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2

中国「六四」和土耳其政变的异同

转发此新闻:
715日当地时间23点,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市中心多处地点传出枪声。未几武装直升机出现,坦克封锁了两座大桥和机场。47分钟后总参谋长阿卡尔被挟持。翌日零时叛军控制了国营电视台,宣布接管政府,全国马上实施戒严和宵禁。零时26分总统埃尔多安突破信息封锁,利用社交网站呼吁人民上街对抗军方。半小时后土耳其陆军的仿制意大利A129武装直升机,在首都和伊斯坦布尔向人群扫射,但不久被空军F-16战机击落。凌晨340分埃尔多安逃出险境,抵达伊斯坦布尔,530分向全国发表演说,表示军队根本无法控制国家,必须由人民决定国家未来。清晨641分首都逐步恢复秩序,数以千计军人被捕,半天军事政变宣布失败。

土耳其人民卧挡坦克,同样是中国人的集体回忆

这场万里之外的短命政变,恐怕带给包括中国在内很多思考。土耳其军事实力在区内并非泛泛之辈,加上地理位置十分优越,又是北约唯一伊斯兰世界成员,把不少国家都不放在眼内。前几年不惜与军事盟友以色列断交,去年甚至一度与俄罗斯剑拔弩张,近年与美国关系也比较紧张。看上去谁都不卖帐,但谁都不能忽视其存在价值。它的确有不少值得骄傲的本钱,但同时又是个充满各种矛盾,甚至精神分裂一般的国家。

今次土耳其军事政变,性质与绝大多数同类政变不同。别国军事政变几乎都是陆军与内卫部队、警察之间小圈子、小儿科、小打小闹的斗法,然而土国56年来的第7次政变,竟然动员了海陆空三军及宪兵部队这些技术军种及可靠兵种,可见埃尔多安如何不得军心,虽然据说步兵、炮兵及海军似乎站在总统一方。叛军夺取了戈尔库克海军基地一艘护卫舰,其后去向不明。陆军简直是装甲精锐尽出;武装直升机和平时期弹压平民,更是开历史先河,连27年前首都春夏之交的东亚某国王牌军亦自愧不如。但它不久就恶有恶报,被亲总统的F-16战机击落,不过叛变空军亦有战机向议会大厦等处投弹。而去年十月击落俄国SU-24战斗轰炸机的F-16飞行员,据报亦加入了叛军阵营。无论正反双方飞行员在夜空中的小战斗,都反映出土耳其空军具备较佳的低空全天候作战能力。

这一役看在很多中国人眼中,尤其是90前的眼中,一定是百般滋味在心头,且又是如此熟悉得令人眼热动情的画面,试问怎能无动于衷?军队向人民开枪;人民无畏无惧一波波往前涌;坦克封锁交通要道、推开路障,然后被人民包围,车组乘员被掀出车外暴打;更有市民舍命以肉身抵挡豹1A3坦克推进......。这一切能不唤醒你我心中那段光辉岁月的记忆吗?

但善良的人们且慢高兴,因为除了这些近乎雷同的表象外,内里太多的东西相异,这大概就是所谓国情不同吧。那些年的中国,事件的背后当然十分复杂,但基本上还算黑白分明。然而今次土国政变,忠奸、胜负局外人却难一下看清。政变之所以失败,主要并非败于亲总统部队,而是败于人民力量,再次兑现了:「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

人海战术当年中国不是已具备了吗?京城上街的人数,比军队还多几倍。问题是土耳其总统透过甚么号召人民上街呢?是新媒体、是互联网。从传播学的角度看,是人民以新媒体为武器,打败了控制旧媒体的叛军,内外线作战主客之位因而互易,所以这是新媒体的胜利,也是当年中国未具备的优势。故此深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当权者,早就前瞻地构建了世界上最严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防火长城。因此类似优势在中国反而变成全民劣势,当权者暂时仍享有控制人力、物力、财力、科技实力的绝对优势,这是一个民间力量不能不面对的严峻现实。

最后一点,参与叛乱的土耳其军队,除了出动武装直升机,以20毫米机关炮扫射平民外,其他暴行相对于当年某军,基本上还算是温柔得可以,起码未见大量平民倒卧血泊中。半天死亡200多人,1400多人重伤,当然是难忘的暴行。但京城当年一个晚上光红十字会系统收集,就已有2700多具遗体,谁更凶残一目了然。反而可见大量士兵被围后并无反抗弃械投降,被民众拳脚交加、皮带痛殴,甚至有割喉斩首上载推特的照片流出。对比当年人民的温和、军队的残暴,正好颠倒了过来。

为何土耳其人民对叛军如此愤恨?这就是民主教育的成果,他们绝不能接受军政府军法独裁统治。对比某国今天党看似指挥着枪,枪却不知是否会像两位军委前副主席那样随时指挥党。军队越来越拥有不受控制的权力,侵蚀着人民的正常生活和权利,但人民却视为正常,便知道土国政变失败绝非偶然。

然而必须注意一个残酷的现实:政变失败不等于民主的胜利,而更像是宗教新独裁的开始。讽刺的是叛军虽然在西方符号学上代表保守、倒退、独裁、反民主,然而在土耳其政治生态中,它长期代表相对开明的世俗伊斯兰力量。在过去四次成功政变中,军方逐步建立了今天土耳其的民主政制,是一股不能被表象蒙蔽了的进步力量,也是现代土耳其国父思想凯末尔主义的真正继承者。

反而成功保住权位的埃尔多安,是该国历史上评价最为两极的总统,在国内外皆树敌甚多,民主基因甚少,擅长打击抹黑异己。在对待政敌居伦及军方的世俗主义,双方早就积怨甚多。今次平乱成功,核心在于长期接受西方民主教育,令最反对埃尔多安的人,也会更反对军人干政,从而被埃尔多安所利用。因此这次人民起义既是民主的胜利,但更多是反民主的胜利,人民力量被胁持和绑架了。看看此君回朝后,在全国进行空前的政治迫害、抓捕、开除、审判,封杀言论及新闻自由,清洗司法甚至教育系统,民主、自由、人权、法治陷入空前危机,便知道宗教色彩更浓的独裁政府快上台了。

这些倒行逆施的大报复,对中国人可谓耳熟能详,最近一次就发生在27年前,至今依然在进行中。历史与现实互为镜子,可照出朝代兴衰因果。

来源:东网 / 黄东 澳门军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