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6

环境运动无非是挨打

转发此新闻:
肇庆高要民众近期抗议垃圾焚烧厂建设,受到了政府碾压式的镇压。一段长达三分多钟的视频显示,在镇压人员以压倒性优势进击抗议民众时,后者被逼近了田野中,抱头蜷缩成一片。即使这样,军警依旧不放过,手持钢制甩棍对手无寸铁的村民进行残暴殴打。

肇庆高要民众游行抗议垃圾焚烧厂建设,其后演变成暴力冲突。

这段视频在社交媒体上流传,但是直到目前为止,并未有任何一家媒体公开报道过这次环境抗争行动。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广东省宣依赖于其直通中央党媒的优势,给予本次事件以严密的封锁。也说明碍于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对于群体性事件的恐惧,会在第一时间灭声。

对高要民众的残酷镇压,完全不给民间诉求以任何表达的机会,这是以往从未有过的现象。联系到同样是广东软肋之一的乌坎村,在林祖恋被强掳之后,该村延续数年的土地维权同样受到迅速压制。不给舆论以任何发酵的机会,正成为广东竭力要造就的局面。

每逢省委书记抵达他们各自高升的关键时期,广东省内媒体都在传递一种默契:要把xxx送到中央,所以不能有丝毫差池,舆论必须不能添乱。从张德江到汪洋,莫不如是。现在轮到胡春华,因为政治大环境使然,因为其仕途走向不明朗,更令下面的人如履薄冰。

在守土有责的官僚潜规则中,是绝对不想给上面丢脸失分的。在这样的情势下,无论是乌坎运动风云再起,还是南方日报记者强奸实习生,抑或高要环境运动,以及东莞塘厦发生的抗议隔壁深圳垃圾焚烧厂,都是为本以紧绷的官场神经加码,可以想像官员的惶恐。

对上意揣测的惶恐,一旦临到事变,即刻转化为倾斜而出的暴力。在这样的逻辑下,对民众的暴力镇压任意升级到最高强度,唯一的目的就是全面、彻底地压倒抗议民众,在最短时间内瓦解民众斗争意志。为胡春华扫清前进障碍,高要事件密不透风,就可以理解了。

可以想见,广东在未来一两年内,必将是万马齐喑的气氛。现实中的维稳力量会开足马力,将一切反抗事件消灭在萌芽状态,绝对避免一层层波及到胡春华的进阶之路。而以新华社为班底的省宣网管部门,也必定会发挥其十足影响力,在舆论上保驾护航。

这也意味着,在过去曾经给中产阶层带来虚妄荣誉的环境运动,会褪掉光环,并且从中产阶层的手中逃离出去,成为底层民众遭受镇压之罪的常见名义。不同于中产阶级火中取栗一般赢取赞赏,基层民众除了饱受维稳铁拳,几乎没有别的收获可言。

省部大员在准备冲刺,底层民众则被压缩到极致,这就是高要事件「籍籍无名」给人的印象。一个高度戒备的体制,将比以往更高的强度,加诸各类社运形态,严防死守。这大概也是继汪洋之后,广东社会环境重新跌到原始状态的一个时期,只能是熬。

当然,媒体不报道不代表环境运动没有发生过。一个高压下的社会,一个被警察往死里打的维稳图景,在四处可见的官民冲突中体现出来,不断地积蓄民愤──而民愤犹如堰塞湖,当社会变得足够坏的时候,就是它转折的开始。关键是,不只是高要的民众这样想。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