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1

武汉人记得谁是李鹏吗?

转发此新闻:
中国古代四大名镇都不靠海,其中最繁荣的汉口镇早已升级为「九省通衢」大武汉,如今武汉人凭窗就可看海,出门就可赶海,连绵暴雨令武汉三镇尽成泽国汪洋。于是再次令人正视三峡是给中华民族造福的巨坝吗?

暴雨来袭武汉变成泽国,三峡大坝似乎未能发挥防洪作用。

习近平最新圣谕「不忘初心」。三峡的初衷是甚么,发电?南水北调?非也,当年力主三峡上马的李鹏说得很清楚:是防洪。1992年在全国人大提议通过三峡工程项目时,据李鹏回忆,防洪是决策修建三峡大坝的决定性因素。

1993年三峡建设工程委员会成立,时任总理的李鹏身兼主任。翌年李鹏在宜昌三斗坪主持开工典礼。1998年长江特大洪水,时任国家防汛委员会主任的温家宝在武汉大堤上指挥抗洪,长江两岸安危系于一发,其时三峡尚未截流。2002117日三峡高坝合龙,李鹏说:「建设三峡工程,就是为了解决湖北防洪等重大问题,这是一点也不夸张的。」他指出当初有两派之争,有的意见主张先支流后干流,但是长江洪患不已,「特别是武汉这样的大城市,面临的危险逐年增大,而先支后干的办法不能吃根本上解决武汉防洪的问题。」(以上言论见《李鹏论地区经济》一书)。

大一统帝国有种心理已沉淀为威权文化的一部分,正因为中央集权,国家可集中人力物力办大事,超大型的工程本身就是强盛王朝的声威符号。这种心理一直延续至今,试看中共建政后的三门峡工程、葛洲坝、三峡工程、南水北调,都折射出万里长城和大运河的历史回光。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膨胀,好大喜功的传统心态,又随着「一路一带」壮阔蓝图向全球扩散,它莫不以海市蜃楼式的超大项目为前导。

三峡开工迄今已20多年,2006年大坝主体部分完工,今年刚好是十周年。当初主建派所谓万吨轮船可直达重庆;三峡库区就像大冷气机可调节四川盆地气候,使之冬暖夏凉的牛皮已经吹破。而宣称一劳永逸解决长江流域洪涝和干旱,如今亦成笑话。蓦然回首,岂止发电效益并未如所期,南水北调这一构想更是作废。眼见武汉洪水滔天,问题是后三峡才出生的新世代大多不知道谁是李鹏,只知道他们甚至子孙后代都将和上游那道高坝同休戚共存亡。

国家大政不许妄议

台湾出了天灾人祸,民众愤而问责政府怒喷总统。大陆出了天大事情,却是泣谢党疼国爱的特定时刻,党国坦然欣然接受人民感恩。假使洪水最后侥幸退去,党的功劳将写遍荆楚大地;万一武汉决堤死伤无数,那将会涌现讴歌不完的英雄事迹,喉舌卯足全力把白事当红事来做,类似「东方之星」沉船灾难时的赞颂文章《生为国人,何其有幸!》、《救援一线,中国最帅的男人都在这儿啦》、《感谢你无数次游过那么悲伤的水域》将充斥国人视听。

当下武汉黄水汤汤,一派末日景象,民众有权重新审视三峡的存废吗?连专家也只能噤声。三峡属于国家大政,不许妄议。讽刺的是,赵紫阳、朱熔基、温家宝三任总理都对三峡兴趣缺缺。大坝奠基20周年庆典,在位的胡温均不见踪影。学水电的胡锦涛和学地质的温家宝为何避席?这和陈云至死不到深圳特区以及胡温始终不到「西红市」为重庆模式捧场堪有一比,陈云是出于政治理念,胡温却是爱惜羽毛,不欲和三峡捆绑而蒙污后世。

来自:苹果日报孔捷生 专栏作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