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0

杜导正接受专访披露《炎黄春秋》被接管前后

转发此新闻:
中国政论杂志《炎黄春秋》被上级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宣布改组领导班子之后,717日,该杂志社社长杜导正发布公告,宣布杂志停刊。719日,杜导正在家中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他表示,《炎黄春秋》虽然停刊,但将以其他方式发出声音,包括举行座谈会等。93岁的杜导正披露,当局几乎是在找他谈话的同时,派人进驻该杂志社。此前,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员两度找他,还拿出相关文件,劝他退休。

93岁高龄的杜导正被迫宣布炎黄春秋停刊

中国敢言杂志《炎黄春秋》上周被上级主管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大换血之后,该杂志社社长杜导正日前发布签名公告称,712日,中国艺术研究院违法单方面撕毁该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签署的协议,宣布改组杂志社领导机构,严重侵犯宪法第35条赋予公民的出版自由,违反了协议书中明确约定的杂志社人事、发稿和财务的自主权。715日,中国艺术研究院派员强行进入杂志社,并窃取和修改了杂志社《炎黄春秋》官方网站的密码,导致该刊物丧失了基本的编辑出版条件。

此前因高血压住院的杜导正,19日上午回到家中后,通过电话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称,虽然《炎黄春秋》停刊,但杂志社仍在:

“停刊不停社,我们作为向国家注册的有法人代表的,有全部法律程序的民间媒体社团,我们在法律范围内活动,还可以进行社会活动,我们还可以发行一些东西,除了办刊物,我们还可以开座谈会,开专家会,我们还可以在网上发东西,发出我们的声音。而且还有十来个人共进退。都已经表态了,我们是为理想奋斗,这个理想就是高举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旗帜,也就是邓小平理论,我们要为邓小平理论奋斗到死,到底,绝不退却”。

《炎黄春秋》杂志,以发表历史记述和评论文章为主,也会披露独家政治消息,并力求推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作为中国硕果仅存的自由派媒体,《炎黄春秋》近几年屡遭打压。20149月,中宣部勒令《炎黄春秋》更改主管主办单位,原总编辑吴思、副主编洪振快、黄钟相继辞职。

杜导正披露,在有关当局接管杂志社前,曾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官员两度登门,劝他退休。他说:

“给我打过招呼,一是按照中央组织部的规定,2013年有一个规定,离退休干部,我是离休,我之前是副部长,他说离退休的干部都要按组织部的这个规定,不能在单位外边担任什么职务,如担任职务必须是70岁以下,而且要经过上级批准。但是后来因为炎黄春秋杂志的复杂性,高层干部,高层知识分子很多,别人做法人代表和社长有他的难处。我是被各方面接受的老干部。”

杜导正说,当时上级领导就此批示“特事特办”:

“他们这次来又谈这个事情,他又拿出这个文件,我说我是老党员,我遵守这个规定。我正要这么做的时候,他们下来一个命令性的,撤销你社长等等。把整个班子改组,委派他们的人担任。这违反了我们原来和他们达成的协议。搞得我本想退,现在又退不下来了”。

杜导正的女儿杜莉在一旁补充说,官员找他父亲谈话的同时,另一路人马到编辑部接管杂志社:

“他是同时的,当天广电局的两个负责人,来把他(杜导正)该退休的文件给他看。他这边给我爸文件看,那一边已经到杂志社去进驻了。二十分钟以后就发了撤销职务的命令”。

当晚,中国艺术研究中心派人进驻杂志社,并睡在编辑部,成“占据”态势。杜导正说,来人连行李都搬进了杂志社:

“他们就派了几个人住在我们编辑部的主要单位,不走了,把行李也搬来了,白天晚上就这么住着。它内部已经瘫痪了,怎么出版。读者纷纷来信问。”

受《炎黄春秋》杂志社委托的莫少平律师对记者说,中国研究院派人进驻该杂志社,从法律角度来讲构成扰乱社会秩序,他已向朝阳区法院递交诉状,本周五之前,将得到法院是否立案的答复。莫少平表示:

“炎黄春秋的工作人员就没法正常工作,所以不得不停刊,他并没有放弃仍然要通过司法程序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炎黄春秋提出异议说你是单方面毁约行为,你不仅不停止你的行为,还占据办公室,在那里吃住,这就是违法行为,严重的话就构成犯罪了,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乔龙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