才能展现自己的优雅,享受一份安逸。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不作为?废话,有经费也拿来维稳了!~就算维稳够用,还有那么多广大的共产党员还不够分呢!~谁管你怎么淹!~

匿名 说...

【】“三峽”
三峽乖乖
夏禹辛苦將你開
從此長江無水災
安居樂業
百姓笑開懷

誰知時隔數千載
社會主義將你害
築壩勞民又傷財
環境破壞
鯀禍又將來
----《醉落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