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6

不要低估想当“红朝中兴之君”的习近平

转发此新闻:
有人说习近平不想做“亡国之君”,多少有点低看了人家。习近平当然对中国形势有判断,这方面他会有大量的信息,他不会不清楚,甚至可能比我们更清楚,因为他材料更多嘛。但是换另一个角度来看,习还有自信的一面。他大概很想从正面去证明自己的价值:证明他自己这一代中国领导者,能够实现“党国中兴”。这如同过去的皇权时代,一般来说,皇权时代的开国皇帝都是有作为、有本事的,但后来一代不如一代,突然冒出一个想干事的,于是就“中兴”一把。

习近平是中兴之主,还是亡党之君?

应该承认,“中兴”对习近平来讲,并非全无基础。最近,冬眠熊提出“红色帝国”的概念后,我也在认真考虑,如何更准确地界定当下党国政体的性质并判断其未向?“红色”和“帝国”这两个词,如果当作学术概念来考虑的话,可以做很多进一步的界定。比如“红色”这个概念,除了指今天掌权的“红二代”是“红色血统”之外,这个“红”跟毛时代其实是有所不同的,毛那个时代相信共产革命的逻辑,习这一代已经大大减弱了,但他换了一个东西:国家主义、民族主义,这一套东西有民意基础。他现在声称,过去五千年中华文明,我是继承者;中国一百多年来的民主革命,我是继承者;1911年以来的中国现代史,我是继承者;共产党建国以来60多年,我也是继承者──他现在是从这么个角度给自己定位。他讲民族主义、国家主义一套东西,会有更多的民意基础。这个跟过去毛时代讲共产革命那套东西相比,实际上是完成了一个巨大的合法性转变。这些东西都可以理解为他在强化现在的权力,强化他现在的体制。

当这个“中兴之君”,和他不做“亡国之君”,这两个判断之间是有差别的。我们不要低估习近平,认为他只是在消极地应对他所面临的各种挑战,甚至惶惶不可终日、担心自己这两届是不是做得下来。我觉得现在他们的心理状态,不完全是这个状态。尽管他也知道他面临着很多危险。

党国和民族国家双重缠绕

至于“帝国”这个概念,我最近在好几个场合一直在强调,它是把两个东西扯在一起:民族国家加党国政体。一方面,中国作为一个民族国家正在崛起,在东海争霸,跟日本;在南海扩张,和菲律宾、越南搞得越来越紧张凡此均带有传统意义上的民族国家层面的冲突含义,它所体现的原则,实际是过去400年以来──就是人类建立主权国家体系以来的那种社会达尔文主义逻辑,弱肉强食,靠实力说话。这种冲突仍在民族国家范畴之内,是国与国之间为了资源、利益而进行的争夺。

但,中国作为帝国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层面,那就是它的政治体制、政治结构是党国政体,这与民主国家共同体完全不同,完全是另外一种体制。这种体制,在20世纪上半期、特别是二战结束后,世界上美苏两大阵营对峙时,有一段时间很红火,但是1991年就已经解体了,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卫星国都不存在了,唯独中国的党国政体挺了过来。党国领导者在过去的20多年中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现在终于“崛起”了,“世界第二”了,觉得自己有底气了,这似乎证明了党国这个机制还是可以的、有效的。然而,红色帝国的统治者很清楚自己这套一党专权的东西在别人眼里是另类,因此,它内心里并不坦然,总怀疑别人要“颠覆”它。一方面,党国领导人强调中国是“和平崛起”,甚至要和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这里边似乎没有任何意识形态色彩,他自己还讲“冷战早结束了”;但是你看中共最近的内部文件,讲的仍然是西方在分化我、在瓦解我,在对我构成威胁,云云──这才是典型的“冷战思维”!我们甚至可以说,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内政外交新格 局,其根本特征就是对内的新极权主义和对外的新冷战,以“和平崛起”形式出现的新冷战。

总之,今天中国在崛起过程当中,是一个党国政体和民族国家的双重缠绕,既有民族国家对外扩张的一面,也有党国政体与全球民主共同体为敌的一面。这样的“崛起”对当今世界的威胁当然是非常大的。自然,对老百姓、对中国一般国民来讲,区分不了这么复杂的东西,因为党国所有媒体都在讲:我是代表国家利益的,我在世界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中国人民,为了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其实党国是用这些绑架民族国家,绑架13亿国民。我们把这些道理讲出来,就是为了让更多的民众了解。至于行动层面,凡有助于中国民主转型的,我都不反对。我们之所以要看到中共十八大以来这样一个变化,这样从原来的后极权和威权主义,到现在习式新极权主义的变化,就是要根据这样一个新变化,考虑我们能做什么。要进行认真的设计,然后采取相应的行动──像办个刊物,发出些声音,在我的理解,这就是一种行动,当然还可以有其他各种行动。

来源:明镜 / 张博树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临死前的包疯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