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5

中共人事换血风暴迎接今秋六中全会

转发此新闻:
中共十八大后的第三波人事变动风暴,规模和范围超越之前两次,震动中国政坛半壁江山。「六十后」的河北省长张庆伟,成为月前唯一陪同习近平出访的地方诸侯,后舆论指他是习的接班「黑马」之一。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等以「六零后」为主体的第六代接班群,十九大「入常」机会浓厚。他们拥有高等学历,个人魅力浓重,既有基层历练,又有高层人脉,年轻务实。


中共九十五华诞前夕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决定中南海发起新一轮地方党政首脑官场人事大换血,变动高潮迭起,已波及江西、湖北、青海、新疆、江苏、浙江、山西等七省区。人事为万事之根本,官场犹如战场。这是中共十八大后的第三波人事变动风暴,有擢升有调换,有废除有引退,变动如走马灯,令人眼花缭乱,其规模和范围大大超越之前两次,震动中国政坛半壁江山。接踵而至的七、八月的北戴河休假务虚沟通,秋天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二零一七年秋天的中共十九大,每一个事件节点,都成为官场当事人博弈点和旁观者看点。习近平自十八大接掌大位四年来,肃贪、整顿、调兵、遣将,部署新朝班底。前全国政协副主席令计划大案,于中南海高层北戴河休假前结案,其实质正是为数月后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做准备。

最高领导人外访,随访身边出现谁,往往是官场变化的最佳戏台。六月中下旬,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出访塞尔维亚、波兰、乌兹别克,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中办主任栗战书、国务委员杨洁篪等,例常出现在习近平身边,熟悉中南海官场的都不会有什么诧异,出人意料的却是,习近平身边竟然总是有河北省长张庆伟的身影。

他是唯一随行的地方大员。北京中央组织部一位官员指点说,要关注习近平外访的镜头,会不时释放一些特殊信号。六月二十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出习近平参观河北钢铁集团在塞尔维亚购入的斯梅代雷沃钢厂画面。片段六分钟,张庆伟竟然出现七次,就是政治局委员也难享此待遇。习近平外访很少带地方诸侯,二零一五年九月访问美国时有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北京市长王安顺、重庆市长黄奇帆、浙江省长李强、山东省长郭树清、陕西省长娄勤俭等六人随行,只因他们要出席第三届中美省州长论坛。按中共高层外访规矩,总书记、国家主席出访,随行人员名单都由总书记和国家主席自己最后拍板决定。习近平此行,显见张庆伟在其心目中的地位。境外舆论唱好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是未来习近平接班人人选,不过,开始有舆论视张庆伟是习的接班「黑马」,未来究竟谁能成为真正接班人,现在断言为时尚早。

不可否认的是,张庆伟被视为中共第六代的亮点之一。近年,人们普遍认为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是中共第六代领跑者,中共十九大「入常」(进入政治局常委)势在必然。目前,他俩都是中央政治局委员,都生于一九六三年,典型「六零后」(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在问鼎中南海最高层的台阶上,如今明显上升的却是张庆伟。

以「六零后」为主体的第六代接班群,正以前所未有的声势和阵势,占位通向中共十九大的特快专列。用当局官方的话说,这批冉冉升起的「六零后」政治新星,学历相仿,阅历相近,拥有高等学历,个人魅力浓重,既有基层历练,又有高层人脉,年轻务实,经验丰富,他们已不再有当年第五代习近平、王岐山、薄熙来那种「太子党」的迷幻色彩。

二零一七年秋天,中共十九大召开,政治局常委大换班,除了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其余五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已届退休年龄,人们关注的是,谁有望进入政治局常委。按常理,习近平还可以继任一届,即十九届五年总书记,中共二十大将有新总书记接任,因此十九大常委中,必定有一人是习近平接班人。

六零后精英崭露头角

当今中国政坛「六零后」正省部级官员,除了张庆伟、胡春华、孙政才外,还有生于一九六零年的中央委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生于一九六七年的中央委员、黑龙江省长陆昊,生于一九六一年的中央委员、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越来越多「六零后」走进省部级高官行列。这批政坛新星,是中国「六零后精英」在政治领域的集中体现。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毛寿龙,针对中国政坛「六零后」现象,有分析说他们这一群体的特征,除了年轻化、知识化、调动频繁而履历丰富外,还具备包容性,与「七零后」、「八零后」相比,「六零后」对过去,尤其是「文革」尚有记忆,这种对动乱的感受,促使他们在后来的工作中格外重视制度和稳定,对改革开放的成就也有更深感受,这批人施政有共同点,低姿态做事,踏实而务实,大多具备较强的口头和文字表达能力,善于沟通和表达。

省级高官迎来调整高峰

自习近平二零一二年「十八大」执政以来,每到月末,中共政治局委员集聚北京开会议事已成惯例。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官方报道称「习近平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中共《问责条例》,「会议还研究了其他事项」。随后,江西、青海、山西、江苏四省省委书记先后大调整,这是继三个月前河南、陕西省委书记调整后,省级高官又迎来一个调整高峰。从二零一四年九月以来,共有十三省份的省委书记作十四次调整,其间山西调整了两次,此外有吉林、云南、天津、辽宁、安徽、贵州、河北、河南、陕西、青海、江西、江苏。前一段时间的十次调整七次为「本地省长转任书记」,包括吉林、云南、辽宁、安徽、贵州、河南、陕西省。

十多省委书记已换人

据统计,最近两年内,在省部级官员的人事变动中,十多省省委书记换人。六月二十九日,中共中央决定鹿心社任江西省委书记,强卫「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江西省委书记职务。同日发布的人事变动消息还有王国生任青海省委书记,骆惠宁不再担任青海省委书记职务。翌日,中央决定骆惠宁任山西省委书记,山西省委原书记王儒林调任全国人大农村委员会主任委员。是日,中央宣布六十五岁罗志军卸任江苏省委书记,浙江省长李强调任江苏省委书记。此次调动涉及山西、江西、青海、湖北四省省委书记换将,波及卸任或新任书记多达七人。七月一日,中央宣称:咸辉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省级大员又迎来新一波调整高峰。二零一六年以来,已有四省调整省委书记。最近两年内,在省部级官员的人事变动中,十二省的省级党委书记人事变动,包括山西、吉林、云南、天津、辽宁、安徽、贵州、河北、河南、陕西、青海、江西。

江苏省领导大换血

六月三十日,中共江苏省委召开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中央宣布六十五岁的罗志军卸任江苏省委书记,罗在江苏工作了二十一年,从江苏省长到省委书记长达八年的主政时代结束。罗志军在卸任讲话中指出「因为年龄原因,我已过了中央这次对省委换届规定的提名年龄界限」。浙江省长李强调任江苏省委书记,李强早在习近平主政浙江时,他俩便有多年交集。新疆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车俊调任浙江省代省长。在江苏干部会议上,李强说,他离开浙江前,又到杭州西湖的苏堤上走了一趟,这是苏东坡在杭州知州任上为疏浚西湖修筑的一条长堤,今天已经成为西湖十景之一。在江苏徐州有一座黄楼,也是当年苏东坡在徐州知州任上治理黄河决堤后修筑的,今天已经成为徐州五大名楼之一。他说:「我讲这『一堤一楼』,主要是提醒自己: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从踏上江苏这片热土开始,我就是江苏人了。」

二零一六年三月,河南和陕西的「一把手」也作了调整,都是由本地省长转任,谢伏瞻接替郭庚茂任河南省委书记,娄勤俭接替赵正永任陕西省委书记。二零一六年以来,已经有六省份省委书记作了调整。从这一波调整来看,外地调入的特征比较明显,骆惠宁原为青海省省委书记,王国生原为湖北省省长,李强原为浙江省省长。四省份调整,有三省是从外地调入。除上述地方外,中共中央机关也再添新成员,戴均良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网信办易主,鲁炜去职,徐麟出任中央网路安全和资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十八届中央委员,国家行政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陈宝生,接班已满六十五岁的袁贵仁,成为新一任教育部党组书记,他是中共执政以来第十六任教育部长。

六月底中共披露一系列政坛人士变动,正是中南海高层北戴河休假前夕披露的,这表明习近平上台以来,北戴河会议的政治色谱悄然褪去,重大人事变动不再在北戴河休假期间讨论,这两年这一中国政治新常态已成一种现象,回归休闲度假本位。

反腐展现刮骨疗伤决心

中共十八大之后,反腐风暴劲吹,长期来中共官场形成的所谓「石油帮」、「秘书帮」、「江苏帮」、「山西帮」、「广东帮」等纷纷瓦解。自习近平执政以来,已有一百二十名高官自杀身亡,比胡锦涛时代上升一倍。反腐风暴令大批高官落马,于是职位待补。境外媒体有「派系阴谋」、「政治斗争」的揣测。其实,梳理政坛人事脉络,可见中共刮骨疗伤的决心、重塑人才梯队的举措。

省委书记由外地调入,中央用意明显,即「反贪腐」,由于新来乍到,与当地官员没有交集,不容易形成「小圈子」。以山西例子来看,如今青海省委原书记骆惠宁转任山西,接棒王儒林,任省委书记。二零一四年九月,时任吉林省委书记的王儒林转任山西,任省委书记。主政山西期间,王儒林曾如此描述:山西腐败严重已不是个案、不是孤立的,都是一坨一坨,一查就是一帮,一动就会塌方。他上任山西后,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惩治「塌方式腐败」。上任不到两年就重建官场生态。有统计资料显示,自二零一四年九月至二零一六年一月,山西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立案二万八千六百六十八起,处分三万一千一百六十四人。其中结案处理和正在立案查处的厅局级干部一百二十九人,移送司法机关三十四人,结案处理和正立案查处的县处级干部一千五百六十五人,移送司法机关一百五十七人。

中共反腐风暴令「江苏帮」的一大批官员相继落马。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日,江苏省常务副省长李云峰落马引起不小风波。在李云峰之前,季建业、杨卫泽、赵少麟这三名江苏省部级官员已先后落马,仇和、王_等在江苏有长期工作经验的官员也纷纷落马。季建业一直在江苏工作,二零零零年八月被任命为昆山市委书记,仕途看涨,到二零零九年八月出任南京市委副书记、代市长。杨卫泽同样为江苏本土官员,二零零一年从江苏省交通厅厅长转任苏州市委副书记、代市长,二零零六年升任无锡市委书记。赵少麟工作经历也基本未离开江苏,一九九八年起担任江苏省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于二零零零年当选为江苏省委常委。仇和在二零零零年底任江苏省宿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而后在宿迁任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二零零六年初升任江苏省副省长。原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副主任王_于一九九四年任江苏省省长助理,到二零零三年任江苏省委常委、副省长,在江苏担任领导职务近十年。这些大多颇有建树的「明星官员」相继落马,与山西「塌方式腐败」有所不同,他们不但在省内利益广植,同时还与外部多有勾连。

「团派」阵营角逐常委

早些年,西方的中国问题学者喜欢用「太子党」和「团派」的角度解构中共政坛官场。长期来,共青团被定位于中共助手和后备军,向中共党组织输送新鲜血液,特别是前总书记胡锦涛执掌时期。当下,「团派」在人数和年龄上都占优势。人数上,主政三十一个省市负责人中,团派占了二十个;年龄上,这些人四五十岁,正处于接班节点,所谓「团派」阵营最有实力角逐十九大常委席。有评论认为,「习家军」要上位,团派人物无疑是博弈对手。全国共青团总数八千七百四十六万人,仅比中共党员少一百三十万人,团员中的学生占百分之五十一。这就是团派的「群众基础」,近九千万学员全是十四至二十八岁的青年,朝气勃勃。这么多团员,就必然要产生相应比例的「团官」,这对其他要占位和上位的阵营无疑是一种强力竞争对手。

二零一五年七月,在「中央党的群团工作会议」上,习近平严词指责共青团处于「高位截瘫」状态;十月九日,「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以集体名义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积极稳妥地深化共青团改革──深入学习习近平同志在中央党的群团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令人震惊的是,文中那句判断斩钉截铁:「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共青团如果不积极应对、不改革创新,就不仅是跟不上、不适应的问题,而且可能失去组织存在的价值。」失去团组织存在的价值,无疑是敲响警钟。十月至十二月,王岐山派出中纪委专项巡视组进驻团中央,给共青团扣上「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四顶帽子。

共青团改革提上议程

共青团开始重大改革。二零一五年七月,习近平在党的群团工作会上指出,对党的群团工作必须注重解决存在的问题,特别是要重点解决脱离群众的问题。对共青团来说,脱离群众就是脱离青年,如何做好青年工作,也是这轮团中央改革的重点之一。

时下,中国多个地区团委传达学习《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精神。上海、重庆正在进行共青团改革探索。七月一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玉泉区团委召开《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专题学习会。七月四日,内蒙古托县团委组织召开方案专题学习会,并对方案中的九项措施作了详细讲解。团中央改革涉及九项改革措施,具体内容尚未公开,改革方案尚未面世,不过已渐渐透出改革动向。

二零一六年二月四日,中央第二巡视组向共青团中央回馈专项巡视情况时,称其存在「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和娱乐化」问题。四月十八日,团中央在北京召开常委扩大会,十九日又召开改革动员会。二零一五年底,经中央深改小组审议批准后,上海、重庆两地着手群团改革试点,也为团中央的改革探路。团中央月前已有机构调整,成立青年发展部。于二零一五年展开的上海、重庆团改中,青年工作也被摆在重要位置,上海将团委的工作对象由二十八周岁以下的团员,扩展到三十五周岁以下的青年。重庆群团改革启动后,重庆团市委根据青年创业欲望强的特征,建立直接帮扶机制。上海、重庆两地试点过程中,都剥离了团校的学历教育功能,以便团校专注培训团干这一「主业」,强化其干部教育培训基地、青少年工作理论研究功能,据悉,团中央最近会有一些机构方面调整,共青团重大改革开启,必然是聚焦中共官场的亮点,也是影响未来中国发展方向的举措。

来源:亚洲周刊 / 江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