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4

微信已经成为结社式的反对力量

转发此新闻:
都说南海在本月12日开战,结果也没有开战。没开战本来很正常,因为打仗终不是最好的选择。二十一世纪,和平与发展仍然是和平发展的主题。何况国内经济形势恶化,国内矛盾激化,公平正义没有得到解决,人们对政党和政府已经失去了部分的信任,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想靠打仗来转移国内矛盾,无疑是下一个大险棋。

搞不好,来一个大清政府式的灭亡,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让反对力量在阳光下运行,这样也好便于让大家监督。

再说,也有人乐观其成。

有例为证,那些在国内主张打仗之人的舆论一出,马上就有人在微博微信上说,打吧,不打是孙子。还有人说,打吧,打出一个新中国。更有意思的是,微信圈子里掀起了调侃式的学习英语的小高潮。

这些英语主要具体内容有:听说要打仗了,有人举办了一个英语强化特训班,内容主要是这几句话:Hi, American friends. Welcome to China, You come with meI show you the way to leader.

除此之外,还有人搞起了日语培训班,其内容也是上面那几句话,不过加上了《地道战》的图片,核心是要给皇军带路。不过,这个就有点扯远了,因为南海是要与美国开战,没日本人的事,除非中日因钓鱼岛开战。因为钓鱼岛,中日官方民间都没少和日本人打嘴架,打来打去,也没有什么结果。给人的感觉,打美国还得学美国,打日本还得学日本,嘴架可以打,现代文明还是得学,不学就变得越来越野蛮。

文明学得慢,野蛮的事,中国人学起来可是快得很。再说,中国人大部分人仍然处于野蛮状态,那些不想野蛮的人,也都移民或者准备移民了。

打仗这事,本来可以在微博上说的,说的目的,也就是别打。可是要是微博上说别打,总给部分人找到汉奸的口舌。中国人受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教育惯了,无论哪种派别,哪种主义,都有反汉奸的潜在基因。一被人说成是汉奸,就赶紧给自己找到一个爱国的理由,以示和汉奸的区别。

本来微博是个好东西,微博这个自媒体在监督政府权力、行使公民权利发挥了积极作用,人们也因此天真地以来,微博的春天来了,自由的春天来了,民主的春天来了,中国就此走上了现代文明之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公权力搅动了一起倒春寒,微博刚开出了民主自由嫩枝就差一点全被冻死。

在这个时刻,微信来了,微信来得及时,人们都跑到微信里去抱团取暖。

具体到南海这事,有人对汉奸这事并不在意,但架不住那些爱国者的攻击、侮辱、谩骂、骚扰,甚至对家人也造成了威胁。于是,他们在微信里强化自己的思想价值、固化自己的主张,并在微信群和微信圈子形成紧密的价值共同体。这种紧密的价值共同体一旦形成,实际上就是结社。结社构建了与其它结社团体的边界,也形成了对政府真实的反对力量。政府这些年来惟一成功的例子就是充分利用了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其它的主义,即使是宣传有力量,也被民间化解于无形之中。

异议是最高的爱国形式。民主理论也说,没有反对派,就没有民主,民主是对多元性的捍卫,民主的核心是保障少数人的权利,没有对少数人权利的保障,多数的政治暴政和社会暴政都会来袭。

如果中国真想走向民主自由,就得接受这些普世价值,就得顺着普世价值设定的逻辑轨迹和现实路线走。

走的方式之一,就是无论在爱国问题上,还是在其它问题上,都要允许异议,保障异议的权利,保障异端的权利。不能让普世价值的常识成为异端,不能让普世价值变成西方的专利。在上世纪中国还主张学习西方的文明,不能到这个世纪放弃学习西方的文明。中国总得与文明同行才有出息,不能与野蛮同行。与朝鲜同行,那就是自取灭亡了。应该让微信成为结社的平台,结社的桥梁,让地下的反对力量,升到地上来。让反对力量在阳光下运行,这样也好便于让大家监督。升到地上来的最好的方式,就是放开微博,让微博自由起来,避免和防止公共权力的专断的粗暴的干涉。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