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2

计划生育无功当代 有害千秋

转发此新闻:
中国201611日起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希望以此促进人口均衡发展,应对老龄化危机。而人口专家易富贤认为,这项政策力度太小,实施太晚。长期计划生育政策导致的劳动力比例缩小和人口老化,已经严重扭曲了中国人口结构,这也是中国经济发展放缓的原因。想要改善中国人口现状,必须全面废止计划生育。

中国从未鼓励生育
易富贤告诉美国之音记者,很多人对中国的人口政策有误解,以为是五六十年代鼓励生育,之后为了避免人口激增才实施计划生育政策。实际上中国从来没有鼓励生育。1949年之前,中国大陆的生育率与台湾、韩国、泰国、巴西和印度相同,都是6.0,也就是平均每名妇女生育六个孩子。而随着经济发展,中国人口在七十年代开始下降,1973年刚开始全面实施计划生育时,中国的生育率已经下降到4.5,此时即使不实行计划生育,中国人口也会减少,但中国领导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个规律,还是坚持实施了计划生育政策。
1978年,中国副总理陈慕华在陈云的支持下,提出了一胎化的设想,并在部分地区试点。1979年中国得到联合国人口基金的资助,建立了计划生育体系。但中国政府对实行一胎化政策还是心里没底,于是安排导弹专家宋健预测人口。
宋健预测,中国人口将在2050年达到40亿。这在1980年人口只有10亿,还粮食短缺的中国,让当时的领导人感到很恐惧。于是中国政府开始心安理得地施行一胎化政策。
计划生育无功于当代 有害于千秋
易富贤认为,一胎化政策完全是错误的。根据人口普查数据,中国2000年的生育率只有1.222010年更只有1.18,这只有实现中国人口世代更替所需的2.3的一半。“也就是说,一代(人)比上一代(人)减少了一半,这是很危险的。”易富贤说。
易富贤认为,计划生育并没有为经济发展做出任何贡献,反而导致消费者数量不够,内需不足等经济问题。他说:“我当时在08年就预测,2012年将是中国经济的一个拐点。现在看果然是的。为什么?因为劳动力是经济的动力,老龄化是阻力。” 易富贤通过研究劳动力年龄结构及中位年龄等数据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得出结论:当20-42岁年轻劳动力占20-64岁总劳动力的比例开始低于52%时,经济将减速。“20-64岁的总劳动力在下降的前夕,经济将会出现衰退。” 因为在劳动力占比下降之前劳动力的结构就已经老化了。 日本和欧洲20-64岁人口分别在1998年和2010年达到顶峰后负增长,在拐点前夕都出现经济危机。易富贤说,“中国经济危机的本质是人口危机。”
改善人口现状 必须废止计划生育
易富贤认为,中国早该停止计划生育政策。中国政府2013年开放单独二孩,2015年通过开放全面二孩,还在一步一步来。但他也肯定中国本届政府在人口问题上的观念已经有很大转变。他认为,相比起胡锦涛和温家宝时期控制人口的观点,习近平政府认为人口是中国的资源和优势。易富贤说,中国十八大前他向内参报告,认为中国应该果断废止计划生育,但中国政府不敢采取他的观点。
这是因为中国卫计委预测,如果放开全面二孩,每年出生的人口将达到4700万人,2030年生育率达到1.8以上。“中国领导人又被他们吓坏了,”易富贤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他预测全面二孩实施后,每年出生人口还是少于两千万人,生育率顶多是1.41.5。“全面二孩的理论基础就是错误的。”
易富贤认为,目前中国主流家庭生三个孩子比较合适,这样可以保持人口、社会和经济的持续发展。如果主流家庭不愿意或者生不起三个孩子,那说明社会经济出了问题。“只允许生一个孩子的社会是很恐怖的,”易富贤说,“不允许丁克,不允许单身的社会也是很恐怖的。”
在中国鼓励生育困难重重
易富贤认为,“少生、优生”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目前虽然开放全面二孩,但这仍然是计划生育政策,还是把人口当成负担。另外在中国生养孩子的成本过高,整个教育、医疗、经济模式都是为一胎化设计。在中国生两个孩子压力非常大,这打击了人们生育的意愿,所以在中国鼓励生育难度很大。
此外,中国育龄妇女数量在减少。中国2029岁的育龄妇女数量在2011年达到1.15亿的顶峰,到2024年将只有六千多万。“在短短十多年的时间里,黄金年龄的育龄妇女下降40%,”易富贤说,中国人口在2023年左右就会开始减少,在2050年将低于12亿。
在政策方面,美国和欧洲在鼓励生育方面做过一些探索。比如美国的公共教育和儿童教育、福利投入占财政收入的比例较高,家长抚养孩子的成本相对较低。另外美国房价和城市规划比较合理。中国可以借鉴外国经验,也需要探索自己的方法。
生孩子对母亲更为重要?
易富贤说:“计划生育最大的受害者是妇女。”他提出,中国早有“多子多福”的说法,他认为生孩子的福更多是女性的福。女性是生育的承担者,也是受益者。因为女性的平均寿命比男性长6-7岁。男性退休后有妻子照顾,而女性需要小孩照顾,如果没有小孩的话,将有多年在孤苦中生活。他说。“女性不愿意生孩子是不应该的,男性不愿意生孩子是对妻子不负责任。”
易富贤现任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医学院研究员。他从2000年开始研究中国人口政策,2007年,他在香港出版《大国空巢》,批评中国政府的计划生育政策,该书被中国大陆列为禁书。2013年《大国空巢》解禁后,登上新华网十大好书榜。今年中国放松计划生育,开放全面二孩后,易富贤受邀参与博鳌论坛,分享他对中国人口政策的见解。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