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4

南海仲裁,北京输光,下不了台

转发此新闻:
2016712日,位于荷兰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就国际注目的南海争端如期作出裁决:中国在南海的领海主张没有法律依据;南沙群岛(Spratly Islands)的所有海上地物,均属礁岩,而非岛屿;中国在南海建造人工岛、干扰渔业活动,违反国际法,侵犯他国权益。


中共在南海的主权主张,即所谓“九段线”,号称“历史权利”,涵盖南海的90%,绕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文莱等国家门口一圈,从未得到任何国家的承认,如今,更遭到了常设仲裁法院一锤定音的否定。在法律和道义上,北京输得精光。《环球时报》为此发表社论,仅从标题,就可看出其气急败坏的程度:“‘仲裁结果’比最坏的预测还要无耻”。但,这一切,都是中共自找的,都是它肆无忌惮的挑衅和自以为是的扩张自招的后果。

仲裁结果公布后,中共当局重复了早前“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的“四不”立场。这一立场,构成了双违反:违反中国作为常设仲裁法院缔约国的义务和责任。这个国际法院成立于1899年,中国是最早的缔约国之一(1904年)。
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该国际公约形成于1982年,中国是160个签约国之一(1996年)。

笔者早就论断,一个独裁政权,在国内不尊重法治、不遵守规则,在国际上也必定不尊重法治、不遵守规则。正所谓:本性难移。“外交是内政的延伸。”

南海仲裁前夕,中共调遣其南海、东海、北海三大舰队,在南海举行大规模实弹军演,并由四名上将坐镇指挥。这一空前强硬的威胁姿态,以及这些年填海造岛、军事化南海的大动作,显露典型的中共极权思维:用拳头代替讲理,用战争对抗和平。这里的逻辑很浅显,由国际法庭解决争端是和平手段,用军事摊派解决争端是战争手段。

南海仲裁前后,在美国,除了纽约时报有零星报道,大部分主流媒体上,几乎找不到有关南海仲裁和南海争端的消息,美国媒体大都聚焦于美国国内问题,诸如警察枪杀黑人以及由此引发的抗议与报复事件,或美国总统大选等。对照之下,几乎只有中国媒体在大肆炒作南海争端与南海仲裁,并大肆鼓吹战争、叫嚣战争、煽动战争。中共宣传机器,俨然战争贩子。

中共当局的炒作,极可能,最终让它自己下不了台。从微信、微博上看,许多中国民众被煽动起来,不仅不了解自己的政府正在违反国际法、对抗国际社会、以大欺小、恃强凌弱,而且以为中国受了欺侮、吃了亏,要求“宣战”、“开战”的声浪响成一片。如果中南海不开战,必定被中国网民骂为“软蛋”、“软骨头”、“软脚虾”。事实上,南海仲裁结果出炉后,中共当局并没有如它事先威胁的那样显示决心和强悍,反而流露降温、灭火、避战的心态。中共曾暗示,一旦仲裁不利,将采取三大动作:退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黄岩岛(Scarborough Shoal)开始填海造地,宣布设立“南海放空识别区”。但仲裁已经有了结果,中共的三大动作,一个也没有出手。

北京到处游说,宣称其南海立场获得“66个国家”的支持,且不说,这根本不可能,不过是自我吹嘘、自说自话、自欺欺人。单说俄罗斯,被中共紧急拉来垫背,但俄罗斯在亚洲的真正盟友乃是越南和印度,号称“俄-印-越铁三角”。而在南海,越南与中国处于激烈对抗,印度则完全站在中国的对立面,为周边国家的后援。俄罗斯怎可能舍印度、越南而就中国?再说,北京一再强调反对南海问题国际化,但自己到处拉人站台的动作,恰恰是将南海问题国际化。

北京提前宣称仲裁法院的裁决是“一张废纸”,但却开动全部宣传机器,大规模而高分贝地指责这一诉讼,反而让国内和国际社会感觉到,中共太在乎这“一张废纸”。无理而心虚。

台湾总统府(中华民国政府)表示不接受这一仲裁,因为,由台湾实际控制的太平岛,被常设仲裁法院定义为“岩礁”,因而仅拥有12海里、而非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台湾不接受仲裁结果,理由之一是:该法院审理此案过程中,“并未正式邀请中华民国参与仲裁程序,也从未征询我方意见。”台湾“不接受”的立场,是台湾新政府上任以来,与大陆当局立场最接近的一次。至少表象如此。

前几天,美国《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站曾刊登一篇文章,题为“中国拒绝国际法庭裁决有先例可循--美国30年前就这么干过。”中共当局如获至宝,立即在其《
环球时报》发表文章,题为:“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美国30年前公然对国际法庭耍流氓”。中共喉舌用“耍流氓”来给美国下结论,等于也给自己下了结论:中共不接受国际法院的裁决,就是耍流氓!

回头来说美国那桩旧案。1986年,尼加拉瓜政府将美国政府告上国际法庭,指控后者支持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企图破坏该国的社会主义政府”。国际法院裁定尼加拉瓜胜诉,美国不接受裁决结果。但美国并未完全抵制这一诉讼,而曾派人出庭应诉。后来,美国与尼加拉瓜新政府达成和解,尼加拉瓜撤诉,美国为尼加拉瓜提供经济援助。该案以两国和解而了结。而该案不涉及任何领土、领海、领空等主权之争,因而与菲律宾和中国的诉讼案在性质上大不相同。

在中国网络媒体上,出现了这样的标题:“美国律师帮助菲律宾把中国告上了国际法庭”,乍看这个标题,足以令部分中国人愤慨,认定是美国在背后捣鬼。原来,代理菲律宾向常设仲裁法院诉讼的,是美国律师赖克勒(Paul Reichler)。殊不知,这个赖克勒,也恰恰就是当年代理尼加拉瓜把美国告上国际法庭的同一个人。于是,还应该有另外一个标题:“美国律师帮助尼加拉瓜把美国告上了国际法庭。”

假设,还有这样一个标题:“中国律师帮助菲律宾把中国告上了国际法庭”,将如何?结果可想而知,这个中国律师将立即被共产党、五毛党、毛左派咒骂为“汉奸
”、“卖国贼”、“数典忘祖”,淹没在谩骂、咒骂、辱骂的口水中,正所谓“淹没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这还是轻的,这个中国律师必定被中共当局投入大牢,先逼其“电视认罪”,然后以“叛国罪”判处重刑,“全国人民”拍手称快

美国律师和中国律师,独立性、处境与命运的迥异,是文明与野蛮的截然对照。美中两国对南海争端的不同解读、及其解决方式的不同认知,更是巨大文明落差的写照。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陈破空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美菲早不搞仲裁,晚不搞仲裁,偏偏这个时候搞,大家都知道共匪绝不敢打,就算美国人把军舰开到黄浦江上,共匪也不敢打的,因此次举动的目的,无非就是一场大型表演,只为了帮助共匪转移国内民众因洪水而日渐增长的不满情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