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30

互联网对极权政体的安全性是「万恶之源」

转发此新闻:
近来,关于网络内容,可谓规范频出,其一,国家网信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管理制止虚假新闻的通知》,严禁未经核实,将社交工具等网络平台上的内容直接作为新闻报道刊发;其二,北京网信办责令:新浪搜狐网易凤凰整改自行采编违规行为,并责令其整改,相关网站部分栏目已然关停。其三,国家网信办、发改委、工信部三部门就《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下称《纲要》)有关情况召开新闻发布会。《纲要》明确,对所有从事新闻信息服务、具有媒体属性和舆论动员功能的网络传播平台进行管理。

对体制而言,互联网虽可促进经济发展,但对于政权安全性来说,却是「万恶之源」。

体制对于互联网的警惕由来已久,习近平时代,对于互联网控制的重视也更上台阶,这一切,都与极权体制采用市场化的社会后果有关:极权体制一方面需要引入市场化以提高存续能力,一方面又必须面对市场化社会后果可能具有的颠覆性效应,市场化在改善体制的执政能力的同时,形成了一个令当局始终抛却不下的根本担忧:不受直接管理和人身控制的天量人群,天然地有着与既有体制相对立的利益和权利诉求,对于自由化思想观念有着天然的亲和力,一旦出现特定的经济和社会条件或者说危机状态,该人群的上述特征和倾向,完全可能转变为针对体制的根本质疑,形成具有颠覆性的社会运动。

网络空间则为这一颠覆性效应提供了最为可能的产生平台,一方面,大陆并无所谓言论自由,各种媒体平台依旧处于当局的直接拥有和控制之下,互联网也因此成为各种自由化思想观念传播的最重要平台,另一方面,大陆也无所谓结社自由,不可能存在任何正式反对组织,互联网空间尤其是最新的社交工具,为各种非正式的联结乃至抗争网络,以及相应的抗争行动提供了便利,在当局眼里,互联网是不受直接控制的人群与自由化思想观念的重要、甚至是唯一的聚合平台。

因此,对于体制而言,互联网尽管也具有促进经济发展的作用,但对于政权安全性来说,也是「万恶之源」,甚至关系到体制的「生死存亡」,如何利用其经济推动能力,但又限制其颠覆性,也就成为体制管制互联网的核心任务。

放眼互联网的诸多应用,如游戏、影视、音乐、社交、商业等等,大多具有经济推动的正面作用,而没有颠覆性的负面效果,唯有互联网内容服务不然,尤其是互联网内容服务中的新闻、评论、思想、学术、文化等,都可以成为自由化思想观念的有效载体,也可以成为围绕事件进行讨论,进而形成集体行动的可能焦点,也因此,所谓互联网管制的核心,也就是互联网内容管理,其中,又以新闻、评论、思想、学术、文化等内容为重中之重。

对于当局而言,互联网内容管理这一核心任务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意外的产物。在大陆市场新极权体制的构想之中,媒体因其政治属性,并没有纳入一般的市场化改革范围,而是在保留原有的事业体制或者主管主办制度的前提下,推行特殊市场化,一方面,根据分层级分地区分行业的媒体垄断设置,确保体制媒体能够分享到经济发展的红利,一方面,维持既有事业体制,继续保持对媒体的直接控制,在中国经济市场化发展的带动下,这一策略在一段时间内取得了相当的成功,媒体日子很好过,体制也依旧控制了媒体内容的生产。

意想不到的是,互联网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局面,由于政策和体制应变的不灵活,也由于市场化成功带来的不差钱,大陆体制媒体并没有能够抓住互联网高速发展的风口,相反,以风险资金和VIE结构等依托,国际资本和民营资本成为了互联网内容服务的主角,把持了互联网内容服务的绝大部分入口和大部分份额,如今,商业网站成为了互联网内容服务的基础平台,体制媒体则仅仅是其上游内容提供商,不仅如此,挟持平台优势,商业网站也逐渐侵蚀了体制媒体的内容采编垄断,逐步形成了属于自己的内容采编内容,换言之,市场新极权体制本欲保留并加以直接控制的媒体内容生产,却因为互联网的出现而被侵蚀,甚至面临失去主导权的危险。

对此,体制当然不可能坐视,出于维护互联网发展大局,支持经济增长的考虑,体制在一开始并没有禁绝商业网站染指内容生产,在相对不具有意识形态色彩的娱乐、体育、生活等内容上,网开一面,即使是新闻、评论、思想、学术、文化等内容,也主要采取政策管理的方式,各种网络管理机构因此被创设出来,并获得了越来越大的权力。随着商业网站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相关管理部分也相应加强了管理,对于商业网站的上述内容生产,进行了越来越多的直接干预,根据一些业内人士的介绍,这一直接干预近年来一直在持续加强。

另一方面也更重要的,则是重新强调内容生产的体制属性,逐步将商业网站排除出内容生产。这一过程其实行之有年,被我称之为大陆互联网的体制化,其核心是在网络空间里延伸原有的媒体体制,或主管主办制度,凡内容生产必须具有体制媒体身份,商业网站则必须退出内容生产,以确保体制对于内容生产的绝对控制。近年来出台的「微信十条」,以及针对网络视频、互联网盒子等等的管理举措,无不体现出了这种用心,最近关于网络内容的各种规定,则是这种体制化的进一步深入展开。

不用怀疑这一进程的持续和深入,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将迎来商业网站彻底退出相关内容生产的一天。在资本的驱动下,商业网站具有很强的扩张本能,也具有很强的扩张能力,在内容生产的竞争中,已然显示出相对于传统媒体的一定优势,但是,大陆互联网的体制化,注定会毁掉商业网站的内容生产能力。

不过,大陆体制媒体也同样不能指望,随着大陆经济进入到了收缩期,加上互联网内容的冲击,原本日子好过的体制媒体,正逐步进入到了寒冬之中。就算商业网站不再进行内容生产,现有分层级分地区分行业的媒体格局之下,绝大多数媒体仍将在寒冬中哀号,大陆互联网的体制化,挽救不了体制媒体的内容生产能力。

至于自媒体,且不说已经「严禁将社交平台上的内容直接作为新闻报道刊发」,看看一度被视为言论自由讨论公共空间的新浪微博吧,如今,微博上转发数量最多的热门帖子,绝大多数为名人们有关饮食、购物的及时分享,或他们在发微博那一刻的一举一动。微博一位发言人称,自2013年以来,该公司已从发布大量实时信息的社交网络转型为一个基于个人兴趣的社交媒体平台。

放眼大陆互联网内容的未来,商业网站、体制媒体、社交平台或自媒体,哪一个都难以指望,当然,有关娱乐、体育、购物、游戏、直播等等,可能还会继续火爆,但除此之外呢?所有与意识形态相关的新闻、评论、思想、学术、文化等网络内容,其本来就已经因为种种限制而贫瘠的状况,还会雪上加霜地恶化下去。

来源:东网 / 莫之许 独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