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5

洪灾考验水利腐败 长江防总临阵走帅

转发此新闻:
踏入7月,长江在1日于上游出现2016年第1号洪水,继而3日在中下游出现2016年第2号洪水,接下来长江流域还有几轮大暴雨和台风过程......堪比1998年洪水。

长江防总按规定由湖北省长兼任,此时却临阵没有了主将,让外界对中央的人事安排用意更添猜测。

3日晚上,第1号洪水的洪峰抵达湖北武汉新洲区,但新洲已受淹2天,因为流经新洲的长江支流举水,1日决堤,淹没新洲凤凰镇,水位更随着上下夹击而不断上涨,需要逃亡的民众持续增加。

决堤后,70余米的溃口一直没有封堵,凤凰镇党委副书记李金发解释,「还会来洪峰,如果当时封堵,根本达不到效果,劳民伤财」。

「劳民伤财」这4个字在官员口中说出来,极具黑色幽默效果。

自从1998年大洪水后,中国年年增加水利系统的投入。

1998年底,国家全面启动加固长江干堤工程。到2003年,跨越湖北、湖南、江西、安徽4省的长江中下游干堤加固工程完工,这期间中央投资684亿元人民币用于治理开发长江。

此外,国家还开展长江重要堤防隐蔽工程(重要险要段加固防渗等)建设,分布在上述4省,共28个项目,总投资65亿元,共涉及堤防长度1935公里。

而长江的大量支流,乃至各地大小河流、水库山塘、发电灌溉等种类繁多的水利工程,投入更是惊人。

十一五期间(2006-2010年),全国水利投资逾7000亿元,到十二五(2011-2015年)猛增至1.8万亿元,预计十三五(2016-2020年)要超过2万亿元。

以长江防汛主要省份湖北为例,十二五期间的水利投资将近1200亿元,其中,湖北省水利厅宣称454个重点河段治理工程全部完成,中小河流防洪能力明显增强。

但新洲官方证实,举水河20多年来一直没有加固,尽管举水在1991年差点溃堤,尽管举水是流经武汉郊区的长江重要支流,却让其年久失修。

有多少水利投资被中饱私囊?公开统计数字欠奉。不过,中纪委办案有盏「明灯」:国家资金往哪个领域去,那个领域腐败就会比较多,此乃中国体制的特色。

中共十八大以来,水利系统被抓走了10多名厅级或以上官员。

201311月被查的湖北省副省长郭有明,长期在水利系统任职,曾任湖北省水利厅副厅长;江西副省长姚木根20143月下台,分管水利的他在项目审批、承揽工程等方面以权谋私,受贿2300多万元。

与姚木根差不多时间被查的厅官,还有水利部综合事业局长王文珂,以及江西省水利厅原副厅长文林、贵州省水利厅原厅长黎平等人。

相对于高官,地方小蛀虫更是数不胜数。江西曾查出以九江市水利局长裴木春为首的水利系统腐败窝案,共158人涉案,收缴7600多万元,连木匠也可承修水利工程。

这样子胡搞出来水利系统是什么样子?可悲的是,要等这次大洪水来检验。

长江防汛抗旱总指挥部今年3月初派出7个检查组,对流域内12省份进行汛前检查,结果发现大量问题:

一是在建工程众多(地方政府为了完成投资额度,推高GDP或者另有目的),以及竣工工程未经历洪水考验。

例如湖南省尚有在建涉水工程822处,其中水库635座,堤防86处。江西省有2000多座水库存在较大安全隐患,而已经加固的也尚未经历过洪水考验,全省还有近20万座山塘处于没人管的状态。

二是中下游干流和主要支流崩岸问题严重,湖南岳阳洞庭湖大堤就有一段堤顶开裂,裂宽5厘米左右。江苏滁河、水阳江、秦淮河当前的防洪标准仅20年一遇。

三是1998洪水以后,长江干流没有遭受真正的大洪水考验,沿江年轻官员防汛意识、知识和经历不足;一些分蓄滞洪区成为良田,甚至搞起工业开发建设。

四是堤防物资储备不足,例如湖南储备的救生衣、冲锋舟分别缺51%56%。农村青壮年外出打工,巡查抢险队伍缺人。

长江防总总指挥、湖北省长王国生近日还指出,三峡大坝建成之后,长江河道、水势等改变,令大洪水考验加剧。

然而就在大洪水汹涌而至之际,中央在629日宣布,王国生调任青海省委书记;当天王国生已展开工作,深入西宁社区探访居民。

长江防总按规定由湖北省长兼任,此时却临阵没有了主将,让外界对中央的人事安排用意更添猜测。

来源:东网 / 乙志铭 资深传媒人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Kung Ching 说...

【】“三峽”
三峽三峽
夏禹辛苦將你開
從此神州無水災
安居樂業
百姓笑開懷

誰知時隔數千載
社會主義將你害
築壩勞民又傷財
環境破壞
鯀禍又將來
----《醉落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