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2

习总旧部上位进京 其它人马高职低用

转发此新闻:
中国官方最近又陆续公布了一批中央部委人事的任免消息,多位省部级高官从地方进京履新。譬如,福建省委常委兼秘书长郑晓松调任中共中央联络部副部长,西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董明俊调任中国五矿集团副总经理,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主席刘慧调任国家民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澳门中联办主任李刚调任国务院侨办副主任,后两人虽然都从正部级职务调为副部级职务,但都继续明确保留了正部级待遇。

习近平人马福建省委常委兼秘书长郑晓松近日调任中共中央联络部副部长。

地方省级干部调任中央部委工作,原本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然而在十八大以来的人事布局中,这一调整方式,却存在两种显然相反的路径考量。其一是明显卡位。如浙江省委常委黄坤明调任中宣部副部长,而后出任常务副部长(正部级);最近履新的中央网信办主任徐麟,去年由上海市委常委兼宣传部部长调任网信办副主任,今次升接一把手。他们都是习近平担任浙江、上海书记时的常委班子下属,作为老部下,其综合能力、政治可靠等因素,自然得到过近距离的考察与了解。其上位顺理成章。

新任中联部副部长郑晓松也属于这一类的调整。他与现任中联部部长宋涛,都是福建本土成长的干部。宋涛历任外交部纪委书记、副部长,十八大后调任中央外事办常务副主任,直接协助身兼外事领导小组组长的习近平工作,去年调掌中联部。在中国的外交体系中,外交部、中联部分掌政府外交、政党外交。十八大之后,随着党管一切的强化,政党外交地位有所抬升。另外,两大部门毕竟从级别上平起平坐,干部队伍也都互为一体。从经历、资历诸方面来看,宋涛今后有望执掌更重要岗位。而除他之外,中联部几位副部长年龄偏大,履新的郑晓松则可能接宋衣钵。类似的,由福建省副省长调任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的郑栅洁,由温州市委书记调任中央改革办专职副主任的陈一新,后续行情亦看涨。

第二种情况,则是高职低用。2013年,由于对山西塌方式腐败有连带领导责任,原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调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最近江西书记强卫、江苏书记罗志军等人则因年龄原因,提前卸任到全国人大专委会任副职。宁夏主席刘慧作为曾经唯一的女性省级行政首长,到国家民委担任副主任,外界则普遍认为是与宁夏近年来清真泛化、滋生宗教极端主义有关。习近平本周专程视察宁夏,也到清真寺强调了加强宗教工作,并要求既要念古兰经,又要念致富经。

当然,除了政界,类似的调整在军界也存在。在去年末今年初的军队改革中,七大军区裁撤,大批司令、政委重新安置。如成都军区司令李作成调任陆军司令,其他几位司令多数出任战区司令。唯广州军区司令徐粉林调任军委联合参谋部副职。徐出身兰州军区,昔日曾是全国最年轻的大军区司令。虽然由七大军区改变为五大战区,岗位减少,但中部战区司令却是提拔了北京军区副司令韩卫国担任,而没有安排给原有的军区司令。可见,岗位数量尚是其次。

西藏副主席董明俊调任五矿集团副总经理,这一类调整模式虽然比较另类,但也并非无前例可寻。如2005年,年近51岁、已有十年副部级资历的原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务副书记徐明阳正值当打之年,调任中国通用集团副总经理。按照级别来说,地方省委副书记,距离正部已经一步之遥。而央企的正职才是副部级,副职一般都是中管正厅,且有国资委负责管理。这累调整,往往基本不外乎二。一来是工作失误或是相对较轻的违纪问题,略施薄惩,转岗二线部门。二是有些偏远地区的领导干部,自愿降低岗位,进京工作,改善生活工作条件。

来源:东网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