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4

爱国与卖国

转发此新闻:
最近各地都爆发了抵制肯德基的行动,美其名曰爱国。

我为了表达自己的态度,当天晚上健身后去了肯德基,准备买一份自己吃了10年的香辣鸡腿堡套餐,可被告知那套餐取消了,变成了一份更贵的套餐,于是转而决定表达一下自己的爱国情绪,断然离开,去吃陕西肉夹馍。琢磨陕西肉夹馍配上一份北冰洋汽水儿吧,可惜没了,于是就点了可乐,美国产品,最后还是没能爱国,真遗憾。

如果爱国,应该敢于说话,敢于批评,对于国家的缺陷,提出来,予以改正。

可见,在吃饭方面,爱国不爱国是次要的,产品才是根本。

顺便说下,写这篇文章用的是美国的笔记本电脑。估计小粉红们打出爱国口号的手机,也是奔腾着美国芯吧。

这真实一个奇怪的国度,奇怪的人群。印尼讨厌华人,砸华人的商店;越南反华,砸中国人的工厂;中国呢,反日情绪高涨时,保卫钓鱼岛,怒砸同胞车,更有甚者,用铁锤砸死同胞;而今,南海升温,照样,操着中南海的心,砸中国人的店。

可怜的中国人!

好多朋友和读者建议我写文章批评一下这种义和团式的行为。老实说,不好写。因为这是常识。

告诉人不要因为爱国反美去砸中国人开的店,就像告诉人去厕所要找卫生间一样,是个常识。

关于爱国,最近有两篇文章写的非常好,一篇是押沙龙先生写的你以为爱了国,祖国就看不出你是个傻逼吗?另一篇丛日云先生写爱国主义的文章。

前一篇,酣畅淋漓,解气;后一篇,娓娓道来,说理。

我个人不否定爱国。这是很自然的感情,和爱亲人,爱家乡一样。但我对爱国主义持警惕态度。动辄加个主义,1949年以后尤其明显。爱国主义说起来太复杂,在此略过。

不谈概念,我只谈如何爱国。我认为爱国可以分为三重境界。

第一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好好工作。我们经常把祖国比作母亲,对此我非常讨厌:如果祖国是母亲,那么父亲是谁?暂且承认这个比喻,爱母亲的最好方式,莫过于好好工作自食其力,成人后去吃肯德基,不要再跟妈妈要钱。

第二重,开个小店,养活几个工作人员,给国家缴税。从这个意义而言,那个开肯德基店的哥们,肯定比砸店的爱国。

第三重,奋发图强,从科技和经济等领域超越帝国主义。如果开店不慎开大了,把肯德基买下来,把苹果买下来,多爱国,那时候咱给中国公民每人发个苹果手机,把iphone这几个英文去掉,写上苹果两汉字,多酷。研究点儿芯片,取代英特尔或高通;造几个摄像机,超过日本,避免拿着日本的机器拍摄反日游行。

如果爱国,无论处于哪一重的位置,都应该敢于说话,敢于批评,对于国家的缺陷,提出来,予以改正。天天喊着我待祖国如暖男,祖国母亲我爱你之类的话的人,如果不是傻瓜,就是野心家。这就像看到妈妈病了,不是给妈妈请医生,而是大喊母亲永远健康。

爱国的对面是卖国。我想重点谈这一点。因为,包括我在内的一帮朋友,有时候被骂做汉奸卖国贼。

不过,常识告诉我们,你要卖一样东西,需要拥有它。集市上小贩的水果,你要拿过来给卖,还没张口吆喝就得打死。

我能卖吗?我能掌握的就是自己的房子,也还是只有70年产权。没法卖。至于国家机密,别逗了,根本看不到,无从卖起。

这简单吧,卖国的,一定是有资格卖国的人。而有资格卖国的人,实在太少了。

我反正没资格,亲,你觉得自己够卖国的资格吗?如果有,恭喜您,你地位很高,我准备拍你的马屁去!

经常批评国家的一些人,敢于仗义执言的公知们,经常被称为卖国贼,殊不知,批评才是最大的爱国。

但是,有人见不得批评,总觉得这将破坏稳定,总觉得批评自己国家的人,都是拿了美国人的钱。

前几天的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术共同体会上,一位中学女老师起来问阎学通老师问题。她的意思是,这个国家的重要机关和大学,已经被西方势力渗透了,出的书籍和文章都是替美帝国主义说话的,要揪出这些人来。

阎学通老师的回答是,别担心什么渗透!现在的中国,除了自己搞文化大革命,包括上帝在内的所有国家和人,都不能破坏这个国家。

文革,你真的以为是几个大学生就能发动啊,那是伟大领袖鼓捣出来的。

对此,深以为然。苏联是自己倒下的,不是美国搞垮的;中东国家内部出了问题,才发生巨变。而中国,只要自己不折腾,就没事儿。

对内的折腾,我不管,不是我研究的范围。对外的折腾,就是叫嚣战争。南海仲裁后,小粉红们没看见么,习主席说了要依据国际法,和平解决,政治解决,你们就安心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如果实在精力旺盛,研究研究潜艇的静音技术,这方面咱们比美国差太多。

来源:东网 / 王冲 专栏作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