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5

令计划秘密审判内幕:习此时宣判为北戴河会议清理异己铺路

转发此新闻:
举世瞩目的中共前任中办主任计划案终于水落石出。这位曾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前朝大内总管,被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以受贿、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滥用职权罪三罪并罚,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罚没全部个人财产。

令计划消失一年半后再露脸,已是囚犯

熟悉中共政治规则和法律程序者都清楚,令案在天津法院受审其实是走过场,对令的量刑和处理早由中共高层,即政治局议定,最终交天津法院照本宣科演一下而己。博闻社从中南海知情者获悉,如何对令计划量刑,的确曾该中共高层,简单说是习近平面临两难。

中南海消息人士透露,令计划案上月中旬就已全部审理结束,虽然由天津法院具体主审,但因此案的特殊性和复杂性,所有审理过程均需经中共多个部门层层把关;而且因为出于所谓“国家机密”考虑,中纪委和最高法院以及外交、统战和国安部门,更是“全程监督”。

因其广为人知的中共前“大内总管”的特殊身份,令计划自“接受调查”以来,便一直可谓中共反腐风暴的“风暴眼”。

尽管中国大陆确实有一整套所谓法律程序,而且当局也一直对外声称要司法公正,独立判案;但是众所周知的是,象令计划这样的“大案要案”,不要说法院无法独立判案,恐怕连完整了解案宗的可能性都没有,这点,想必今天高高在上、义正辞严宣读审判书的审判长高震,心里比谁都清楚。政治因素,往往从一开始便“左右”了整个案件的全过程。

中南海的消息人士指,令计划案可谓一波三折,一拖再拖,现在即使是中规中矩的司法审理程序已经结束,但是到底如何对其量刑,曾让习近平面临两难窘境,甚至大伤脑筋。

一年前的611日,同是一个法院对正国级的前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宣告判决,同样三罪并罚,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判决周永康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

尽管与外界揣测周及家人涉贪达100亿,但最终落实到周永康头上的受贿款是近1.4亿元,而令计划的受贿数目要较周少,为7708亿,周判无期,显然要判令更重不太合理。

周永康涉泄密罪,是因为将一些本来不该让外人知道的几份内部文件,给了周深为信重的“国师”;而令计划“非法获取国家秘密”,按说可以重治,但专案组“出口转内销”对外造势,指令计划把机密文件交弟弟令完成带去美国,这个理由民愤甚大,最后并没有做实,因令完成拒绝回国配合调查。

所以,拿这个治令计划的死罪,似乎也不行。

但是,令计划又的确是习大大最憎恨的“党内叛徒”,20129月习大大还没坐正,首先提出要换的就是这个大内总管,可见大大心中对令的忌讳有多深。令要发动宫廷政变把习大大换掉,这个阴谋如果不是薄熙来东窗事发,令公子车祸身亡惹出大麻烦而爆光,今天坐在龙庭上的是否姓习,都是问题。

下一个“计划”是谁?

所以,“灭了计划”在不少人看来,似乎是习近平的唯一选择。

“尽管中国国家主席不是最高法官,而审判此案的最高法官姓也不姓’习’,也不重要;但是是别忘了,中国的宪法姓’党’,中国的法律也姓”党’。”中南海消息人士如此解释个中原委。

513日官方官媒对外发布由天津法院审理的相关消息;而为何选择“513”这一天,中南海消息人士表示,这也是中共最高当局精心选择的“日子”。

2016513日,恰逢星期五;“513”,这个在西方世界颇不吉利的数字组合,似乎已经暗示了前途未卜的令计划的“生”与“死”;当局特别选择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似乎也表明了习近平的某种态度和倾向。

博闻社驻京记者从中南海消息人士进一步了解到,习近平正面临最为复杂而棘手的国内和国际状况,尤其是国内的问题太多,不可控状态,在党政军民工学等各个阶层都有可能随时发生。

消息指,关于令计划的量刑,习近平确实有AB两套计划;其中A计划是“斩草除根”,B计划则是“狱中渡余生”。

深知阴阳哲学和因果报应甚至某种程度迷信的中共当权者们,面对已经成为阶下囚的昔日盟友或同志,常常会采取相对保守的怀柔策略,除非迫不得已,绝不会非要处死已经“折断翅膀”的政敌,而埋下仇恨的种子,从而深陷万劫不复的恶性循环。

中南海消息人士披露,以栗战书挂帅的中办牵头,各相关部门最高层就令计划案专门向习近平作汇报;尽管面临两难,习近平也已听取了核心智囊们的建议,并且亲自征求了其前任胡锦涛的意见,从而最终对令计划案作出批示。

中南海消息人士明确指,随着下一个“大老虎”的呼之欲出,北戴河会议的种种变数,此时对令案的宣判,无疑对党内反对者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有关令计划案的各种“计划”,势必会对中共政坛和整个中国社会,甚至全球范围内,都将产生非常重大影响;而因为中国不确定因素的日益增加,国际社会倘若预测或者观察中国,尤其是中共政坛,都将变得愈发困难。

来源:博闻社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