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5

万有主席习近平

转发此新闻:
六月二十九日,北韩国主金正恩于「劳动党委员长」等八个要职之外,又添「国务委员长」一职。他似乎有心和习近平看齐。习近平于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之外,还担任国家安全、网络安全、外事工作、对台工作、财经、军队改革、深化改革等七个领导小组组长,今年四月,又添「联合作战总指挥」一职,举国无事不由他主掌,难怪英国《经济学人》奉以尊号曰:Chairman of Everything(万有主席)。

习近平身兼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会主席等多个要职

从前有个秦始皇,「以刑杀为威,不闻过(不听谏言)而日骄。天下之事,无大小,皆决于上(由他一人决定)。丞相诸大臣,皆受成事(只能遵从他既定的意旨)」。《史记》卷六记载的这幕旧中国历史,今天又在新中国重演。所以,当朝总理李克强经济上稍不听令,就给「权威人士」在五月九日《人民日报》上公开斥责。李克强只能低声下气上电视,说要「相忍为国」。

习近平当然不会师法春秋霸主齐桓公。桓公每逢有司向他请示,都会说:「以告仲父(去跟宰相管仲说吧)。」从人感到奇怪,说国君事事交宰相办,实在轻松。桓公说:「吾未得仲父,则难(当时为政甚难);已得仲父,曷为其不易也(现在怎会不轻松)。」唐太宗解释得更加透彻:「以四海之众,千端万绪,须合变通,皆委百司商量,宰相筹画。岂得以一日万机,独断一人之虑也?」独断独裁,乖谬易生,将为患百姓,「正而不谲」的齐桓公不取,「振古而来,未之有也」的明君唐太宗更加不取(《新序?杂事第四》、《贞观政要?政体》)。

但习近平只关心权力,管甚么百姓死活。今年一月十二日,他在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上说:「党内有些野心家、阴谋家,从内部侵蚀党的执政基础,是个隐患,必须消弭。」这使人想起阴谋家赵高之弑秦二世,野心家司马炎之废魏元帝等等。新中国原来就像旧中国最黑暗时代一样,主政者必须集大权一身,处处提防野心家阴谋家,内外斗争不绝。

民主国度从来不怕甚么阴谋家野心家作乱。政客不遵制度,不得民心,无论野心多大,阴谋多密,都不可能得逞。美国阴谋家尼克逊野心勃勃,为求连任总统,不惜违法窃听对手机密,结果水门事发,不但仓皇去职,还几乎入狱。这就是民主政治。

但习近平对民主政治嗤之以鼻。七月一日,在建党九十五周年纪念会上,他甚至说:「我深信,世人要建立良好社会制度,中国方案可供取法。」然则世人应该也可取法北韩。但是,不知为甚么,习近平却遣女儿往美国读书,家人也纷纷领取民主国家护照。

旧中国二千多年只有一位秦始皇,新中国六十七年却出了六位,而且位位都比秦始皇权大手狠。毛泽东誓言要「超过秦始皇一百倍」,习近平一定不敢落后。

来源:苹果日报古德明 专栏作家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 “去做夢吧”
天朝帝權
專制獨裁
繼承老毛
這臥榻之側
怎容他人
磨牙呼囂
唯我嫡傳
紅色二代
方才牢靠
不容團派將權撈
看今日
大權已在握
嶄露頭角

江山如此多嬌
只可惜人民無選票
律師也坐牢
秦皇漢武
哪有勞教
唐宗宋祖
貪官極少
成吉思汗
沒有屠殺漢人潮
到如今
享民主自由
哪裡去找
----《沁園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