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5

《炎黄春秋》被官方派员接管 前执行主编认为等于死刑

转发此新闻:
今天(714日),中国艺术研究院关于《炎黄春秋》的一份人事任免通知被披露。《炎黄春秋》杂志的社长、总编辑杜导正、副社长胡德华和总编辑徐庆全被撤换,由中国艺术研究院派员接替,而原本该杂志的社委会、执行主编制度也被彻底放弃。

《炎黄春秋》面临有史以来最强大检查压力

《炎黄春秋》的前执行主编洪振快认为,这意味着,艺术研究院派出的社长、总编辑将完全接管该杂志的编辑业务,而人事、财务、内容发布也将被全面接管。“按我的判断,等于已宣判死刑。办这个杂志,我们原来的心态是能办一期是一期,杜老还多次说随时准备好停刊公告和遣散费,如今到了这一天,还会有停刊公告吗?”

这份通知发布于前天(712日),由于《炎黄春秋》的政治敏感性,据悉,昨天中宣部就向中国大陆媒体发出禁令,要求不得报道该杂志人事变动的消息。
据这份通知,627日,文化部下属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召开党政领导联席会议决定:聘任贾磊磊为《炎黄春秋》杂志社长,郝庆军为《炎黄春秋》总编辑(法定代表人)。

原炎黄春秋杂志社秘书长、执行主编、杜导正女儿杜明明转任副社长,《炎黄春秋》执行主编、社委会制度取消,二位执行主编王冯立三、丁东,总编辑徐庆全、副总编辑王彦君全部转任副主编。

据悉,杜导正因为妻子去世后,身体不好长期住院。接替杜导正出任社长的贾磊磊系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研究生院电影电视系主任,国家广播电视电影总局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进口音像制品审查委员会委员。
此番艺术研究院直接对杂志社发文撤换管理层,虽然与艺术研究院领导最近的更换有关,但显然更直接来自于高层的授意,意味着原本杂志社和艺术研究院达成的编辑自主权默契被彻底打破。

新任总编郝庆军则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传记文学》主编、艺术研究院党委纪委委员;新任副主编陈剑澜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月刊《文艺研究》的副主编;新任副主编柯凡则是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是一位昆曲研究的学者。

知情者介绍,《炎黄春秋》由以原来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为首的体制内一大批老干部创办,早期挂靠在以萧克上将为首的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下。从创办起,没有从官方拿过一分钱,因此,也长期保持着人事、财务和编辑的相对独立性,形成了以社委会为最高权力机构、执行主编为编辑牵头人的运行机制。

习近平父亲习仲勋生前曾为《炎黄春秋》创刊十年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

多年来,《炎黄春秋》因刊发大量反思中共历史错误的文章,长期以来成为意识形态部门的眼中钉。虽然有习仲勋的“炎黄春秋,办得不错”的题词护身,在习近平时代处境反而更加艰难。

据《炎黄春秋》前任总编辑杨继绳的回忆,2014910日,时任中宣部常务副部长雒树刚主持四部委联席会议,在《炎黄春秋》杂志社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改变《炎黄春秋》的主管主办单位,有关部门背着《炎黄春秋》杂志社在一个星期内就办完了变更手续。

对此,炎黄春秋杂志社进行了抵制。随后,新的主管主办单位文化部下属中国艺术研究院和《炎黄春秋》杂志社经过几个月的反覆协商,最终达成了几点协议,在编辑、人事、财务方面,给《炎黄春秋》自主权。

2015年,中宣部曾指令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杂志下达《警示通知书》,并要求杂志社的主管主办督促杂志认真整改”,“切实履行管导向、管干部、管资产的职责,强化对杂志社的日常管理”,“确保正确舆论导向”。

杜导正的女儿,原《炎黄春秋》杂志秘书长杜明明、原《炎黄春秋》总编辑徐庆全未接听和回复记者的采访电话的短信。

《炎黄春秋》的前执行主编洪振快认为,此次中国官方主导的人事大改组,将彻底取消《炎黄春秋》杂志的编辑自主权,也几乎意味着这本曾代表某种体制内“改革派”声音的杂志最后终结,“改革已死”。

洪振快说,“两年前的变更主管主办单位风波中,本人提出要曲终奏雅。差不多可以断定,现在曲终也不可能奏雅了。此次变动将是历史性的。”

他认为,”夫子做《春秋》,乱臣贼子惧。这是历史的力量。以前的炎黄在努力书写“春秋”,以后“炎黄”历史使命终结,将再无“春秋”。”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