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31

南海仲裁丧权辱国,中共政权理应负责

转发此新闻:
南海仲裁击中中国要害

  历时三年半的南海仲裁案于七月十二日揭盅。菲律宾政府十五项诉求胜诉了十四项半,几乎完胜。中国满盘皆输,连带台湾跟着「躺枪」。仲裁结局之坏,俨然超出了大多数人的预想,简直「坏到不能再坏」。反过来,对菲律宾人来说,当然是「好到不能再好」。


  南海仲裁案裁决击中中国要害者有三:

  其一,「九段线」的合法性遭到了仲裁庭的断然否定。仲裁庭认为,「并无证据显示历史上中国对该水域或其资源拥有排他性的控制权」,且「即使中国曾在某种程度上对南海水域的资源享有历史性权利,这些权利也已经在与《公约》关于专属经济区的规定不一致的范围内归于消灭」。此项裁决对中国的南海战略具有釜底抽薪之效,由此,中国在南海的一切权利主张顿时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其二,仲裁庭判定太平岛是礁不是岛,南沙群岛有礁无岛。仲裁庭认为,包括有淡水、有果蔬、有常住人口、有医院邮局的南沙最大自然岛太平岛在内,南沙群岛没有任何一处地貌是可以产生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完全资格岛屿。仲裁庭确认南沙群岛只存在「岩礁」和「低潮高地」两种低级地貌,而岩礁只产生领海,不产生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低潮高地」在法律上被视作陆地或岛礁的附庸,只对确定陆地或岛礁的领海基线有用,却不具备单独主张任何领土与领海权利的独立资格。依此裁决,即使有朝一日中国出兵收复了南沙群岛全部岛礁,也不足以产生二百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等延伸性海洋权利。目前,中国大陆在争议海域所占有之地,虽然已被变造为南沙最大的几块人工岛屿,但就其原本地貌而言,仅黄岩岛、永署礁被仲裁庭判定为岩礁,其余皆为「低潮高地」。此项裁决使得台湾在南沙海域的海洋权益被剥夺了百分之九十九点六,使得中国大陆花费纳税人钜资所建成的大型人工岛美济礁、渚碧礁亦将落入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囊中--若执行裁决,中国岂不成了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大傻瓜,义务替菲律宾造岛的「活雷锋」?

  其三,中国政府在南海争端中所采取的一切有效行动均被仲裁庭斥为非法。诸如,中国在黄岩岛的争夺行动被认为侵犯了菲律宾渔民的传统渔业权利,在礼乐滩、仁爱礁的袭扰行动被认为侵犯了菲律宾对其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主权权利,在美济、渚碧、永署等七个岛礁的填海造陆行动被认为激化了南海争端、侵犯了菲律宾主权、破坏了生态环境、加剧了海龟、珊瑚和大砗磲的灭绝危险等等。

  总而言之,中国在南海的形象,就是无赖、无理取闹者、恃强凌弱者、违章建筑者、寻衅滋事者。

  习当局对仲裁应对无方

  南海仲裁一败涂地,堪称丧权辱国,是习近平上台以来所遭遇的最严重的外交失败。事实上,还不仅是外交失败,亦是十足的政治失败。不仅是中国在国际司法领域的失败,亦是中国海洋战略、周边战略和全球战略在关键时期、关键地方出现的关键性失败。失败的后果十分严重,从短期看,中国丢掉的是形象、声誉、面子;从长期看,其所失去的则是公正解决南海争端所必需的国际法理空间、谈判协商余地和周边友善环境。越往后,此次失败的后果将显现得越充分。

  南海仲裁之后,中国在南海的维权行动与扩张行动已陷入僵局,进退两难,无所适从。但若就此长期僵持下去,必将永久损害中国在南海实实在在的地缘政治利益、经济利益和战略利益。而且,若中国一味以傲慢、蔑视的态度对待仲裁裁决,中国与东盟的关系,对东亚事务和亚太事务的道义影响力和行动参与能力,乃至中国与美国、西方的关系,过去三十多年中国在全球政经格局中的地位,都将产生转折性甚至毁灭性的变化。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习近平当局以「四不一废纸」消极应对南海仲裁案,即「不接受、不参与由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仲裁」,「不承认、不执行仲裁裁决」,将其视同「一张废纸」(戴秉国语)。如此简单粗暴、蛮横无理,不仅让东盟各国民众对中国产生恶感,让菲律宾、越南对中国感到愤怒(当选前后曾表现出亲华反美姿态的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也已经被中国的蛮横姿态所激怒而悄悄改变了腔调),也让一向尊重法治精神的西方世界对中国的南海立场完全丧失同情和支持。而问题在于,「四不一废纸」毫无建设性,除了得罪人,一点正面作用也不起。三年前,海牙仲裁庭并未因为中国的「不接受、不参与」而放弃管辖、中止仲裁,反而是中国作茧自缚,白白放弃了选择仲裁员、利用仲裁依法维权的机会。如果中国参与了仲裁,或至少参与了选择仲裁员、辩论管辖权争议的前期阶段(如美国在尼加拉瓜诉美国的国际法院官司中所做的那样),仲裁结果或许就会有所不同。当然,中国仍然会输,但可以预计,不会输得这么惨,输得这么蠢。中国网民说「No zuo No die」,苦涩的仲裁结果少不了中共当局自「作」自受的功劳。

  外交战、抹黑战失败

  裁决公布之际,中国政府开足马力发动外交战、抹黑战。上至习近平、李克强,下至各驻外使节,均利用一切机会诱导、拉拢,甚至收买外国政府对中国的南海政策表态「支持」。据中共官媒报道,「支持」中国的国家多达六七十个,阵容颇为可观--虽然大多是非洲和中东的蕞尔小国。然而很遗憾,仲裁结果出炉之后,美国、日本、欧盟、澳大利亚纷纷发表声明敦促中国尊重国际法、执行仲裁裁决,却不见任何一个「支持」中国的国家发表声明赞成中国把仲裁裁决当「废纸」。这场仓促发动的外交战显然也失败了。

  至于抹黑战,中国讽刺常设仲裁法院是「野鸡机构」、南海仲裁庭是「草台班子」,却忘记了常设仲裁法院的历史比联合国还要悠久得多,中国从民国到共产党中国一直是仲裁法院事务的热心参与者。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无端指责国际海洋法法庭前庭长柳井俊二为仲裁庭指定仲裁员,又说「这五名仲裁员是挣钱的,挣的是菲律宾的钱,可能还有别人给他们钱,不清楚,他们是有偿服务的」。其实,这正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第三条、第七条所规定的程序,当一方缺席时仲裁法庭如何组成,仲裁庭开支由谁支付,以上种种,悉由法定,中方指责殊为无理。中共「姓党」媒体一窝蜂造谣炒作「阴谋论」,攻击美国唆使菲律宾演「闹剧」、暗中操纵仲裁法院,不幸的是,这些攻击毫无证据,不着边际。如此口不择言,对国际法机构和他国政府没有起码的尊重之意,「大国风范」无影无踪,外交家风度荡然无存,倒更像是输急了眼的赌徒,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由此可见仲裁裁决对中共当局打击之大,震撼之深。

  南海仲裁惨败,真的是美国、日本、菲律宾玩弄了阴谋、放了水、做了局吗?至少目前没有证据下此结论。政治干预司法,在中共是家常便饭,在美国、日本,则是骇人听闻之举,中共当局大概是犯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老毛病。菲律宾政府的确得到了美国律师的帮助,但是,帮助菲律宾打赢仲裁官司的律师保罗?S?赖克勒(Paul S. Reichler)曾经帮助尼加拉瓜打赢了美国,也曾帮助毛里求斯打赢了美国的头号盟友英国。这位才华出众、堂堂正正的律师绝不可能是所谓「美国阴谋」的操盘手。那五位在海洋法领域造诣颇深的法学家仲裁员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菲律宾所缴的双份仲裁费(替中国垫付了一份)所收买。

  南海丧权辱国,中共政权应负全责

  归根到底,中国在南海仲裁案的失败乃是由中共政权一系列的失算、失策所造成:

  其一,毛泽东时代,在国际社会包括南海周边国家对「十一段线」、「九段线」提出异议之前,在越南战乱、美苏争霸无暇顾及南海之际,中国大陆有充分的法理空间和国际条件与台湾共同占领控制南沙全境,却对南海权益不闻不问,错失二十多年收复南沙良机,甚至对菲律宾从国军手中抢走中业岛抱冷眼旁观态度。

  其二,中共政府全程参与了长达九年半的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且「发挥重要作用」,是二百海里专属经济区主张的主要推手。为了贯彻「中国永远属于第三世界」的最高指示,中国代表团一味反美反苏,对「无害通过」、「航行自由」、「共同开发」等海洋大国所提出的主张横加阻挠,处处设限,却无条件支持二百海里专属经济区以迎合多数「第三世界国家」,结果,为菲、越等国借专属经济区之名侵犯中国「九段线」免费奉送了法理武器。其时,已经有人意识到了中国政府的谈判立场与中国在南海、东海的实际海洋利益背道而驰,比如曾任国际海洋法会议中国代表团团长凌青就曾「上报领导,可否对二百海里经济区作某些保留」,却未获批准。当然,中共政府也早就应该知道,《公约》生效之日,即是「九段线」报废之时。奇怪的是,中共政府既不修订「九段线」使之符合《公约》要求,又不及时提出对《公约》草案的反对或保留意见,以至遗祸至今,造成日后中国在南海争端中的法理被动局面。此次南海仲裁失败,正是中共政权自己挖坑埋了自己。

  其三,中共政府明知道「九段线」不符合《公约》,经不起仲裁,却在从一九八二年至二0一三年的三十多年间不与菲、越等争议国家就争端方式达成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以便堵死菲越单方强制仲裁之路。以中国与东盟密切的经济联系,以中菲一度相当友善的双边关系,若诱之以利、动之以情,虽然主权问题、专属经济区划界问题一时难以达成协议,但仅就争端解决方式达成有约束力的协议,则是完全可能的。可是,中国政府在自己的弱处偏又一味逞强,拒绝第三方调解,拒绝南海问题国际化,拒绝东盟参与,拒绝多边谈判,结果逼得别国去仲裁。未能有效劝阻菲律宾走到对簿公堂这一步,中共政府难辞其咎。至于仲裁立案之后「不接受、不参与」,就更是下下之策了。

来源:争鸣 / 杨光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